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六话 消失的未来出路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第六话 消失的未来出路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从那之后──

    我自《转生魔术》造成的沉睡醒来以后,过了两年岁月。

    这两年,我看过各种领域的魔法技术。

    但是──

    该说是果然吗?在这个领地所看得到的范围,没有几样东西能让我发自内心感到厉害。

    当然,魔术的水准也烂到无以复加。

    起初我以为这世界魔术衰退的原因在于『魔道具』,但我渐渐觉得理由不只这样而已。

    这个世界的魔术师水准低落的程度,坦白说堪称『异常』。

    只要问莉莉斯,她或许会告诉我这部分的来龙去脉,不过我还是想尽可能亲自见闻、发掘这个世界。

    这两百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魔术会衰退?

    我最近的兴趣都在这些事情上。

    「亚伯大人,我泡了茶。」

    「嗯,谢谢。」

    魔术衰退虽然悲哀,但相对的,这个世界有几项普及的划时代道具。

    特别是莉莉斯手上这个名为快煮壶的道具很方便。

    魔法的特性是擅长发挥瞬间爆发力,不适合断断续续发出能量。

    「如何?这个花草茶是我自己泡的。」

    「嗯,很好啊。味道不错。」

    搞不好拥有优秀才能的人,都一致集中在开发魔道具的领域也说不定。

    这个和平时代所需要的东西,不是需要严格修练才能拥有的『魔术』,而是谁都能够随意使用的『魔道具』吧。

    从两百年前转生到现代的我,心境有点复杂。

    「师父!我办到了!我终于学会之前那个魔术了──!」

    发出「砰轰──」的豪迈声响敞开门进来的人,是身高比我矮一点、金发发色宛如※烧焦的玳瑁糖的少年,也就是泰德。(译注:类似画糖,将砂糖熬成糖浆,倒入模型凝固而成的糖果。)

    泰德在这两年间称呼我为师父,向我求教魔术。

    他在刚认识我时的粗鲁措辞,如今已经彻底改善。

    「无妨。你在这里试试。」

    「咦,可是……?」

    「你觉得我无法化解你这个小毛头施展的魔术吗?别客气,放马过来。」

    分析对手建构的魔术,一瞬间破解对手魔术的技术,称为《反证魔术》。

    其实《反证魔术》需要双方实力差距相当大才能施展,对手是泰德就没问题吧。

    「那么,我要上了──」

    泰德闭上双眼,在脑中描绘魔术构文。

    「火炎连弹(burning bullet)!」

    下一瞬间,空气摇撼。

    泰德的右手射出直径约十公分的火焰子弹。

    我喝著莉莉斯泡的花草茶,同时品评泰德的魔术。

    原来如此。

    马马虎虎。

    虽然是基本功完全没打好的低水准魔术,可是以这个时代的魔术师而言已经很棒了吧。

    重点是不依赖魔道具那种玩具,这点值得嘉许。

    使用魔道具的坏处就是会停止思考,疏于理解魔术。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师父!为什么我的魔术消失了!?」

    魔术突然遭到无效化,泰德不自觉发出不知所措的大叫。

    伤脑筋。

    这个时代的魔术师连《反证魔术》都不知道吗?

    《反证魔术》如果运用得当,意外地方便,但果然需要双方实力差距相当大才行,这点成为使用上的一大限制。

    洞悉对手魔术的架构,创造和对手魔术完全相反的构文。

    这一连串流程,最迟需要在对手的魔术发动后立刻实行。

    这种招数终究有缺陷。

    对付泰德这样拙劣的魔术师效果十足,面对实力不相上下的对手却是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你进步了,泰德。」

    在我眼中,泰德在属性魔法方面的才能本来低到近乎绝望。

    头脑不好的泰德学得慢,我为了教他也煞费苦心。

    「真的吗!?太好了──!」

    被我夸奖,令他这么开心吗?

    只见泰德高兴起来,像小狗一样在房间里面跳来跳去。

    「师父这么说就是我最大的鼓励!这样就有冲劲迎接明天魔术学园的入学考试了!」

    「喔喔,原来明天有这么重要的活动吗?去好好表现吧。」

    是吗?学校吗?

    泰德也到了这个年纪吗?

    小孩子成长真的很快。

    刚认识的时候,泰德还是幼稚得吓人的小鬼头,现在变得懂事多了。

    「师父在说什么啊?我听莉莉斯小姐说了,师父也一起报考了对吧?」

    「嗯嗯?」

    我不自觉歪头表示疑惑。

    我报考了魔术学园?

    在两百年前的时代人称『无与伦比的天才』、公认无人比肩的我,事到如今要进入学园?

    真是够了。如果是开玩笑,品味也太低级了。

    「喂,莉莉斯,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参加魔术学园的入学考试?」

    搞不好是莉莉斯瞒著我自作主张吧。

    我拋出疑问,在厨房的莉莉斯则浮现若无其事的表情洗著碗。

    「我想反过来问亚伯大人……亚伯大人不就读学园,将来打算做什么呢?」

    「那还用问吗?和以前一样当冒险者,到全国各地……」

    「恕我直言,亚伯大人……在距今十年前,已经完全废止冒险者这个职业了喔?」

    「────!?」

    如今揭晓了冲击事实。

    原来如此。

    书库里的书出版年代都有点久,所以我不晓得最近的情况。

    是吗?

    我想也是。

    在我那个时代,冒险者这个职业的主要工作是讨伐怪物,将部分素材卖给冒险者公会。

    但是──

    现在这个时代,怪物的数量剧减,冒险者沦为『不需要』的工作了吗?

    「亚伯大人将来打算从事魔术相关工作对吧?既然如此,在现在这个和平的时代,不从学园毕业就一切免谈。您可以理解了吗?」

    虽然我懂这个道理,却无法释怀。

    为什么我非得这么悲哀,事到如今还得就读学园不可?

    就连两百年前的时代,都没有半个能够教我魔术的人了。这个世间真难过活。

    「还是亚伯大人打算就这样当我的小白脸呢?

    站在我的角度,那样也完全无妨就是……」

    「我知道了,我参加。参加那个考试就行了吧?」

    没办法。

    我现在的确只不过是依靠莉莉斯援助生活。

    我也不想永远靠女人养。

    这次的事以正面解读,就当作是拓展自己世界观的必要之举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