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五话 决斗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亚伯!有破绽──!」

    首先改一改你那个出声以后才动手的毛病吧。

    我这么心想,同时用书背轻轻弹开泰德的手。

    嗯,等一下喔。

    「泰德,你刚才叫我的名字?」

    「哈哈──!一起玩了好几天,就算是我也会记住的!」

    小孩子的些微成长,都很令人莞尔啊。

    我差点沉浸在这种感伤之中,但冷静想想,这并不值得惊讶吧。

    不过是名字而已,普通小孩都会马上记住。

    单纯是贵族少爷(弟)的记忆力烂到无以复加而已。

    「你可是我未来的小弟,得牢牢记住你的名字才行!」

    如果那种未来会到来,请务必忘记我的名字。

    言归正传。

    这几天我观察泰德,明白了一些事。

    泰德拥有擅长火属性魔术的《灼眼》,但说到关键的属性魔法的才能,很遗憾的,似乎是『差强人意』。

    因为属性魔术必须即时理解、应用、扩张复杂的魔术构文,头脑好坏自然就变成魔术的关键。

    对泰德这样单纯的人,负担好像稍微有点大。

    但相对的,泰德的身体强化魔术才能『还不错』。

    这类魔术和属性魔法不一样,不需要逻辑思考,而是要求『感觉方面的野性直觉』。

    先不论好坏,泰德的思路就是单纯,这种魔术或许比较适合他的个性。

    「喝啊!」

    泰德的拳头笔直挥来。

    原来如此。

    这几天,泰德的身手似乎稍微进步了。

    只不过,在我待过的两百年前的世界,这种程度的动作,不分年龄谁都办得到。

    程度纯粹是从『一点都不像话』变成『多少好一点』。

    我单手接住他的攻击,直扫他的腿。

    「真慢。这种攻击的速度,苍蝇会停在身上喔。」

    「呜呸啊!」

    泰德发出像青蛙一样的惨叫声,摔飞到数公尺外。

    「怎么了,要放弃了吗?」

    我使出激将法后,泰德拉长音大叫「可恶──!」后,站了起来。

    随后发生了异变。

    「呜哇啊!」

    「喂喂……」

    他不应该猛烈站起来的。

    只见泰德踩到屋顶上的积雪滑倒,掉到后门那侧。

    啊~啊~啊~

    糟透了,他好死不死掉到石板地。

    不过,泰德唯一的长处就是耐操。

    这点程度对他而言是死不了的吧。

    「咿、啊……!好痛……!」

    泰德发出不成声的惨叫。

    眼睛还不断涌出豆大的泪珠。

    原来如此。

    他似乎是在著地的瞬间折断脚骨。

    什么嘛。要庆幸只有骨折吧。

    在之前的世界,骨折是家常便饭。

    脏器的伤修复起来通常很麻烦,接合骨头的魔术倒是比较简单。

    「不要喊痛。你是男人吧。」

    话虽然这么说,泰德也算是孩子吧?

    叫泰德忍住骨折的疼痛是强人所难吧。

    而且无法否认这次泰德受伤,有一部分责任是在我。

    没办法。

    我不太擅长回复魔法,不过若是这种程度的伤,由我治疗的话──

    「泰德!没事吧!」

    巴斯慌张地跑了过来。

    「你等著!我现在就帮你施展回复魔术!」

    喔喔~

    这家伙明明不是《灰眼》魔术师,却会使用回复魔术吗?

    巴斯发动初阶回复魔法──治愈(heal)。

    看来,或许是我稍微小看他了。

    如果魔术的内容得当,我得肯定巴斯的实力……咦?

    「你、你到底……在做什么?」

    「回复魔术那么稀奇吗?你安静一下,不然我没办法集中!」

    这下不妙了。

    回复魔术的意象接近积木。

    程度愈高的回复魔术,积木愈小块,这样思考就容易理解了。回复魔术正是如此纤细的魔术。

    然后,正常堆积木的时候,要用大块积木垫底,以免崩塌。

    然而这家伙的魔术,宛如勉强将大积木堆在小积木上再用黏胶补强,太急就章了。

    呜哇……

    我看不下去了……

    这家伙其实很讨厌弟弟吧?

    那样连接,神经会互相摩擦,痛不欲生喔。

    「呜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事吧!?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就连我都不禁同情起来。

    泰德承受亲生哥哥粗劣的回复魔术,翻著白眼昏厥了。

    「我说,别治疗了,赶快送去医务室比较好吧。」

    虽然贵族少爷(兄)害治疗难度稍微上升,但现在还不迟,只要适切处置就能够充分挽回吧。

    「等一下,在那之前,我问你──」

    「怎样?」

    得赶快送泰德去医务室才行。

    不然你那粗劣的回复魔术,会变成破坏身体的攻击魔术吧。

    「这个伤是怎么回事?」

    「是在玩耍的时候摔下去的。」

    「不是你推下去的吗?」

    「嗯嗯?」

    「我看到了。刚才你绊了泰德的脚。」

    「既然你看到了,也知道后续吧。之后泰德试图站起来──」

    「要称呼『泰德少爷』吧!」

    真是够了。这个贵族少爷(兄)……从刚才就在说什么鬼话?

    现在是拘泥这种芝麻小事的状况吗?

    「你是平民,泰德是贵族。不管再年幼,泰德都是我兰格瓦特家的正统次男。」

    「呃……所以呢?」

    「你那是什么态度?」

    「平民也好,贵族也罢,现在那些东西都不重要吧,得赶快送泰德去适合安顿伤患的地方才行。」

    「居然说不重要?」

    巴斯静静握拳。

    他明显对我释出敌意。

    「土包子『劣等眼』!我要让你后悔对贵族无礼!」

    巴斯朝我掷出某样东西。

    这个举动我稍微有印象。这是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古老作法。

    「我们来决斗!你损害了贵族的名誉。不好意思,我不会饶恕无礼之徒!」

    嗯,对话到一半,我就隐约觉得情势会变成这样了。

    由于不识相的贵族少爷(兄)介入,总觉得事态会变得更加复杂。

    「等一下,我并没有任何理由决斗喔?」

    当然,在我眼中,贵族少爷(兄)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我不可能败北。

    就算决斗一万次,结果都一样吧。

    只是,我纯粹地想在这个世界和平生活。

    而现在,听到吵闹声的居民都聚集到我们周围。

    这样当街引人侧目,称不上是明智之举吧。

    「别、别开玩笑了!你连贵族的尊严都要愚弄吗!」

    啊──巴斯燃起熊熊怒火。

    也对。仔细想想,对方是小孩子。

    在他生气的时候劝他别那么生气,反而会让他更生气吧。

    唔呣呣~

    该怎么办呢?

    搞不好我乖乖答应决斗,一瞬间分出胜负,比较能够免于引人注目吗?

    我强烈地觉得愈是惹巴斯生气,愈会适得其反、扩大骚动。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以后──

    「我知道了。我答应决斗。」

    没办法。

    现在我就乖乖陪巴斯玩吧。

    而且我正好想要『样本』,想知道现在这个时代的贵族,会使用什么程度的魔术。

    只要别使用太招摇的魔术速战速决,就不会受到旁人太多注目吧。

    「呵呵呵,那么就说明决斗的规则!我和你一对一!先让对方说『我认输』的人就赢了!不过,我们岁数差这么多,我就让你……」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必让我,赶快了结吧。」

    比起那种事,我更担心泰德的伤势。

    既然他受伤的原因有一部分在我,我就有义务帮泰德治疗。

    「什么……!你、你到底要污辱我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不妙、不妙。

    看来我敷衍的态度似乎触碰了巴斯的逆鳞。

    巴斯气得声音发抖,全身释放出彷佛随时会砍过来的杀气。

    「好吧。你就用一辈子的时间后悔污辱我!」

    巴斯拔出腰际的剑。

    唔嗯~

    那把单刃剑对小孩子来说稍微偏长,恐怕是给成年人用的真剑吧。

    但是,那和普通的剑不一样,上头经过奇妙的加工。

    「风列刃(wind edge)!」

    巴斯挥下剑的同时,风刃笔直射过来。

    嗯?这家伙比我想的还行喔。

    威力虽然平凡无奇、乏善可陈,但再怎么说,建构魔术的速度都太快了。

    能够以这种速度建构魔术,在之前的世界里顶多只有我能做到。

    既然如此,有问题的就是贵族少爷(兄)手中那把形状陌生的剑。

    那把剑八成暗藏玄机。

    要不然像巴斯这样的小孩子,不可能这么迅速建构魔术。

    「哼!看你的反应,八成是第一次看到魔道具(regalia)吧?」

    魔道具?

    这是那把剑的名称吗?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

    「真是的……实在看不下去,令人无话可说。活到现在居然连魔道具都不知道……你之前似乎住在非常偏僻的乡下地方。」

    「虽然我并不是在乡下生活……」

    重新想想,要向其他人说明我的境遇,是很困难的事。

    我的真实身分是从两百年前转生到未来的魔术师,这种话不管对谁说,都很难取信于人吧。

    「不过的确,至少我不曾看过那种东西。」

    「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答案代替让招。这是辅助建构魔术的道具!」

    巴斯在唾骂的同时,举起手中的剑。

    「──多亏这把剑,我能够以压倒性的速度发动魔术!」

    风列刃再度发动。

    我轻松闪避以后,想到一个可能性,并定睛观察那把剑。

    我发动了应用身体强化魔术的《解析眼》。

    唔嗯唔嗯。

    是吗?原来如此。

    看样子贵族少爷(兄)使用的剑,似乎事先设置了魔术构文。

    也就是说,不必自己组合魔术构文(source),只要往剑输入魔力就能够发动简易魔法。

    「如何!这个速度!手无寸铁的你跟不上吧!」

    该怎么说……就是做得很好的玩具吧。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形容。

    要我来说,使用那种道具,看起来只像是脚不方便的老人拄著拐杖走路喔?

    魔术并不存在绝对正确的构文。

    因应战况,摸索并建构最佳的构文,是魔术对战的醍醐味。

    「看啊看啊!这就是我的力量!」

    巴斯接连挥剑,但我感受不到半点威胁。

    好慢。

    因为他自不量力,使用那种不适合自己的剑。

    我轻松闪避巴斯的进攻,与他拉开距离。

    巴斯趁这个机会又同样使出风列刃。

    「无聊。」

    我差不多觉得腻了。

    便用左手轻轻打掉巴斯施展的风列刃。

    「什么!?我、我的魔术,居然被你赤手空拳就──!?」

    我一直想不通的谜团终于解开了。

    魔道具。

    这个道具的登场,恐怕就是魔术师水准低落的主因之一吧。

    魔道具的确很方便。

    正因为方便,现在的魔术师应该会这么思考才对──

    『既然有魔道具,不必自己建构魔术构文也没关系啦。』

    实际上,在没有魔族这个天敌的世界,速成的简易魔术就十分管用了吧。

    但是,真悲哀啊。

    在我生活的两百年前的时代,并不是魔道具那种玩具行得通的环境。

    就结果而言,魔道具夺走了魔术师『懂得思考的脑袋』。

    「那就是魔术吗?我还以为是在施放气球。」

    「──唔!就是你的!那种态度!」

    巴斯气疯了,他连续施展魔术构文完全相同的风列刃。

    没办法。

    这是配合协助我考证的谢礼。

    我就为你示范原汁原味的真正魔术。

    「风列刃。」

    我选择的魔术和巴斯使用的一样,都是风列刃。

    一道光芒闪烁──

    我建构的风列刃贯穿巴斯的魔术,飞了过去。

    「噗呸啊!」

    瓦砾崩坍,巴斯则倒在地上躺成大字。

    我当然有手下留情。

    虽然我有加上抢眼特效,好让巴斯理解实力差距,但威力应该有减到相当弱才对。

    依赖魔道具的战斗方式的人,不可能像这样做出临机应变的应对。

    我走过瓦砾,靠近巴斯。

    果然──

    巴斯尽管意识模糊,不过伤势没有大碍的样子。

    「为、为什么我会……被你这种平民……」

    唉呀。

    说到这个,我都忘了。

    这次决斗的条件,并不是让对手无法战斗才对。

    「如何?想说『我认输了』吗?」

    「龌龊……劣等眼的小鬼……!谁要向你认输……!」

    真是够了。

    那个高傲的自尊心就不能分一点到其他地方吗?

    如果自尊心不是立基于自己的成就,而是建立在他人所给予之物,这个人就完蛋了。

    话虽然这么说,我也不是恶魔。

    再继续追击也无济于事,决斗游戏就到此中止吧。

    就在我正想要给予他慈悲之前──

    「呶哈啊!」

    瓦砾崩塌声和巴斯的惨叫声(第二次)一同响彻周围。

    将地上的巴斯踢飞的人,是我也很熟悉的人物。

    「呃……莉莉斯,你在做什么?」

    「非常抱歉,亚伯大人。因为附近遗落了垃圾。」

    我想问的并不是那种事。

    你姑且是在贵族少爷家工作的家庭女仆吧?

    我总觉得对雇主使用暴力实在不妙。

    「唔噗噎……莉莉斯……!这到底是做什么……!?」

    「住口,再也不许说话。不准你再继续侮辱亚伯大人。」

    「咿──!?」

    莉莉斯对巴斯释放杀气,而巴斯完全就是一副害怕的模样。

    啊~啊~

    巴斯直至刚才前还心仪著莉莉斯,甚至到想告白的地步吧?

    总觉得这会让他留下一辈子的心灵创伤。

    「亚伯大人,非常抱歉。这次冒犯是我监督不周。」

    「不,没关系。我不在意。」

    「……但是,看这个样子,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那个人是不是做了相当无礼的发言?」

    「喔,我并不在意他歧视我的眼睛。因为我从以前就习惯了。你就原谅巴斯吧。」

    巴斯这次的发言,和两百年前的人们说的,相较之下算小儿科。

    在以前的世界,常常有人只因为拥有《琥珀眼》,就不被当人看。

    而这个世界的人固然鄙视琥珀眼,可是不会更进一步攻击。

    「喂,那边的你。」

    「咿!」

    「感谢亚伯大人宽容大量的处置。这次特别既往不咎,赦免你的罪。」

    「…………」

    我懂。我懂喔。

    巴斯的想法,我瞭若指掌。

    你现在想要说出口的话恐怕是『为什么是我这个贵族乞求原谅!正常不是反过来吗!?』。

    但是,说出那种话就完了。

    因为巴斯知道莉莉斯再来真的会杀了他,所以一句话都不敢说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悲哀。

    束手无策的巴斯已经无能为力。

    巴斯的自尊心完全粉碎,只是趴在地面凄惨哭喊。

    ~~~~~~~~~~~~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

    泰德的伤我也有能力治疗,但我也姑且想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医疗魔术师的水准。

    因此我爬到树上,从窗外偷偷观察医务室里贵族少爷(弟)的情况。

    「完全康复需要六个月。」

    「是吗,这样啊?」

    「少爷,我知道您正值爱玩的年纪,但是要忍耐喔。」

    完全康复需要六个月吗?

    还真是花时间。

    就算贵族少爷(兄)的回复魔术导致症状恶化,我也不认为伤势有那么严重。这

    个世界似乎果然连医疗魔术师的水准都低落了。

    喀嚓。

    我确认著老医生离开医务室的时机,从窗户潜入。

    「奇……怪……?是亚伯吗……?」

    「对。伤势还好吗?」

    「嘿嘿,那是当然的吧。这点程度的伤,连擦伤都算不上!」

    贵族少爷(弟)表现得很刚毅,不过难掩疲态。

    「ZZZ……」

    过了一会儿,泰德就发出细微鼾声睡著了。

    唔嗯,话说回来,他的睡相还真难看。

    从这个男人的脸,依旧感觉不到半点知性。

    「我可等不了六个月这么久喔。」

    我在空中变出几道术式的魔术构文。

    《破坏术式──蹩脚的回复魔术(little healing)。》

    《重新建构术式,治愈魔术。并行发动,回复魔术。》

    《身体强化魔术,变化应用,增进治愈力。》

    好,这样就行了吧。

    我解除巴斯施展的差劲魔术,重新施展接合骨头的魔术。

    此外还增进治愈力,这样泰德应该很快就会痊愈才对。

    「不好意思,泰德,很不凑巧,我这个人很性急。」

    当然,贵族少爷(弟)的伤势变成怎样都不关我的事。

    只不过,少了一个每天陪我运动的伴,对我也是一大损失。

    这个男人还有很多利用价值。

    得请他赶快把伤治好,今后也继续为了我付出贡献。

    ~~~~~~~~~~~~

    「嗯嗯?请问是哪位?」

    从那场决斗后,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

    那天清晨,当我打开玄关门时,一名陌生的年轻男子就站在门口。

    「你该不会是……巴斯吧?」

    我半信半疑,姑且一问。

    因为他的发型变了,我一时认不出来,但再仔细看,服装和五官有一部分和以往的贵族少爷(兄)一致。

    不知道怎么回事,贵族少爷(兄)的头发剃成惨不忍睹的模样,弥漫著悲壮感。

    「无礼之徒!要我讲几次你才会记得称呼少爷!好痛!」

    在巴斯身后,蓄著宛如狮子的鬃毛──更正,蓄著胡须、不苟言笑的男子打了巴斯的头。

    男子的发色和泰德一样是烧焦的麦芽糖色。

    他的眼睛颜色则是擅长水属性魔术的《碧眼》。

    「幸会,我叫作艾凡斯•兰格瓦特,亚伯大人。」

    具有威迫感的低沉声音报上了名字。

    只见艾凡斯随即当场跪下。

    「亚伯大人,这次真的非常抱歉!我在此跪下求您了,恳请原谅小犬!」

    嗯?这个人突然说些什么?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从一开始就没生气啊。

    「父亲大人!为什么要向这种平民、而且还是劣等眼道歉!这个叫亚伯的男人是我们家雇用的女仆的弟弟吧!」

    「蠢蛋!你胡说什么!」

    「叩!」低沉模糊的声音响起。

    结实的拳头扎实陷进巴斯的头。

    唔嗯,加乘上体重的这拳真是可圈可点。

    泰德的身体能力恐怕是遗传自父亲吧。

    「听好,巴斯,我就趁这个机会先说清楚!并不是我们雇用莉莉斯大人!是莉莉斯大人雇用我们!」

    「…………什么?」

    巴斯听到艾凡斯的话,顿时说不出话来。

    原来如此。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我终于懂了。

    我一直感到不可思议。

    为什么像莉莉斯这样的上级魔族会服侍人类。

    就算时代改变了,魔族在人类底下工作,也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是为什么?

    为什么莉莉斯会从事侍奉贵族的工作?

    恐怕是莉莉斯握有这名贵族的把柄吧。

    魔族要混在人类之间生活,势必会碰到种种障碍。

    为了活下去,于是利用贵族的权力──这是魔族在这个时代的一种处世之道吧。

    「小人在此──!亚伯大人!求求您!求求您,高抬贵手!」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下跪真是震撼。

    巴斯被父亲抓著头,尽管浮现屈辱的表情仍然跟著磕头。

    究竟是怎样的把柄落入别人手中,自尊心很高的贵族才会像这样下跪?

    下次见面问一下莉莉斯这部分的原委好了。

    「抬起头来吧。我并没有生气。」

    「对于亚伯大人的宽大处置!感谢之至!真的非常谢谢您!」

    「…………」

    我一表达谅解,艾凡斯就更加卖力磕头,彷佛会陷进地面。

    我明明叫他抬起头来。

    这家人真的都是一群不听人说话的家伙。

    「呜呜……算什么东西……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明所以被迫下跪的巴斯哭丧著脸,以剃得光秃秃的脑袋朝我磕头。

    ~~~~~~~~~~~~

    那天晚上,隆冬的厚厚云层覆盖整片天空。

    完全没有月光,顶多只有兰格瓦特卿的府邸窗户泄漏的橙色魔光灯光,还称得上显眼。

    长长走廊铺著红毯,一名男子抬头挺胸走在上面。

    少年的名字是巴斯•兰格瓦特。

    他曾经引以为傲的金发被剃光。

    他的眼神阴沉且充满敌意,甚至使得那双翠色眼睛看起来像黑色,拳头握得很紧。

    他敲了敲走廊尽头那扇深茶树色(old brown)的门。

    「进来。」一道低沉、充满份量的说话声传来。

    「叨扰了,父亲大人。」

    这里是这间府邸主人的书斋。

    其中的人正是蓄著像狮子一样的胡须、身材魁梧的男子──艾凡斯•兰格瓦特。

    「这种三更半夜,有什么事?」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父亲大人,能不能将莉莉斯和亚伯赶出这座领地呢?」

    这句话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艾凡斯尽管说不出话,仍然摇了摇头。

    「不行。」

    「为什么!那些家伙──」

    「我之前也说过了吧。莉莉斯大人不是单纯的女仆。她是我的恩人,我不能无视她的意思。」

    「那又怎样!」

    巴斯语气激动,声音在夜色之中回荡。

    其实,巴斯满十岁时就听父亲说明过,莉莉斯并不是单纯的女仆。

    这座村子在地理方面有许多不利要素,能够有今天的繁荣,大部分要归功于莉莉斯中肯的指点、建议。

    「就算不依靠那种家伙,我们已经有能力自行统治领地了,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才对!」

    「……巴斯,你那么说就错了。」

    「错了?父亲大人倒是说说看哪里错了!」

    「爸、巴斯哥,你们从刚才开始在吵些什么?连走廊都听得到声音……」

    穿著睡衣的泰德开了门,打著呵欠走进来。

    他的脚卷著治疗用的石膏绷带,一圈一圈缠得像白铁一样。

    「泰德,你能走了吗!?」

    「嗯!你看!就像这样可以正常走路喔!活蹦乱跳的!」

    巴斯惊愕地提问,泰德则若无其事地回应他。

    艾凡斯见状,虽然有所察觉却没说出口。

    「巴斯、泰德,等时候到了,我就会告诉你们真相。我会说明莉莉斯大人和我的关系,以及为什么我要对莉莉斯大人表达敬意。」

    「……父亲大人,连我们这种贵族都得向她低声下气,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凡斯一度沉默。

    他本来预定告诉两个儿子莉莉斯是魔族,因此藏匿她。

    但艾凡斯直觉感受到──

    巴斯现在受到非常灰暗的感情驱使。

    就算是儿子,也不能对这种状态的他泄漏秘密。

    「您不回答是吧。」

    「我无法回答现在的你。」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就算了!」

    父亲不正面回答,使巴斯更加不悦。

    但是过了片刻,巴斯看似想开了。

    「父亲大人!能不能推荐我进入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呢!」

    「────唔!?」

    听到巴斯的话,父亲艾凡斯缓缓摇头。

    「那不成。你要留在这座领地,学习如何当领主。我们当初是这么约定的吧。」

    亚斯理亚魔术学园,是培育出众多菁英魔术师的名门学校。

    只不过最起码要花五年才能够毕业,艾凡斯对于是否要送儿子们入学,抱持观望不前的态度。

    「我想学习更强大的魔术!更强、更犀利!将敌人碎尸万段、将竞争者毫不留情地甩在后头,我会学会这种凌厉的魔术!然后成为不输给平民,不对,甚至不会输给贵族、不输给任何人的最强魔术师!」

    艾凡斯很惊讶。

    在艾凡斯眼中,巴斯这个儿子很聪明,而且无论何时都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感情。

    是因为弟弟泰德很淘气,所以更显得如此吧。

    「……巴斯哥,不必这样钻牛角尖。」

    「吵死了!你这个贵族之耻!」

    这时巴斯采取的行动令父亲艾凡斯错愕。

    巴斯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狠狠地推开受伤的弟弟。

    「不可以!还不住手吗!」

    「可是……是这家伙……是这家伙不好……!明明是贵族却和平民打成一片!」

    巴斯一再重复宛如小孩子的言行,艾凡斯对巴斯改变了评价。

    不管怎样,他都不可能将『领主』的工作,交给现在这个状态的巴斯。

    就这层意义而言,巴斯的要求正合艾凡斯的意。

    「好。我就推荐你进入亚斯理亚魔术学园。」

    「……真的吗!?」

    「对。你就去国外增广见闻,多加确认世界有多么宽广。」

    「……我就相信父亲大人会答应我。感谢父亲大人。」

    巴斯甩开艾凡斯的手,离开书斋。

    看著巴斯的背影,艾凡斯内心感到痛苦──自己是哪里教错了呢?

    「……泰德,你没事吧?」

    「痛痛痛……不过,我没事。」

    「是吗?」

    尽管遭受巴斯不讲理的暴力,泰德的应对却很冷静。

    看样子自己实在没有看儿子的眼光。

    泰德虽然看似调皮,其实在精神方面比哥哥更『成熟』。

    「泰德,我想告诉你真相。」

    「爸?」

    「……泰德,以前莉莉斯大人救过我一命。」

    「咦?」

    「在某个下雪的日子,我在森林中狩猎时,突然差点遭到魔物攻击。」

    艾凡斯刻意不告诉泰德,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艾凡斯和莉莉斯结识,已经是超过二十年前的事了。

    「原来是那样吗?」

    「是啊。从那之后,我就承蒙莉莉斯大人照顾。在我心目中,莉莉斯大人是好邻居,也宛如人生的导师。」

    当时两人的关系,有一点像现在的亚伯和泰德。

    艾凡斯回想起那天的事。

    他问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时,莉莉斯给了意外的答覆。

    『有一天重要的人醒来时,我希望给那个人一个能安心生活的环境。』

    第一次听到这个理由时,艾凡斯觉得不知所云,但他现在能够理解那句话的意义。

    那天,艾凡斯在森林中差点遭到魔物攻击时,莉莉斯『留艾凡斯活口』,全部都是为了今天这样的日子吧。

    「喔,我都不知道。原来那个女仆姊姊有这样的一面。」

    「是啊。所以泰德,你不能变得像巴斯那样。你要和莉莉斯大人他们姊弟好好相处。」

    「不必爸吩咐!因为亚伯是本大爷我的小弟……不对,是重要的伙伴!」

    因为幼稚的理由不断拒绝亚伯的巴斯,和选择接受亚伯的泰德。

    兄弟两人的未来以这天为转机,清楚分出明与暗。

    ~~~~~~~~~~~~

    我想谈谈在那之后的事。

    自那天起的一个月,我得到了非常平稳的日常生活。

    早上听著小鸟啁啾声醒来,和莉莉斯一起享用早餐,在书库念书直到过了中午。吃完莉莉斯预先做好的午餐以后,睡一小时午觉。

    醒来以后继续窝在书库研究魔术。

    午后的阳光照进书库。

    我打著呵欠,忽然看向自己倒映在窗户的脸。

    从那天以后,一次都没玩过和贵族少爷(弟)的鬼捉人游戏。

    唔嗯,果然不定期运动身体就会退化,这样不行啊。

    我将视线往下看向书本,不过很快就决定阖上它。

    我的耳朵不会遗漏房间外的『噪音』。

    没错。从那件事以后,『目前』一次都没玩过鬼抓人游戏。

    「拜会!今天也请多指教!师父!」

    门被粗鲁地打开,泰德闯进书库。

    自从和巴斯决斗以后,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唯独产生一个小小的变化。

    「……喂,我说过好几次吧?在我读书时要静静开门。」

    「先别说那个,师父!赶快继续教我昨天的魔术!本大爷我其实已经快要掌握诀窍了!」

    「…………」

    没错。我的日常生活产生的变化,就是不知何时,泰德把我当成『师父』黏著我。

    当然,最初我拒绝了。

    只不过不管拒绝几次,泰德都执拗反抗,不肯停止叫我『师父』。

    「脚好像已经不会行动不便了。」

    「嘿嘿!那当然。这点小伤,在我泰德大人眼中连擦伤都不算!」

    少骗人。你说谎。

    你从屋顶掉下来的时候,不是潸潸流下豆大泪珠吗?

    「既然如此,要重温那个吗?」

    「咦?重温什么?」

    我拿起挂在一旁的围巾,围在脖子。

    「鬼捉人游戏。」

    贵族少爷(弟)简直像知道主人要陪自己玩的狗一样,露出闪闪发亮的眼神。

    「好耶──!今天我一定要裸过师父!」

    「充满自信是无所谓……我昨天教你的身体强化魔术的应用,要使出来喔。抓到诀窍了吧?」

    「哼哼──!包在我身上!」

    回答得宜是泰德少数的优点,但这家伙真的很多时候都只有回答可圈可点,这点构成了我的烦恼来源。

    我打开窗户以便出去外面。

    凉爽的风吹进来,放在桌上的书随之翻页。

    我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就这样开始缓缓流动。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