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二卷 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四话 体育课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隔天──

    「喔喔喔喔!体育课终于到了!真令人热血沸腾!」

    在更衣室最先换好运动服的泰德,格外激昂地这么大叫。

    唔嗯,看样子,今天是七天一次的体育课。

    我们换上运动服,前往位于中庭的训练场。

    这类准备,通常是女生比男生花时间吧。

    之后过了片刻,女学生晚一步过来集合。

    「很好!好像所有人都到齐了!」

    似乎是看准时候差不多了,从稍远处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

    出现的是身穿深蓝色运动服、肤色较深的男子。

    「我是体育老师坎特。我想预校出身的人都认识我,今年也请多指教。」

    原来如此。这名男子散发出怎么看都像是体育老师的氛围。

    我不想只用外表判断他人的内涵,但他虽然是体育老师却身材臃肿、充满赘肉,给人遗憾的感觉。

    「阿坎,之前在酒馆把到的女人怎样了!?」

    「啰唆!我说过不许讲那件事吧!」

    「诶诶,我改天帮忙介绍阿坎喜好的波霸女!」

    「闭嘴!闭嘴!我还没落魄到需要学生帮我物色女人!」

    学生们爆出如雷笑声。

    这恐怕是内部生熟知的固定戏码,但我们外部生完全跟不上话题。

    之后,体育老师坎特和内部生也继续闲话家常,聊得很起劲。

    「那是怎样?感觉真差。」

    艾莉莎穿著运动服抱腿而坐,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泰德也表示有同感般用力点头。

    呼~

    虽然在其他课也能感受到老师偏爱内部生的气氛,不过在这堂体育课,我们外部生更加强烈地体会到排外感。

    「那么,今天来『狩猎』!」

    「「「喔喔喔喔喔!」」」

    坎特那么说完,内部生就像笨蛋一样亢常地发出欢呼声。

    「预校出身的人都知逍吧?『狩猎』是和其他魔术学校的『对抗战』也会使用的『三大竞技』之一!大家要各自确实掌握规则喔!」

    坎特这么说完,将放置在中庭边缘装著手套的篮子搬过来。

    「『狩猎』将使用这个手套型的魔道具。比赛基本上是分成『攻击方』和『防御方』两队进行……」

    「阿坎!规则我们都知道喔!」

    「哈哈哈!你们不懂!上课就是要配合不知道的人、配合不会的人!」

    听到坎特话中有话的说法,内部生再度爆出笑声。

    呼,讲得简直就像我们『外部生』是不成材的劣等生一样。

    其他学生不像我本来就习惯受到打压,难以忍受这种情势发展吧。

    「……我要杀了那些家伙。现在杀了那些家伙才是为了世间著想。」

    不出所料,容易表现出情感的艾莉莎显露杀气,熊熊燃烧著斗志火焰。

    「呜哇啊啊啊!艾莉莎同学!克制一下!希望你克制一下!」

    泰德仓皇制止好像随时会冲过去大打出手的艾莉莎。

    伤脑筋。

    这堂体育课,似乎会演变成麻烦事。

    ~~~~~~~~~~~~

    突然决定在体育课进行的『狩猎』,是一种分成两队战斗的运动。

    两队分成『攻击方』和『防繁方』,各有五分钟时间轮流攻击。

    攻击方称为『射手』,防御方称为『兔子』。

    会如此命名,是因为从贵族自古以来的娱乐『打猎』获得灵感。

    攻击方的目的是让术弹命中防御方使之摔倒。

    防御方的目的是持续闪躲攻击方的术弹。

    最终残留较多生存者的队伍获胜,规则就是这样简单。

    「射手使用的射击手套由我事先准备。但是嘛,和平常一样自己有带来手套的人,用自己的手套也无妨。」

    看样子,规定是担任射手的人要各自装备手套型魔道具。

    这个魔道具会射出三种术弹。

    也就是速度特化的枪型、各方面平均的球型、轨道容易增添变化的圆盘型。

    据说不管哪种术弹都不会对肉体造成伤害,但是命中对手会产生冲击波。

    「原来如此,也就是分成攻守战斗,类似躲避球的感觉吧。」

    坐在旁边的泰德难得地低声提出了一语中的的意见。

    躲避球在两百年前的时代并不存在,是历史相对较短的球技运动。

    虽然没实际打过,但是我以前读过的书有提到概要,所以我晓得大致的规则。

    「那么,要分队了。总共三十个人,就分成两个八人队伍和两个七人队伍好了。大家听好,我要叫名字了。首先,A队。」

    坎特逐一叫名字。

    在叫完B队的时候,我忽然察觉不对劲。

    在C队成员点名完毕之后,除了泰德以外,所有人都发觉了异状。

    「那么,剩下的七个人就是D队。」

    「耶──!和师父同队──!」

    真是够了。你这个家伙真的是悠哉到极点。

    发觉异状后,我们队伍之中早就弥漫著风雨将至的不安气氛。

    「请问,老师,这个队伍分配是……?」

    和我分到同队、看似很怯懦的黑发少女感到不知所措。

    「有什么不满吗?和认识的人组队比较容易战斗吧?」

    原来如此。

    这时掠过我脑中的,是昨天放学后内部生留下的耐人寻味话语。

    『你明天上课小心了!绝对要让你出尽洋相!』

    这下我懂了。

    昨天那句话不是单纯因为他们输不起,而是算准了在今天的体育课报复吧。

    内部生会事前知道,表示内部生和体育老师也有可能是一伙的。

    「我想你们该知道,禁止使出干涉对方选手的魔术。然后当然了,使用身体强化系魔术保护自己并没有问题。比赛时要各自自行负责,小心注意不要受伤。」

    坎特看著我们这么说。

    呼,那种话简直像是即使我们受伤也『事不关己』。

    「那么,A队和B队移动到后面的场地,C队和D队移动到前面的场地。各自准备好就通知一声。」

    坎特拍了一下手。

    学生们收到信号,一边私下讲话,一边站起来移动。

    「嘿嘿,请多指教。劣等眼。这样就可以回敬昨天的事了。」

    昨天的内部生与我错身而过之际,对我拋出这种话。

    唉~

    队伍分配的意图实在过于露骨,我反而快要佩服起他们了。

    我们的对手C队,就是最近对外部生露出敌意找麻烦的内部生。

    真是够了,不知道他们会搞什么鬼。

    就这样,我们外部生队因为奇妙的缘故,将和内部生交手。

    ~~~~~~~~~~~~

    在队伍分好的阶段,我重新分析自己这队的状况。

    我、泰德、艾莉莎以及先前对体育老师的指示提出异议的黑发少女。

    再加上没什么印象的三名男女,队伍总计七人。

    原来如此。

    我们A班三十个人之中只有七个外部生。

    难怪内部生能在班上耀武扬威。

    「怎、怎么办……我从以前就完全没有运动细胞……」

    「我也没什么运动细胞。虽然擅长动脑,却不擅长活动身体。」

    伤脑筋。

    战斗都还没开始,就说了相当没出息的话。

    动脑的确也很重要,不过魔术师的资本明明是身体。

    「要不要紧呢……我或许会扯大家后腿……而且听说或许会受伤……」

    「不要紧!我会填补不足!」

    艾莉莎挺起丰满胸部如此说道。

    唔嗯~

    我们这队有希望成为战力的,顶多只有艾莉莎与泰德吗?

    先不谈艾莉莎,居然会有这么一天,连泰德都必须算进战力……

    就连我都没料想到这倘事态。

    「艾莉莎同学,可、可是……那些内部生,看我们……不顺眼。」

    黑发少女畏惧地看向对手的场地。

    敌队之中,昨天埋伏等我的那些男生正浮现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就更不要紧了。狩猎好歹是传统的运动吧?就算是那些家伙也不可能敢作弊!我们就堂堂正正地打倒对方,给那些家伙好看!」

    艾莉莎替黑发少女打气。

    呼~

    虽然艾莉莎这么说,但真的是那样吗?

    从昨天那件事也看得出,他们那些内部生的方针是即使不择手段也要达成目的。

    最好先设想他们十之八九会在比赛中搞鬼吧。

    「总之!既然要打就尽全力!走,我们上!」

    艾莉莎奋勇指挥。

    和对手掷硬币,决定我方是后攻的防御方。

    我们七个人进入二十公尺见方的场地之中。

    敌对的攻击方有三人。

    他们不怀好意地浮现浅笑,戴上手套型魔道具摆出架式。

    呼~

    先不谈我,我担心其他队友能够留下多少成果。

    不仅止于这次,运动这种东西,胜败大抵都是取决于队伍整体的表现,更胜于个人的成绩。

    不管我一个人再怎么努力,其他兔子全灭就只会获得一分,既然如此,似乎直到最后都不能松懈。

    ~~~~~~~~~~~~

    哨声响起。比赛开始。

    「好。首先一只一只解决。」

    一名射手在手套型魔道具输入魔力,发射术弹。

    他发射的术弹是枪型,属于速度快的子弹。

    原来如此。

    虽然号称快,却只有这种程度吗?

    我们队伍七人轻松闪避这击。

    这次比赛采行的人数比例是射手三人对兔子七人。

    论人数是兔子队有利。

    而且兔子可以在二十公尺见方的空间自由活动,要闪避『眼睛看得见的子弹』很容易。

    「这次从后面过来了!」泰德说。

    然而──

    这项竞赛的关键,在于能否应对『看不见的术弹』。

    要完全看清楚三个方向的攻击近乎不可能。

    竞赛的胜负似乎会取决于『能否避开从死角逼近的术弹』这个部分。

    「哇!」

    泰德以矫健的身手避开从背后射来的术弹。

    真不愧是野孩子。

    他是对术弹发射时产生的空气振动做出反应吗?

    可是,其他学生无法那么顺利闪避吧。

    「哇啊!」

    看。我就说了吧。

    一名队友遭到死角发射的术弹命中。

    猛烈的破裂声响起。

    男同学承受不住术弹产生的冲击波而摔倒,跌坐在地。

    原来如此。

    无属性魔术的术弹,威力很小、毫无杀伤力。

    但是,魔术果然还是魔术。

    如果没有及时发动身体强化魔术防御,多少会感到疼痛吧。

    哦呀,这次傻傻地从正面发射。

    嗯,慢著。

    这个术弹和之前的术弹性质有些不同喔。

    「奇、奇怪!?」「为什么!?」

    两名队友遭到术弹命中,摔倒在地。

    真是的。

    没想到居然在无属性魔术施加了《自动追踪目标》的追加构文。

    依照事前说明,应该禁止更动既有的魔术构文才对喔?这完全是犯规。

    「等一下,我说你!刚才作弊了吧!」

    艾莉莎也同样识破对方的舞弊行为。

    毕竟,如果是轨道容易增添变化的《圆盘型》还另当别论,速度特化的《枪型》会在靠近时转弯是很不自然的事情。

    十之八九是内部生事前准备了违规改造的手套型魔道具吧。

    「喂喂喂,不要含血喷人喔。」

    「你有什么证据吗,大屁股女?」

    「~~~~!居然说我大、大、大、大屁股!?」

    「别激动,艾莉莎。」

    真是够了,这位公主就是需要人照顾。

    蓄意抛出话语使对方动摇,在战斗可以说是基本中的基本。

    我就像拎起猫一样,拉了艾莉莎的后颈。

    「咦?怎样!」

    术弹瞬间通过艾莉莎的眼前。

    「术弹从旁边射过来了。你对周围的集中力变得涣散。」

    「……谢、谢谢你,亚伯。」

    艾莉莎红著脸向我道谢。

    唔嗯,这个女人原来也有坦率的一面。

    若是她平常也这么安分,就是无懈可击的女人了,还真是可惜。

    ~~~~~~~~~~~~

    从那之后──

    我们恢复冷静,顺利持续闪避内部生队发射的子弹。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项竞赛中,兔子方只能回避,还真有些无趣。

    真希望规则至少允许兔子方用魔术击落对手的术弹,那样或许会更起劲一点。

    「艾莉莎同学,术弹从后面飞过来了!」

    「……!?谢谢你!由香里!」

    稍微出乎我预料,当初怯懦的黑发少女展现了令人意外的奋斗精神。

    就像本人也承认的那样,她的运动能力并不高,但是和艾莉莎与泰德相比,视野更广,而且也更为冷静。

    只要改掉消极的个性,这个女人或许会脱胎换骨,成为前途无量的魔术师。

    「呿,兔子方那些人意外地会躲。」

    「没办法。从猎得到的人开始猎起。」

    正当我思考著黑发少女的事时,随后──

    包围我们的射手方的气氛明显改变。

    「咦!?」

    原来如此,我明白敌人的想法了。

    内部生恐怕放弃了身体能力优秀的我、艾莉莎和泰德,决定将术弹集中在最容易击中的黑发少女•由香里身上吧。

    「呀!」

    由香里身陷术弹暴风雨之中,承受不住而摔倒。

    「滚吧滚吧!慢吞吞的家伙快让开!」

    这时,发生了就连我都有点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名内部生不知道在想什么,朝著已经摔倒的由香里不断发射术弹。

    「等一下!你们几个!这是在做什么!?」

    「嗯──?问我做什么,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喔?驱除外来种啦!」

    内部生之后也毫不留情,朝蹲下蜷缩的由香里发射术弹。

    「真差劲!由香里已经摔倒了吧!」

    「哈,不可以攻击摔倒的兔子──这种规定并不存在喔?」

    「就、就算是那样……!可以做的事和不可以做的事……呀呜!?」

    艾莉莎想要向敌队抗议以致出现破绽,遭到来自背后的术弹强攻,当场摔倒。

    呼,艾莉莎这家伙功亏一篑。

    在战斗中容易感情用事,是艾莉莎的坏习惯。

    从射手方的观点,攻击已经摔倒的对手并没有好处。

    刚才的攻击是为了扰乱我方的精神吧。

    「等一下!我有异议!刚才那个不算数!咦,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唉,所谓公亲变事主,就是指这种事。

    就连泰德也和艾莉莎同样失态沦为术弹的牺牲者。

    这些同伴真是一点都不可靠。

    「哈哈──!我才不管你们是G3还是什么,外部生果然没什么了不起!」

    「外来种就该像外来种,乖乖回到排水沟如何?」

    结果,比赛开始以后不到两分钟,场地里面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内部生队的嘲笑视线同时集中在我身上。

    真是够了。

    考虑到今后的学园生活,我并不想太引人注目。

    我个人并不讲究胜败,故意输给他们也无所谓,但这样一来,难保不会导致内部生更加跋扈。

    没办法。

    反正也只是回避敌人的子弹而已,并没有要使用特别的魔术,现在就优先替两人报仇吧。

    「来啊来啊!吃我这招!」

    「哈哈──!差不多该觉得喘了吧!」

    一点都不喘。

    真要说起来,逐渐露出疲色的是联合起来攻击的你们三人吧?

    因为攻击来自三个方向,或许一般人会以为要回避很难,但实际并没有那回事。

    理由有两个。

    一是因为这些家伙的攻击就像只会一百零一招一样单调。

    假如这些男的懂得动脑,利用攻击阻断我的退路,或许难度会稍微上升,但目前完全没有这种迹象。

    另一个理由在于场地。

    兔子能够自由活动的范围是纵横二十公尺。十分宽敞。

    既然对手是从场外攻击,我就算闭著眼睛也能够回避吧。

    说到这个,最近我都窝在图书馆,没活动身体。

    仔细想想,这堂体育课或许正适合消解运动不足的问题。

    「呜喔!刚才的攻击!真是好险!就算是师父,一对三……」

    「不,橡实,那样说就错了。」

    艾莉莎似乎察觉什么般这么说道。

    「亚伯从刚才就一步都没离开那个位置。」

    呼,艾莉莎果然发现了吗?

    因为正常回避太简单,我为自己设下几个行动限制。

    「不妙喔!这样下去无法收拾掉他!」

    「没办法!用那个『合体攻击』!」

    问题来了,合体攻击究竟是指什么呢?

    就在我这么思考时,大量术弹随即覆盖我的周围。

    唔嗯~

    内部生那帮人似乎在既有的魔术构文中施加了《散连弹》的追加构文。真是夸张的犯规。

    明明事前说明再三强调,变更既有的魔术构文是犯规行为。

    「怎么样!这个攻击你就躲不掉了吧!」

    量多到和先前无法相提并论的术弹一口气向我逼近。

    原来如此。

    布下这么密集的弹幕,的确找不到足够空间避开。

    唉,正确来说,也不是无法避开,但若我那么做将会在众人面前展现超乎常人的动作,引来无谓的注目。

    没办法。

    是你们先犯规的。

    「证明完毕。《反证魔术》。」

    分析对手建构的魔术,一瞬间破解对手魔术的技术,称为《反证魔术》。

    其实《反证魔术》需要双方实力差距相当大才能施展,既然对手是属于典型的废物内部生队,我想没问题吧。

    当啷!

    宛如玻璃破掉的声音响起,覆盖我周围的术弹暴风雨瞬间粉碎散裂。

    问题来了。

    在这个名为狩猎的运动,使用《反证魔术》算犯规行为吗?

    根据事前的说明,应该有「不得使用会干涉对手的魔术」这条规则才对,但《反证魔术》是否符合规则还真不好说。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真不敢相信!魔道具故障吗!?」

    在我使用《反证魔术》的同时,通知这回合结束的蜂呜声响起。

    就结果而言,使用《反证魔术》应付攻击是正确选择吗?

    如此一来,从第三者的观点,看起来只像是内部生队使用了不熟练的追加术式,导致魔术爆炸(over flow)而已吧。

    「喔喔喔喔!真不愧是师父!世界第一!」

    「真厉害!亚伯同学!居然独自一个人熬过了攻击!」

    队友高兴得就像是已经获得胜利一样,但还不能大意。

    结果,外部生队存活的人只有我一个。

    也就是说,我必须在下次攻击将转为防御方的内部生队全灭,不然就确定是我们败北。

    这下好了,该怎么办呢?

    ~~~~~~~~~~~~

    在那之后──

    间隔五分钟中场休息后,轮到我们D队攻击。

    据说这段时间本来是用来决定谁要当射手,不过我们D队的队伍会议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我们队伍之中,适任攻击手的人才有限。

    「看我的!这次攻击要挽回刚才的失态!」

    「呵呵呵,让我用了攻击魔术就不会停下来!」

    尽管著实遗憾,最后选出了艾莉莎与泰德这种了无新意的老班底。

    遗憾归遗憾,这也没办法。

    因为这两个人虽然称不上可靠,但看起来比其他成员有干劲是事实。

    「艾莉莎同学!大家!请加油!」

    喔,对了对了。

    在上一局意外地奋勇战斗的黑发少女•由香里担任候补选手。

    在队伍会议也提出过「换下头脑不灵光的泰德,加入由香里」的方案,但由于本人的要求遭到驳回。

    不过,由香里保守的个性也有不适合攻击方的部分吧。

    「师父!绝对要赢!」

    「让他们见识我们的真本事!靠气势!气势!」

    两人激动喘气地这么说。

    真是够了。

    虽然我也想趁现在让内部生那帮人就此安分,但是否要接连采取显眼举动倒是值得商榷。

    理想状况是透过艾莉莎和泰德的攻击将内部生全灭,这样就省得麻烦。

    「噗噗噗,听到那个了吗?居然说气势?」

    「这年头那种精神万能论还管用吗!」

    内部生队的七名兔子进入场地。

    他们依旧朝我们投以侮蔑的视线,在他们眼睛深处看得出自信。

    唔嗯~

    他们似乎拟定了某种致胜的作战计画。

    哨声响起。比赛开始。

    「上啊。就来小试牛刀,打垮那些水沟鱼。队形!方阵!」

    「「「瞭解!」」」

    只见七名学生聚集在中央,互相背靠背摆出阵形。

    原来如此。

    在这个阶段,我就大致理解敌队的作战计画。

    「特地集中起来扩大靶子吗!喝啊!」

    「呵呵呵,飞蛾扑火!」

    泰德首先发射术弹,稍后换艾莉莎从完全相反的方向攻打敌阵。

    恐怕是想要用两个方向的攻击诱使敌队陷入混乱吧。

    唉,完全中了敌人的计谋。

    「西北!类型,枪!」

    「东南!类型,圆盘过来了!」

    呼,果然不出所料。

    内部生集中在一处的理由──

    就是出声互相分享情报,消除死角。

    「攻击完全打不中!」

    「唔……照理说魔术威力明明是我方凌驾对方才对……!」

    唔嗯──情况变得有点麻烦了。

    内部生队的团队合作,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

    恐怕是从预校时代就累积经验,多少学会竞技的法则。

    如果这是临时想到的阵形,便会浮现明显的弱点,但我目前看不出那种迹象。

    「呵呵!那些外来种,好像连配合时机夹击都不会。」

    「那明明就是基本中的基本。」

    呼,如果就这样继续交给那两人,恐怕只会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真没办法。

    就使出尽量不想用的最后手段吧。

    「喂,泰德,耳朵靠过来一下。」

    「咦!什么事!师父!?」

    我向泰德下作战指示。

    在赛中开作战会议,当然会损失很多时间,但只要之后确实交出成果就不会招致反感吧。

    「等一下,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呀!」

    真没办法。

    艾莉莎的攻势也差不多出现疲态,就赶快分出胜负吧。

    「从天倾注之圣枪!比黄昏更昏暗之黑暗!集中在吾手中,从万恶枷锁解放力量!」

    我一打信号,泰德就朝天高举右手,开始咏唱浮夸的咒语。

    喂喂喂~

    那个夸张的开场白是怎样?

    先不管这个可吐槽之处,我配合时机,高速建构魔术。

    使用的魔术是平凡无奇的枪型无崩性魔术。

    但是,将同一魔术构文复数并排,多一道工夫让敌队躲不掉。

    如果像内部生队先前那样施加《散连弹》的追加构文,就可以远比现在更加轻松达成同样效果,但那样姑且算是犯规。

    「暴风骤雨(russet tempest)。」

    泰德用力往下挥手。

    随后,我将魔力输入建构完成的魔术构文。

    这个时机很重要。

    难得请泰德完成前置作业,万一我输人魔力的瞬间被人看到,一切努力将化为泡影。

    将自己发动的魔术伪装成他人发动的《伪装魔术》,是转生前的我擅长的魔术之一。

    「喂喂喂!那、那是什么!」

    一名内部生发觉异样指著头上,可是已经太迟。

    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飕──!

    那是从天空倾盆而下,无数如雨的枪型术弹。

    当然,每一发都是微不足道的平凡无属性魔术。

    但是,积少成多。

    就算是没有杀伤力的魔术,一千发集合起来也能发挥某个程度的威力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呜嘎啊啊啊啊啊!」「嘿噗啊啊啊啊啊!」

    枪型术弹之雨毫不留情地打在摔倒的内部生身上,造成过度伤害(over kill)。

    唔嗯~

    我这是不是做得有点太过火了?

    不过嘛,借用这些家伙的说法,据说并不存在『不可以攻击摔倒的兔子』这条规则。

    而且是使用对身体伤害较少的无属性魔术,这点痛就请他们忍耐吧。

    「啊噗,饶、饶命……」

    可悲的是,内部生队的队长似乎在攻击结束后仍翻白眼不断求饶。

    看他这个样子,在比赛结束之后会留下好一阵子的心灵阴影。

    呼~

    似乎是因为我很久没有拿出真本事专心使用魔术,身体一下子就感到疲惫。

    即使天下之大,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并排这么多相同魔术的人,只有我了吧。

    术弹不再落下,训练场笼罩在寂静的气氛之中。

    观看我们比赛的人,似乎都一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的样子直接愣住。

    「唔……胜者是D队!」

    最后在寂静的气氛中,担任裁判的体育老师很不甘心地这么宣判获胜者。

    随后,彷佛炸弹落下般爆出欢声。

    「真不敢相信!那个『金发』到底做了什么!」

    「喂喂喂,今年的外部生好像有『回避的天才』和『攻击的天才』喔!」

    总之,差不多就这样吧。

    我将功绩转嫁给泰德,免于无谓招摇,成功让比赛结束。

    ~~~~~~~~~~~~

    另一方面,在同一时刻──

    这里是设立在学园地下的艾默生专用研究所。

    魔术界的异端儿,年轻的天才──艾默生操作自制的终端机,目不转睛凝视著水晶萤幕播放的影像。

    「哦哦,和之前来的时候相比,多了不少东西……」

    一名中老年男子来到房间探视艾默生的情况。

    他是亚斯理亚魔术学园之首,学园长米海尔。

    这间研究所使用艾默生自创的结界多重上锁──

    除了他许可的人以外都无法进出。

    「请进,学园长,请随便找个地方坐。抱歉房间这么乱……」

    「不会不会,我无所谓。」

    艾默生的话绝非出于自谦。

    他不懂得收拾,房间满是个人物品,连脚都没地方踩。

    「吶,艾默生老师,你好像重复看著相同的影像,是在调查什么呢?」

    艾默生从先前就一直观看的影像,是先前体育课亚伯使用攻击魔术时的影片。

    艾默生运用自行开发的监视用魔道具,纪录了狩猎的影像。

    「这里。就是这里。」

    艾默生指著自己桌上宛如玻璃的薄水晶萤幕画面。

    画面显示的是先前的体育课。

    金发少年高高举起手,咏唱咒语。

    然后庞大魔力变出的无属性箭雨从天而降。

    艾默生一再重播这一连串过程。

    「这样看出来了吗?」

    「嗯啊!这、这是……!?」

    经过反覆观看关键画面,米海尔也晚一步发觉异变。

    决定胜负的最后的魔术,并不是金发少年施展的。

    因为魔力流速太快,至今都没人发觉,那其实是在稍远位置的亚伯施展的魔术。

    「精湛的《伪装魔术》。要不是我,肯定就会遗漏了吧。」

    艾默生从眼镜深处流露锐利目光这么说。

    惊人的不只是精巧的《伪装魔术》。

    通常无属性魔术难以操作,是号称不可能不靠魔道具驾驭的特殊领域。

    至少艾默生不曾遇过能够如此巧妙运用无属性魔术的人。

    「吶,艾默生老师,结果他……亚伯同学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道。目前没有答案。但是请放心,我必定会识破他的真面目。」

    其实艾默生会调查亚伯,正是米海尔所委托。

    米海尔是勇者的子孙,他怀疑亚伯的真正身分是『风之勇者』罗伊遗言中提到的琥珀眼魔术师。

    「这段影像是……?」

    「我开发的侦察机传来的影像。能够即时掌握亚伯同学的情况。」

    水晶萤幕显示著亚伯在图书馆读书的景象。

    「哎呀呀,真是厉害的技术。只要有这个魔道具,杳出亚伯同学真正身分的日子就近了吧。」

    「不。那倒不尽然喔。」

    这时,读书中的亚伯缓缓地离席,打开图书馆的窗户。

    惊人的是,亚伯的视线捕捉到了位于一百公尺外的侦察机的存在。

    滋沙沙沙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瞬间响起破裂声。

    侦察机遭到亚伯的魔术击坠。

    水晶萤幕的影像转暗,发出刺耳的杂音。

    「遭到击坠。这是第三架了。」

    艾默生说得彷佛理所当然。

    「果然不行吗?必须改良魔道具,下次从一百五十公尺外摄影。」

    「…………」

    他平常有气无力的工作态度彷佛骗人一样。

    艾默生这么诉说,眼睛像少年一样闪闪发亮。

    (伤脑筋哪,这下我也似乎必须重新评价亚伯同学才行哪……)

    在现代有『年轻狮子』的外号、崭露头角的天才如此著迷的亚伯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愈是调查,就愈是加深亚伯的谜团。

    ~~~~~~~~~~~~

    我想谈谈在那之后的事情。

    自从那次体育课以后,我的日常生活无限趋近和平。

    至少,看起来内部直升的学生不再摆明找麻烦。

    「师父──差不多到午休时间了──」

    「嗯,是吗?」

    「今天要不要去学生餐厅!我想吃本周限定的套餐!」

    唔嗯,那稍微引起我的兴趣。

    泰德好歹是在贵族家出生长大,我猜他的舌头还算挑。

    既然泰德抱持肯定,很有可能真的吃到优质的午餐。

    「诶,看啊,那个……」

    我和泰德两个人前往学生餐厅的路上,周围的学生朝我们投以好奇的视线。

    最近一直都是这种感觉。

    自从那天体育课之后,我、艾莉莎和泰德三人受到内部生莫名的注目。

    「在那里的,是在街头巷尾引起话题的G3之一『魔王泰德』。」

    「那家伙就是传闻中……在狩猎痛宰内部生的家伙吧?」

    真是够了。

    泰德竟然会有被称为魔王的一天,就算是我也完全料想不到。

    假如泰德真的是魔王,两秒就能讨伐完成了。

    「幸会!我叫作泰德!几位是同班同学对吧!」

    「咦!啊!是。」

    发觉视线的泰德过去攀谈,那些内部生男生就开始语无伦次。

    「要不要来一颗我的故乡名产『雪球馒头』象徵友好!」

    泰德从制服中取出包装过的『雪球馒头』。

    你又随身携带那种东西吗?

    即使遭到内部生如此歧视,泰德还是不放弃交一百个朋友的目标。

    「噫!我、我吃!我吃就是了!」

    「请饶过我们!」)

    从泰德那里收下『雪球馒头』的内部生一哄而散,落荒而逃。

    这是我之后才知道的事情,据说在内部生之间流传谣言,如果拒绝收下『魔王泰德』分发的『雪球馒头』,之后将会遭到凄惨报复。

    在内部生之间,泰德发的『雪球馒头』成了恐怖的象徵。

    「唉呀~真是不可思议,总觉得最近内部生的态度变得莫名见外。」

    「我说,泰德,关于那件事,我要和你谈一下……」

    「不过,想到之前拒绝收下时的事情,现在处得比较融洽了对吧?向前迈进一步!」

    「…………」

    唔嗯~

    既然本人往正面方向解读,由我说出真相或许很不解风惜。

    于是,和外部生之间长久以来的磨擦,就这样姑且告一个段落。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