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二卷 附录短篇 最强魔术师,去卡拉OK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我,亚伯,是从两百年前转生到现代的魔术师。

    在以前生活的世界,我的琥珀色眼晴是歧视的象徵。

    我厌倦那种时代,追求理想的世界,转生到两百年后的未来。

    重点来了。转生后的生活大致和平。

    因缘际会之下,我就读于国内屈指可数的知名魔术学校亚斯理亚魔术学园,今天也过著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

    「诶,亚伯,可以借用一点时间吗?」

    某天。

    上完课,我正收拾书包准备回宿舍时,有著鲜红色头发和宛如烈火的灼眼的女人叫住我。

    这个女人的名字是艾莉莎。

    艾莉莎是伟大的四贤者之一•火之勇者玛丽亚的子孙,自从入学考以后,和我因缘匪浅。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不到有事那么夸张的程度……这是认识的人给我的,不嫌弃的话要不要一起去?」

    艾莉莎这么说完,递出整齐对折雨次的一张广告单。

    卡拉OK广场 赛莲

    开店优惠 学生限定☆半价优惠券

    广告单下方附上看似折价券的东西,可以沿预裁虚线用手撕下。

    唔嗯~

    赛莲吗~很久没听到这个讨厌的名字了。

    赛莲是拥有人类女性上半身和鱼类下半身的魔兽,武器是魅惑人类的『歌声』。

    赛莲会用歌声吸引男人靠近,吸取他们的精气为食。

    就我的记忆中,没有比讨伐赛莲更困难的工作。

    她们拥有和人类相同程度的头脑,不会在比自己更有力量的魔术师面前现身。

    结果,讨伐任务迟迟没有进展,失去男丁的村庄层出不穷。

    那是我不堪回首的痛苦经验之一。

    「……该不会亚伯不知道什么是卡拉OK?」

    「不。以前我在书本上看过。我知道有那种东西。」

    是的。当然,我自认知道这项知识。

    我记得卡拉OK是约十年前兴起,属于比较新的文化。

    提供流行歌曲的伴奏,以供顾客各自自由演唱的服务──应该是这样没错。

    恐怕是取自『歌』才命名为赛莲,可是使用造成许多祸害的可恶魔兽当作店名,是我难以接受的命名品味。

    「是吗?那就好。这张优惠券期限好像到这个周末,不用也可惜,如果亚伯愿意来,我会很开心。」

    艾莉莎忸忸怩怩地把玩手指这么说。

    好了,该怎么办呢?

    我并不是不感兴趣。

    从过去转生到现代的我,也把接触未来的未知文化当作乐趣。

    但是,有一件伤脑筋的事情。

    「我知道的歌没几首。」

    这个世界似乎有各式各样的音乐家发表乐曲。

    不巧的是,我对流行音乐很生疏。

    我想我肯定欠缺享受卡拉OK这项服务所需的素养。

    像我这样的人混在团体之中,场面会冷掉。

    「那不要紧!应该光是体验气氛就很有趣了!」

    真是强势的女人。

    可是,难得艾莉莎这么秸极地邀请我。

    这次就顺从她的好意,参加卡拉OK这项娱乐吧。

    ~~~~~~~~~~~~

    离亚斯理亚魔术学园不远处,有个小小的闹区,各校学生经常在返家途中绕去那里。

    在王都之中,这个西区是众多学校与研究设施林立的区域,做学生生意的商家及服务十分丰富。

    【卡拉OK广场 赛莲】

    据说这次造访的卡拉OK店也是其中之一,店门口的大马路挤满了众多学生。

    「唔嗯~不过话说回来,卡拉OK真令人期待对吧!师父!」

    出现了。令我难以理解的男人。

    「诶,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

    「我、我才想问好吗!」

    一抵达碰面地点,拥有眼熟的焦金色头发的男人就在那里。

    这家伙的名字是泰德。

    他是个奇怪的家伙,从小开始就一直跟在我后头缠著我。

    「呵呵呵,师父在哪弟子就在哪!我不管任何地方都会出没!」

    泰德不知为何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这么说。

    真是够了。没救的家伙。

    但是,泰德缠著我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事情。

    况且,这类活动以某方面来说人多也比较好玩。

    虽然那也不代表什么,今天就决定不计较了。

    「呃,非常抱歉,因为泰德同学问我要去哪里,我就不小心回答了……」

    原来如此。

    有这种原委吗?

    仔细回答我们疑问的,是黑发少女由香里。

    这个名叫由香里的少女,自从之前体育课狩猎竞赛分到同队以后,和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变多了。

    「算了,就这样吧。既然人到齐了,就赶快进去吧。」

    因为艾莉莎的一句话,我们四人进入店内。

    一方面因为才刚新开幕,店内充满一尘不染的清洁感。

    艾莉莎和由香里以前似乎也在别家店使用过名为长拉OK服务。

    学生价、唱到饱、饮料吧。

    两人使用前述这些陌生的词汇,似乎在柜台办妥了简易手续。

    「拿到包厢钥匙了~在三楼。」

    在柜台拿到钥匙的由香里回到我们身边。

    原来如此。

    要唱卡拉OK,似乎需要移动到下一个地方。

    我们在宛如公寓般设置无数房间的走道前进,寻找我们的包厢。

    「呶喔喔喔!这就是传说中的卡拉OK包厢吧!好感动!」

    泰德在房间里的沙发重重坐下,似乎现在就已经情绪高昂。

    唔嗯,不愧是以唱歌为目的打造的房间,门做得相当厚。

    这样就可以不必在意隔壁房间,尽情享受音乐吧。

    「哦呀,这个魔道具……」

    我观察房间景象一段时间,察觉到一个异状。

    这个魔道具安装的魔术构文,我觉得似曾相识……

    原来是使用了相当令人怀念的东西。

    这个构文和两百年前我创造的《记忆声音》魔术完全一致。

    「怎么了吗,亚伯?」

    「……没事。我稍微想起以前的事。」

    本来这个记忆声音魔术,是因应潜入敌营的谍报员的需求所创造的束西。

    当时我过著一贫如洗的生活,开发魔术是我赖以维生的技能。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那是愚蠢的行为。

    我创造的魔术被利用于战争,结果殃及大众。

    正因为如此,知道自己创造的魔术使用在和战争无关的地方,我觉得内心稍微获得救赎。

    「那么,谁先唱?」

    「有有有──!我先唱!」

    元气十足地举手的人是泰德。声音很大声。

    由香里教泰德如何输入曲子后,泰德手持扩音机上前。

    从安装了记忆声音的魔术构文的魔道具播放曲子。

    那是常在街上听到的流行曲。

    唔嗯,不知道泰德那家伙是在哪里学会这种歌的。

    可是,该怎么说,泰德的歌……这个嘛,虽然听起来唱得很开心,但节奏忽快忽慢,对不到拍子。

    精神抖擞地唱歌──就是这种感觉吧。

    「好,接下来轮到亚伯同学。请。」

    由香里这么说完,朝我递出颇有厚度的册子。

    根据我听到的说法,作法是用这本册子查阅自己想唱的曲子,将编号输入器材登录曲子。

    「我不唱。跳过我也无所谓。」

    「亚伯同学不唱吗?」

    「对。不巧我对最近的音乐不熟。这次我想听大家唱。」

    就在前述对话进行的期间,泰德的曲子结束。

    「……橡实,原来你很不会唱歌。」

    「没关系,只要唱得高兴就好!」

    「这个嘛,这么说是没错。」

    艾莉莎拿起扩音机。

    配合时机开始播放曲子。

    艾莉莎选的曲子是快节奏的情歌。

    坚定有力的歌声,很像艾莉莎的风格。处处不加修饰的感觉,似乎也表现出她的性格。

    接著是由香里。

    有点意外的是,由香里的歌声是三人之中最好听的。

    她唱著叙事曲风格的曲子,节奏和拍子都完全正确。

    如果声音再宏亮一点就完美无缺了吧。

    三人分别唱了充满个性的歌曲,唱得很有自己的味道。

    「师父还是唱下吧!」

    「就是说呀,亚伯也一起唱吧!」

    这个卡拉OK服务,恐怕有促进使用者情绪高昂的效果吧。

    唱了几首歌展现天生歌喉的泰德&艾莉莎,莫名亢奋地缠著我。

    「刚才也说过,我知道的歌没几首。」

    「既然说没几首,就表示至少知道一首吧?」

    艾莉莎敏锐地抓出我的破绽。

    我的确知道一首。

    在兰格瓦特领的时候,和莉莉斯一起去的餐饮店频繁播放的曲子。

    「……我知道了。但是,我真的只知道这首喔。」

    我翻阅放在桌上的册子,寻找那首曲子。

    唔嗯唔嗯~印象中是这个歌名。

    我拨号,输入号码。

    不久之后,安装了记忆声音魔术的魔道具响起熟悉的旋律。

    悠扬而轻快,宛如圆舞曲的曲子。

    这首歌本来是由女性演唱,有些部分我这个男性唱不太上去,可是唱好玩而已,就不要在意尽管唱吧。

    「「「…………」」」

    嗯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一展现歌喉,聚集在房间的三人就低下头,顿时沉静下来。

    伤脑筋啊~

    我该不会犯了什么重大的失误吧?

    毕竟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卡拉OK文化,或许有考虑不周的部分。

    「师、师父!是怎样!那首歌!是怎样!?」

    莫名其妙。

    泰德突然站起身来,不知为何流下豆大的泪珠。其他两人也一样。

    虽然反应没有泰德那么明显,艾莉莎&由香里似乎也眼眶湿润。

    「我好惊讶。原来亚伯同学这么会唱歌。」

    「呜呜……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亚伯的歌就泪流不止……」

    说到这个,以前听一同旅行的男性吟游诗人说过──

    据说歌声很不可思议,会反映那个人一路走来的人生观之类的阅历。

    恐怕这就是他所说的情况吧。

    我至今经历的无数苦恼,大概发挥了撼动他人感情的效果吧。

    「亚伯!这个!唱这首!我想这和亚伯的歌声一拍即合!」

    「不不不,请师父唱这首吧!师父的歌声最适合这首!」

    泰德和艾莉莎争论起要让我唱哪首歌。

    唉,要说明几次他们才会懂。

    我自认从刚才就一直表明,我会唱的只有这一首而已。

    ~~~~~~~~~~~~

    夕阳西斜,街灯照亮归途的路。

    大家想必今天玩得相当开心吧。

    走在我前面的三人,脚步彷佛长了翅膀般轻快。

    「今天好起劲!改天我们四个人绝对要再去卡拉OK。」

    「好主意!下次师父要增加歌单!」

    顺带一提,泰德唱太多歌唱到喉咙沙哑,声音充满惊人的磁性。

    「是呀,我还想再听亚伯那个悦耳的歌声。」

    转过头来的艾莉莎和我对上眼。

    伤脑筋,本来我喜欢一个人独处。

    读书和研究魔术。为了累积知识,一个人独处最有效率。

    可是,就如艾莉莎所言,像这样和友人共度的时间与气氛,我意外地不觉得讨厌。

    「是啊。改天大家再一起去也不错吧。」

    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相较于活在两百年前时代的人,在魔术水准这层意义或许比较低劣。

    可是,我绝不认为现代人也因此比较低劣。

    虽然也不是因为唱了歌才这么想,但偶尔度过效率差的时间当作透气,或许也不错。

    在和知心同学一起回去的路上,我思考著这种事。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