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三话 贵族少爷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这是……怎样……?」

    我彻夜未眠,时间来到隔天早上。

    在阳光中得知『这个世界的现状』,我难掩惊讶地大叫。

    这个世界有两个巨大变化。

    首先是这个世界『技术革新』的事实。

    这可以说是这世界值得欣慰的进步。

    『魔石』能够随著使用方式转换成各种能量,由于『魔石』加工技术发达,这个世界的文明水准有了爆发性的进化。

    例如,昨天莉莉斯为我说明的『灯泡』就是如此。

    由于抽出魔石的能量,在各种产业引发创新,大众的生活激烈变化。

    但是,也有很多地方让我嗤之以鼻,我必须说「有必要连魔术办得到的范畴,都自动化吗」……

    没错。

    问题就在那里。我惊讶的第二个事实是──

    「竟然有这种事。魔术师的水准低落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例如,我现在读的这本书正是个典型。

    虽然写得长篇大论、天花乱坠,不过这本书描述的技术,在两百年前的时代,是连不满十岁的小孩子都理所当然会知道的内容。

    不过,这本书还算好了。

    其中甚至有一些书,堂而皇之地刊登、介绍、解说错误的魔术构文。

    你真的用这个魔术构文建构过魔术吗?

    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

    错误百出,这样建构魔术百分之百会爆炸喔。我这个专家说的准没错。

    我伸懒腰,并跳下椅子。

    我打开门,想让房间通风一下,唉呀,没想到门前放著面包。

    『亚伯大人,早餐和午餐放在这里。我去工作。傍晚以后会回来,请在家里自由活动──莉莉斯。』

    她留下这张字条,恐怕是贴心地顾虑到我读书读得正专心吧。工作……工作吗?

    也对。

    莉莉斯也是靠做著某种工作维持生计。

    我很在意。

    她在这个满是人类的村子,究竟做些什么工作呢?

    「可恶……差不多想睡了……」

    我从刚才就不停打呵欠。

    以这具年幼的身体熬夜,果然吃不消吗?

    算了……

    既然差不多想睡了,读到一个段落就结束吧。

    我接受莉莉斯的好意,啃著面包回去读书,随后──

    喀嚓!

    这是玄关门打开的声音。

    嗯?好像有人进来屋里了。

    气氛和莉莉斯的气息明显不一样。

    充满活力蹦蹦跳跳的脚步声一路朝书库靠近,某人发出「砰!」的一声开门。

    「拜会──!」

    你是来踢馆的吗?

    突然踏进书库里的人,是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约十岁的金发少年。

    「嘿嘿──!你就是莉莉斯的弟弟吧!」

    不对。并不是。

    是怎样?这家伙知道莉莉斯,所以是莉莉斯认识的人吗?

    看起来是普通的人类少年,不普通的部分顶多只有那身装扮吗?

    宛如烧焦的麦芽糖色金发梳理得光洁又整齐。

    身上的服装相当抢眼。

    红色外衣布满繁复过头的花纹,衬衫衣领绣著花卉。

    原来如此。

    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或贵族吧?

    既然如此,我想起了邻居。

    隔壁有栋巨大豪宅。是那家的小孩吧。

    伤脑筋。这位小朋友跑进我们家究竟有何贵干呢?

    「开心吧,平民!从今天起,我泰德大人就收你当小弟!」

    喔喔,这个小孩子,其它什么话都不说,开口竟要收我当徒弟吗?

    无视就对了。无视。

    不管哪个时代,都普遍存在这种小鬼头。

    「喂喂,我在叫你啊──!莉莉斯的弟弟──!我想想,是叫亚培吧?」

    「是亚伯。」

    「喂──!亚──伯──!当我的小弟啦!你知道小弟吗?就是义弟喔──!」

    「抱歉。很遗憾,我对师徒关系没兴趣。」

    「怎样啦──!当我的小弟啦──!」

    可恶。今天真是烂日子。

    像小孩子一样大呼小叫的有钱人少爷,完全没有要离开房间的意思。

    没办法。

    虽然我没有吓唬小孩的嗜好,但这样下去没办法专心读书。

    要稍微威胁他吗?

    我下定决心,阖上书本。

    「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和我扯上关系。你晓得这个眼睛吧?」

    说实话,我不擅长这种演技,但两害相权取其轻。

    我用散发黄金光辉的眼睛──《琥珀色眼睛(umber eyes)》睥睨著入侵者。

    和魔族相同的琥珀色眼睛,在这个世界是不吉利的象徵。

    这下这家伙再也不会想要和我扯上关系了吧。

    「咦?你……那个眼睛的颜色……!?」

    泰德少年退后一步,我紧迫追击,将目光转向他。

    很好很好,似乎管用。

    这时候再加把劲,进一步威胁他好了。

    「呵呵呵,没错。实不相瞒,我就是魔族一脉相连之眼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

    接下来泰德采取的行动,大大违背我的预想。

    不知道怎么回事,泰德看著我的脸捧腹大笑。

    「噗、噗噗!真的假的!这、这不是《琥珀眼》吗──!」

    莫名其妙。

    泰德哈哈大笑,在地上打滚。

    「第一次看到──!原来真的有!《琥珀眼》!」

    怎样?这是怎么回事?

    这幅光景过于冲击,我惊讶得阖不上嘴。

    「喂!泰德!不可以擅自闯进莉莉斯小姐府上吧!」

    和这个泰德长得很像的金发少年,一副慌张的样子来到房里。

    对方看起来比泰德大两、三岁。

    从外貌推测,两个人应该是有血缘的兄弟吧。

    「巴斯哥!你看,这家伙!我第一次看到《小鸡眼(chick eyes)》!」

    是怎样?这个小鬼头从刚才就在说什么?

    算了,泰德的话终究是幼童的胡言乱语吧。

    到了巴斯这个年纪,就算不愿意,也会意识到琥珀眼是怎样的存在吧。

    「……原来如此。我听莉莉斯小姐说,拥有惊人才能的弟弟会搬来住……看样子似乎是我期待过高了。」

    「…………」

    嗯?莫非这个哥哥也是同类吗?

    这对兄弟从刚才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事到如今不必说明也知道,在这个世界,琥珀色眼睛是『最强』与『最恶』的象徵。

    不对,该不会……

    「在这个世界,琥珀眼是受人轻视的东西吗?」

    「噗哈!巴斯哥,这个叫亚培的平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耶!」

    我已经连订正名字都懒了。

    现在的我就是如此大受冲击,以致目瞪口呆。

    「听好,亚培!那个小鸡色眼睛,表示所有属性的适性都是零!火、水、风也好,生产魔法、治愈魔法也好,是全部都不能用的《零之眼》喔!」

    「泰德,还不住口吗?讲得太过火了。」

    真是令人惊讶。

    的确。琥珀眼确实是需要修练的眼睛。

    具体而言,若没有近十年的修练,所有属性的魔术都无法上手,是属于大器晚成型。但是,经过十年修行就能够成器。

    琥珀眼修练完成后,就可以使用所有属性。

    最终(当然也有个人差异)能够近乎完美地使出全属性的最强魔术。

    虽然曾经遭受不讲理的迫害,不过在性能方面,可以说是比其他眼睛突出的存在。

    「呃,你是亚呸先生,是吗?」

    那个宛如※独树一格叫喊声的名字是怎么回事……?(译注:原文为「アベシ(あべし)」,是『北斗神拳』著名临死惨叫声之一。)

    「我叫亚伯。」

    「亚伯先生,抱歉家弟说了失礼的话。」

    巴斯轻轻低头致歉。

    喔,免礼──我尽管这么心想,但只小声回答『没关系,我不在意』。

    「泰德也道歉。」

    「咦──我不要!对方是《小鸡眼》。」

    「不行,泰德,现在这个时代就算不会魔术,还是能够过著幸福的人生。亚伯先生也有自知之明,想必今后也会侍候我们,泰德要和他好好相处喔。」

    嗯,你叫巴斯?

    显然你在根本部分也轻视琥珀眼的人。

    我个人没那么讨厌泰德这样彻底的笨蛋,可是非常怕像巴斯这种拥有半吊子智慧和自尊心的人。

    「来,泰德,我们回家学魔术吧。天选之人就必须有所成就。」

    「是是是。就这样,改天见,小鸡眼的亚比!」

    门被胡乱关上。

    真是的……说真的到底是怎样……?

    这对兄弟像暴风雨一样,突然闯进人家家里,接二连三对我进行毁谤、中伤。

    然而──是吗?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我取出历史文献。刚才读的……是『战争史』。

    这个世界,至少过去一百年都不曾和魔族发生战争。

    也就是很和平。

    没有魔族,就必然不再有人害怕魔族拥有的《琥珀眼》。

    更进一步地说……本来灼、碧、翠、灰、黑五大眼只要稍微练习,无论是谁,都够轻易学会擅长属性的魔术。

    反过来说,大器晚成的《琥珀眼》,没有一定的修练就很难学会魔术。

    所以在魔术水准低落的这个时代,拥有《琥珀眼》的人沦为大众漫骂『零适性、零必要性』的『嘲笑对象』。

    啊啊,是吗?

    后知后觉的我好像终于明白,莉莉斯为何会戴彩色隐形眼镜隐藏眼睛颜色。

    我个人无法喜欢像彩色隐形眼镜这种伪装自己的装饰品,但既然有苦衷,会戴上它也情有可原。

    迫害之后是嘲笑吗……?

    伤脑筋。

    琥珀眼要像常人一样过著普通生活,原来是如此困难的事情啊……

    ~~~~~~~~~~~~

    「原来你的工作是仆人吗?」

    「是,没错。啊,在这个世界是称为家庭女仆的工作。我穿女仆装好看吗?」

    莉莉斯回来之后微微一笑,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彷佛在炫耀自己的衣服。

    那是接近黑色的墨绿色围裙洋装。

    不对,配合这个时代的用语,称为女仆装比较好吗?

    「嗯。还满合适的吧。」

    「呵呵呵,那就好。那么我这就准备晚餐。」

    「拜托你了。啊,还有……」

    「是?」

    「……我终于知道你用彩色隐形眼镜隐藏眼睛颜色的用意了。」

    「是吗?这样呀。」

    我起初以为,她戴彩色隐形眼镜单纯是为了隐瞒魔族身分,但其实背后隐藏别的意义。

    只要查过书库的书就清楚明白了。

    在这个世界,拥有《琥珀眼》的人是嘲笑对象。

    而且程度不是闹著玩的。

    刚才贵族少爷的反应一点都不特别。

    在这个时代,《琥珀眼》的人同样难以生存,只是意义和以前不同。

    「在这两百年,魔族几乎失去力量。」

    莉莉斯一边做菜,一边娓娓道来。

    我则默默翻阅从书库拿出来的书。

    「亚伯大人带领著勇者队伍讨伐了魔王。之后,人类在各地和魔族余党发动战争……人类最后获胜了。」

    「是吗?」

    「是。然后魔族溃灭了,世界因此恢复和平,魔术师的水准随之低落。结果──」

    「人类不再害怕琥珀眼,连琥珀眼只要锻炼就能够获得最强力量的事实,都完全遗忘在历史彼端,是吗?」

    「真不愧是亚伯大人。正是如此。」

    空间中只听得见菜刀碰到砧板的清脆声响,与暖炉中的柴薪燃烧迸出火花的温柔爆裂声。

    这段对话显得莫名宁静。

    「……莉莉斯,你恨人类……不对,你恨我们吗?」

    魔族溃灭,毫无疑问起因于我们的战斗。

    那一天,在那个时间点,我们将魔王,也就是她的父亲──

    「是呀。我曾经恨过、哭过。」

    切菜声停止。

    我正在看书,没有抬头确认,不过我清楚感觉到来自厨房的莉莉斯的视线。

    「可是,亚伯大人拚命庇护我。而且,之后陪我一起旅行,找寻让我能够安全生活的地方。亚伯大人还记得吗?」

    「嗯。」

    「虽然时间很短,仅仅半个月。但是,那时候亚伯大人指导了我魔术的用法、人类城镇的法律,以及……其他不胜枚举的事。」

    「别岔开话题。你以前明明无话不说。」

    「呵呵,好女人会将秘密当成耳环一样戴在身上。以前,雇用我的酒馆妈妈桑是这么教我的。」

    莉莉斯这家伙,在这两百年变得莫名妩媚。

    真是的,以前明明是那么率直可爱的小女孩。

    「所以……」

    莉莉斯靠近我。

    她单膝跪下,凑近看我的脸。

    「我由衷仰慕亚伯大人。」

    不管再怎么说,她的脸都靠太近了。

    我总觉得开始难为情了起来,于是用手中的书遮住脸的下半部分。

    「是吗?」

    仔细想想,莉莉斯这家伙在这两百年一直等我转生,甚至还帮我准备了能够过著快活人生的环境。

    就算是受到救命之恩,一般应该不会做到这个地步才对。

    「……谢谢。」

    所以,我决定小声这么说。

    说出自己的心情果然很害臊。

    总觉得坐立难安起来,之后我完全不和莉莉斯对上眼,埋首于书中世界。

    ~~~~~~~~~~~~

    然后,又过了一小时。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莉莉斯一起洗澡。

    先澄清一下,这并不是出于我的意思。

    是莉莉斯强行邀我的。

    称为半绑架也不为过。

    「……非常抱歉。先前的对话,使得我对亚伯大人的爱爆发了。」

    「…………」

    是吗?我彻底明白了。

    你得了一旦爱爆发,就会强行绑架他人进浴室的怪病吧。

    很遗憾,凭我拙劣的回复魔法,显然治不好莉莉斯的病。

    「真是够了……男女光著身子在浴缸独处,你明白这个状况的意义吗?」

    「呵呵呵,亚伯大人讲话真有趣。」

    莉莉斯并没有特别害羞的样子,只是窃笑著。

    「恕我直言,亚伯大人。身体尚未发育成熟、连是否已经初次梦遗都令人存疑的男性,说这种话完全没有说服力。」

    「唔……」

    被她说到痛处了。

    现在的我,的确是毫无异性魅力的小朋友身体。

    相较于变成小孩子的我,莉莉斯经过两百年岁月,身体各部位都已发育成长。

    我之前都不知道。

    女性的胸部到达某个程度的大小,就会漂浮在水面。

    居然会有这一天。

    在前世,我超过三十五岁的时候,这家伙还是不满五岁的小不点,现在立场颠倒了吗?

    「……我很幸福。情有独钟的亚伯大人能够意识到我是女人。」

    莉莉斯在浴缸里紧紧抱住我的身体这么说。

    真是的。

    这个女人稍微太小看男人的性欲了。

    实际上,这个年纪的小孩有时比大人还要性欲旺盛。

    可是,伤脑筋了。

    无论在任何领域,我都秉持不能忍受单方面挨打的主义。

    没办法。

    洗完澡以后,我要赌上男人的自尊稍微展开反击。

    ~~~~~~~~~~~~

    竖起耳朵就会听见夜晚的虫鸣声。

    那天晚上,我抱了莉莉斯。

    说实话,前世的我对『变强』以外没什么兴趣,没有抱女人的经验。

    搞不好所谓的幸福,就是指这种感情吗?

    抱了莉莉斯的那天晚上,总觉得我好像睡得远比平常更加安稳。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