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二卷 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一话 新生活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读完一本书时,从外面吹进来的风,味道不一样了。

    唔嗯,看样子,王都米德嘉似乎已经近在眉睫。

    马车经过整备得井然有序的街道,往目的地前进著。

    随后,映入我们眼帘的是那座宛如城堡的学园。

    银龙之门开启,马车进入校地。

    从入学考之后,这是我们第二次穿过学园大门吗……

    马车就这么停在城堡后方。

    「到了。那栋建筑物就是学生宿舍。」

    莉莉斯一下马车就立刻指著的方向,有石造的长条建筑物。

    红砖建造的五栋建筑物,每栋占地面积都远超过贵族府邸。

    「真大啊。」

    「是呀。这栋建筑物供所有学生使用。一部分的房间好像当作研究室,据说还有贩卖部。」

    建筑物分成五栋,恐怕是因为按照年级区分居住场所吧。

    根据我听到的说法,亚斯理亚魔术园采行一年级到五年级的五年级制。

    「亚伯人人,我要先暂时分头行动。我姑且是新进教师,听说必须逐一打招呼和提出教学计画才行。」

    「是吗?瞭解。」

    「是。那么回头见。」

    目送莉莉斯离开以后,我歇了一口气,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将视线转向在马车中『无声地』熟睡的泰德。

    严格来说,是这家伙的鼾声太吵,于是我消除了他的声音。

    「呼鼾鼾鼾鼾鼾鼾鼾!」

    真是够了。

    我一解除消音魔术,就传来如雷的鼾声。

    「火焰弹(fireball)。」

    我在空中变出拳头大小的火球。

    威力减弱到不会烧伤的程度,是尽我所能最大的温柔。

    我丢出用来叫人起床的火属性魔术,砸向泰德的脸。

    「好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泰德,到了。」

    「咦、咦咦!刚才有东西掉到我的脸上!」

    泰德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的表情。

    应用火属性魔术叫人起床的方法,在两百年前的时代还算普及,但到了现代似乎鲜为人知。

    「是梦。是作梦。来,我们走了。」

    「什、什么嘛,原来是梦……总觉得我好像作了很糟的梦。」

    泰德慌忙地从马车取下行李,跟在我后面。

    我们穿过位于学生宿舍入口描绘著妖精的门,就出现奇妙的魔力反应。

    是防范入侵者的措施之类的吗?

    唔嗯,似乎没有直接的害处。

    我一开门,就看到报到处有一名穿著笔挺白袍的女子。

    「是新生对吧。可以借用一点时间吗?」

    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

    这名教师是替考生施加防御魔术的魔术师。

    「我的名字是菲蒂雅。是这间一年级生栋的负责人。」

    唔嗯,这个叫菲蒂雅的教师,身为魔术师的实力虽然不过尔尔,但个性似乎相当克己自制。

    菲蒂雅那经过彻底锻炼的肉体,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就的。

    她恐怕是从日常就累积训练吧。

    虽然并不是因为那个理由,不过我还是对这名女教师表达一定程度的敬意吧。

    「首先发给你们学园指定的衣物。」

    菲蒂雅这么说完,将装有衣物的透明袋子递给我们。

    看样子,袋子里装的是学园指定的制服。

    「原则上,在宿舍中没有服装限制。但只要踏出宿舍一步就绝对要穿上制服。」

    之后菲蒂雅也向我们说明学园的规则。

    然而──

    我感兴趣的是眼前的制服,更胜于繁琐的学园规则。

    「这件制服……有刻印对吧。」

    「对,没错。真亏你看得出来。应该施加了《耐魔》、《耐污》的刻印才对。」

    我就省略详细说明,总之刻印魔术是黑眼魔术师的擅长领域。

    简单来说,就是能够提升物体的性质。

    如果灰眼魔术师是让生物『强化』、『变化』的专家,那么黑眼魔术师就是灰眼魔术师的物质版。

    「恕我失礼,请问刻印是哪位负责的?」

    「我记得是交给学园指定的业者……你对本校制服有什么不满吗?」

    「不。并不是那样……」

    当然是说谎。其实我有不满。

    因为对非专门的菲蒂雅说也没用,所以我才没说,这件制服使用的素材固然是一级品,施加的刻印评为三流都还太客气。

    看样子,在两百年后魔术衰退的这个世界,似乎连赋予魔术的水准都下降了。

    唉,真是糟蹋难得的优质素材。

    之后得重新施加刻印才行。

    「那么,你们一年级的房间在二楼。在柜台领取钥匙之后,在明天的入学典礼之前可以各自自由活动。顺便一提,我推荐地下设立的训练健身房。」

    原来如此。

    菲蒂雅的肉体比起一流魔术师也毫不逊色的原因,真要说起来是兴趣的成分比较大吧。

    在我生活的两百年前,世界也是这样。

    总是关注自己身体的灰眼魔术师,大多是沉迷『肌力训练』的人。

    「唉呀~该怎么说,她感觉好像是很严厉的人~虽然我觉得是美女,但我想应该是不怎么受异性欢迎的类型。」

    泰德侧眼看著菲蒂雅的背影,低声说了那种话。

    喂,泰德。

    你啊,那种事别在本人完全离开以前说比较好喔。

    我总觉得刚才菲蒂雅的脚步一瞬间停住。

    泰德的指谪或许说中本人的心事。

    ~~~~~~~~~~~~

    一年级生栋二楼,二三八号室。

    门前挂著『二三八』门牌的边间就是我的房间。

    「喔喔喔,总觉得师父的房间是不是比我的还大?」

    「嗯嗯?会吗?」

    「是。果然因为是边间吧。一定是师父成绩优良,所以待遇从优啦!」

    虽然泰德这么说,但我觉得和原本住习惯的家相比,果然还是缩水了几分。

    不过,抱怨学园分配的东西也无济于事,从自己能做的事做起吧。

    「师父,你在做什么?」

    「嗯嗯?问我做什么……看不出来吗?是刻印。」

    我从透明袋子取出制服,将魔力集中在指尖确认布料的感觉。

    「请问,刻印是指什么?」

    「……真亏你这样还能通过入学考。」

    唔,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泰德面前使用黑眼系统的魔术,所以情有可原吗?

    就算如此,我想泰德你也差不多该关注一下自己擅长系统以外的魔术了。

    「确认一下,你知道各种眼的特性对吧?」

    「那当然!灼眼是火!碧眼是水!翠眼是风!灰眼是辅助!黑眼是……创造?」

    「是生产。主要是提高道具的效果,在衣服施加魔术之类的,有这些运用方式。然后,刻印是黑眼系统的魔术之中,最广泛应用的重要魔术。」

    「原来是这样吗!」

    在物体施加刻印的技术,总称为『赋予魔术』。

    虽然赋予魔术师没有直接的战斗能力,但优秀的赋予魔术师长期不足,是队伍不可或缺的『幕后功臣』。

    「刻印具有增强、转变物体性质的效果。例如剑施加刻印就会变锐利,盾施加刻印就会提高耐久度。」

    当然,拥有《琥珀眼》的我拥有全魔术适性,身为赋予魔术师也相当了得。

    在两百年前的时代,想预约请我施加刻印的人要等上五十年。

    只不过,那些预约在我转生到两百年后的世界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对不起那些预约者。

    「你跟不上我说的进度对吧。」

    「咦!?没有,我很认真听喔!只是无法理解而已!」

    呼,这对泰德稍嫌艰深吗?

    如果希望这家伙理解,实际示范会比说明理论快吧。

    「泰德,你的制服要不要也弄一下刻印?我帮你重新施加。」

    「咦咦咦咦!可以吗!?」

    「可以。今天特别破例。」

    当然,我这个人并没有好心到会完全出于善意帮别人施加刻印。

    刻印有个缺点,愈精致的刻印,要消除就愈费时。

    从以前魔术的世界就有『刻印三倍算』这句话。

    这句话是比喻消抹刻印比施加刻印困难三倍、费时三倍。

    也就是说,虽然对泰德很不好意思,但我在自己的制服施加刻印之前,想要白老鼠练习。

    ~~~~~~~~~~~~

    从那之后过了三十分钟。

    呼,看来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似乎是因为素材本来就很好,意外迅速正确地施加了刻印。

    「这样就好了。你穿穿看。泰德。」

    这件衣服使用了纺织成丝线状的狮鹫之翼,『狮鹫之翼』从以前就以耐魔术攻击闻名。

    过去无法大量生产这种材料,只有一部分贵族使用,但是以现代技术就能够廉价生产吧。

    「喔喔──!感觉很棒!身体彷佛一口气变轻了!」

    是吗?那真是再好不过。

    当然,我在泰德的制服施加的刻印,配合这座学园降低了水准。

    施加过于正式的刻印似乎会很招摇。

    「那么,我就赶快穿上这件制服,去进行馒头外交。」

    「馒头外交?那是什么?」

    「就是这个。这个。」

    泰德这么说完,取出了兰格瓦特领名产(?)『雪球馒头』。

    「我要去分送给邻居。这样肯定就可以交到一百个朋友!」

    泰德只留下这句话就砰的一声开门,离开我的房间。

    真是够了。这家伙还是一样吵闹。

    一百个朋友吗?

    虽然听起来像是异想天开的目标,不过如果是不计较任何得失的泰德,或许意外能够达成。

    至少,这时不知道这所学园悲惨现状的我,还抱持这种想法。

    ~~~~~~~~~~~~

    在那之后──

    我顺利结束自己制服的刻印作业,在房间里吐一口气。

    似乎是因为很久没使用赋予魔术,身体疲惫不堪。

    赋予刻印的作业,无形之中比普通的魔术更需要集中力。

    好,去睡吧。

    反正到明天开学典礼以前似乎都无事可做。

    这间朝南的房间日照良好,感觉很适合睡午觉。

    我从衣橱取出枕头,随后──

    「别闹了!你到底要侮辱我们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走廊突然传来某人的叫骂声。

    是谁?是哪个家伙妨碍人家睡眠?

    虽然我也考虑过无视叫骂声照睡不误,但那些男生的唾骂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我来到走廊一探究竟,在那里看到了熟面孔。

    「居、屈然说侮辱……讲得真难听!我只是想交朋友……」

    嗯嗯?泰德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泰德双手抱满装著『雪球馒头』的纸袋,显然很困惑的样子。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

    泰德的『馒头外交』似乎彻底失败了。

    「嗄啊啊啊?梦话等睡著再说吧,乡下贵族!」

    「谁要和你这种散发水沟味的家伙当『朋友』?你说啊!?」

    对泰德破口大骂的四名男学生,恐怕和我们同年级。

    「你这骯脏的毒河鲈!不要和我们穿相同的制服!」

    嗯嗯?这些家伙在说什么?

    以前我在书上看过──

    毐河鲈是主要在都心河川暴增的外来种淡水鱼。

    据说原本是引进作为食用的鱼,但是部分无知的人将活生生的个体放流到河川。

    毒河鲈的麻烦之处,在于旺盛的食欲和繁殖力。

    这种鱼什么都吃。水生昆虫,小鱼、贝类、藻类,还会猎食别种鱼的卵和幼鱼。

    那导致这个国家的河川生态大乱,最近似乎受到关注,成了不小的社会问题。

    「总、总之希望你们吃一个看看。这是我故乡引以为傲的滋味……」

    「住口!臭死了!外来种!」

    一名男学生甩开手。

    失去平衡的泰德松开双手抱著的纸袋,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这种垃圾!不能放进嘴里,看我的!」

    接著男学生采取的行动,让我说不出话来。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踹飞了装著食物的纸袋。

    馒头从纸袋洒出来,在走廊滚了一地。

    真是够了。做得真过分。

    在这个时代,父母没有从小就教导他们的小孩『不可以糟蹋食物』吗?

    「呜哇啊啊啊!我、我的馒头──!」

    泰德目睹在走廊愈滚愈远的馒头,抱头懊恼。

    难得准备的馒头泡汤了,泰德似乎相当伤心,陷入恐慌状态。

    果然该出面制止吗?

    我思考著是否该助泰德一臂之力,就在这时──

    「既然你那么坚持,我就拿一个吧。」

    在馒头滚去的方向,站著一名眼熟的茜色头发少女。

    她的名字是艾莉莎。

    自从入学考以后,她就和我有著匪浅的关系。

    久别重逢的艾莉莎穿著学园指定的制服,百褶裙在她身上显得十分亮眼。

    艾莉莎捡起滚过去的馒头,像小鸟啄食一样吃了一小口。

    「唔唔嗯──马马虎虎,差不多七十分吧。虽然不难吃,但希望可以再多一点当地特色。」

    呼~虽然一阵子没见,她好像还是老样子。

    这个叫艾莉莎的女人只论外表无懈可击,美中不足的是嘴巴很坏。

    「恶恶恶恶恶!?这个女人竟然吃了掉在地上的东西喔!?」

    「真不敢相信!再粗俗也该有个限度!就是这样我才讨厌外来种!」

    那些男学生目睹艾莉莎突兀的行动,大呼小叫起来。

    问题来了,究竟是哪一边才粗俗呢?

    艾莉莎会吃掉落在地面的食物,八成有尽她所能鼓励泰德的意图在吧。

    真没办法。

    其实我想避免卷入麻烦事,但再继续置之不理,难保不会演变成更麻烦的结果。

    先不论泰德,性急的艾莉莎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们两个,到此为止了。」

    「嗄啊啊?你想怎样?」

    我上前想劝解,那些男学生同时将视线转向我。

    但是,随后──

    才和我对上视线,一名男学生就咧嘴喷笑。

    「诶诶,应该说,你们看啊!这家伙的眼睛!」

    「啊哈哈哈!这是真的假的?今年的外部生居然有不会使用魔术的劣等眼吗!」

    是吗?

    我记得莉莉斯之前说过──

    据说这座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存在两种学生,一种是从『预校』直升的『内部生』,一种是像我这样从外部考进来的『外部生』。

    原来如此,我懂先前那段话他们在说什么了。

    这些男学生所说的『毒河鲈』,是对我们『外部生』的蔑称吧。

    「喂!说话啊!说句话如何?没用的劣等眼……」

    「不许批评师父──────!」

    呶喔!喂喂喂,泰德~

    枉费我想要打圆场,你破坏我的好事做什么?

    只见泰德尽全力运用他小小的身体,朝一名内部生使出头槌。

    「呜哈!」

    唉呀~这下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泰德虽然没有魔术才能,但由我来评价身体能力算是『不错』。

    吃了泰德头槌的内部生,似乎完全倒地不起。

    「可恶!动手!」

    泰德的鲁莽行动点燃了导火线。

    那些内部生高高扬起拳头,朝泰德扑过去。

    随后发生异变。

    「呜啊!」「嘿噗!」「呶啊!」

    是我在泰德的制服施加的《刻印》发动了吧。

    碰到泰德制服的内部生接二连三地摔飞出去。

    「不、不妙喔!这家伙!」

    「喂喂喂,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不是泰德做的喔。

    这些家伙会摔飞出去,是我在泰德制服施加的『刻印』所致。

    我敢断言,泰德的制服上施加的『刻印』十分平凡。

    只是加了极为简朴的《物理反射》刻印而已,但是对付原本程度就很低的内部生似乎效果卓著。

    「可恶!暂时撤退!」

    多么浅显易懂的临走放话。

    糊里糊涂地受到伤害的内部生离开我们身边。

    不过,真是惊讶。

    万万没想到,这所学园学生的程度,居然低到会输给我施加的一个简易《刻印》。

    竟然有这种事。

    程度实在低到令人心生恐惧。

    「师、师父!我什么都没做,对方就摔飞出去了!我是不是很厉害!难道是我体内蕴藏的力量终于觉醒了吗!」

    并没有觉醒。

    你也一样,程度再低也该有个限度。

    「等一下!橡实!你的制服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之中,能够发觉刻印效果的,顶多只有艾莉莎吗?

    不过话说回来,「橡实」是在称呼泰德吗?

    泰德体型矮胖浑圆,的确和橡实有几分神似,但我总觉得那称呼和毒河鲈差不多等级喔。

    「咦,我的制服怎么了吗!」

    「真不敢相信。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精致的刻印……!」

    「这个那么厉害吗?」

    「可不是是厉害而已!施加的刻印数量非比寻常……!究竟是委托了哪个赋予魔术师!?」

    该说真不愧是火之勇者玛丽亚的子孙吗?

    看样子艾莉莎似乎也精通黑眼系统的魔术。

    伤脑筋了。

    如果被她知道那是我赋予的刻印,总觉得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没办法。

    我不想才刚入学就太招摇,现在应该尽可能隐瞒资讯吧。

    我用眼神示意泰德『不要说是我赋予的』。

    泰德似乎发觉我在打暗号,轻轻地点头。

    「当然是师父喔!看样子师父在赋予魔术的造诣也是一流……」

    「走了。你这个笨蛋。」

    「呣唔……呣唔……!」

    呼,期待泰德会识相的我是个笨蛋。

    但是,关于赋予魔术,我也有该反省的部分。

    我以为已经配合学生程度大幅降低水准了,结果还是受到注目。

    我的『普通』在这个世界『并不普通』──这一点要再次牢记在心。

    今后,为了过平稳的学园生活,配合周围的程度行动很重要吧。

    「亚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转身离开时,好像听到背后传来艾莉莎的声音。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