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附录短篇 儿时回忆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附录短篇 儿时回忆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我,亚伯,是从两百年前转生到现代的魔术师。

    在我以前生活的世界,我拥有的琥珀眼是受歧视的标志。

    在讨伐魔王的过程中也饱受偏见、歧视以及各种迫害。

    要用力量使别人闭嘴很简单。

    可是,即使用那种宛如恐怖政治的作法迫使周围的人闭嘴,也无法解决问题。

    所以我转生到这两百年后的世界,目的是过著和平的生活,不再因为眼睛颜色受到迫害。

    问题来了。转生后的生活大致和平。

    然而,不管我再怎么期望和平,都不可能过著和麻烦无缘的人生。

    说来话长,总之最近有个男人很烦地缠著我不放。

    「亚伯──!来玩吧──!」

    门砰的一声敞开,一名少年闯进来。

    那名焦糖色短发的少年,是脸有点圆的泰德。

    现在他的脚缠著绷带和夹板。

    他先前从屋顶掉下来受伤了。

    其实,他会受伤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我。

    因为用魔术治疗过,本来应该已经可以走路了才对,但听说主治医生判断,还是姑且用绷带和夹板包扎,禁止激烈运动。

    「是无妨。今天要玩什么?」

    差不多该稍微活动一下身体,泰德才不会闷坏吧。

    正好我现在也考虑来点轻微运动。

    「对了!今天我们去府邸后面的森林看看吧──!」

    唔嗯,森林吗?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我经常因为未知的文化吃惊,至今都还没有余裕到郊外探索。

    「好吧。就去看看。」

    「好耶!我要到处逛──!」

    呼,这个男人完全忘了医生吩咐要静养的事吧。

    尽管还好有我帮忙治伤,但这家伙还是老样子不听人话。

    「亚伯大人,我想今天不要进森林比较好。」

    一边这么说,一边进入房间的,是留著白银长发的美女莉莉斯。

    这家伙是这个家的主人,其实是魔族。

    两百年前我救过她,据说她很想向我答谢,所以一直等著我。

    「……有什么理由吗?」

    「接获报告指出,昨晚森林中出现魔兽。」

    原来如此。魔兽吗?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在两百年后,这个和平的时代依旧存在魔兽。

    「魔、魔兽出现了吗!?好厉害!好想看!」

    不知道怎么回事,泰德听到魔兽这个词就眼神发亮。

    「你为什么会想看魔兽?」

    「咦!因为魔兽很酷啊!」

    很酷吗?

    我歪头感到疑惑,莉莉斯则乾咳一声。

    「绝大多数的魔兽在很久以前被勇者们打倒了,因此数量锐减,现在鲜少出没。」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吗?

    毕竟在之前的世界,我也打倒了很多魔兽。

    在两百年前满坑满谷的魔兽,如今却似乎完全成了稀有的存在。

    「所以,今天请不要外出。泰德少爷也一样。」

    「呿!既然莉莉斯这么说就算了。好吧~」

    泰德一脸不情不愿地回去了。

    等莉莉斯关上门,我开口问道:

    「但是,为什么连我都不能出门?难道你认为我会输给区区魔兽吗?」

    我稍微压低声音这么问。

    假使莉莉斯如此认为,就算我现在的外表年幼,这样小看我实在让人觉得委屈。

    「我发誓,并不是那样的,亚伯大人。现在这个世界,很少人能够打倒魔兽。」

    听莉莉斯这么说,我这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这个世界的魔术师不知道怎么回事,水准一落千丈。

    是因为和魔族不再战争,还是因为魔道具的技术发达,我之前那个世界的魔术纪录几乎都失传了。

    总而言之,现在这个世界的魔术水准低到极点。

    而对付魔兽的有效攻击就是魔术。

    结果可想而知。

    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类要对付魔兽会很辛苦吧。

    「如果我打倒魔兽,会引人侧目吗?」

    「正是如此。据说今晚王都的士兵将抵达这里,明天出发击退魔兽。」

    击退吗?不是讨伐,而是击退。

    现代的魔术师只有这种水准,我只能叹气。

    「唉,算了,虽然很久没和魔兽战斗了,很想小试身手。」

    「我也非常想欣赏亚伯大人的英姿,不过这次就静观其变吧。」

    莉莉斯这么说完对我微笑。

    「说得也是。」我点点头,远眺窗外的棱线。

    ~~~~~~~~~~~~

    那天晚上,兰格瓦特的领地有点热闹。

    话虽然这么说,并不是节庆的那种热闹,这股气氛我也很熟悉,彷佛源自于即将迎接战斗的高昂情绪。

    从窗户看得见扎营的士兵。

    他们给人静不下心的感觉,和伙伴谈笑风生。

    绝大多数的魔兽,在我眼中都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可是,在这个世界却是相当大的威胁吧。

    或许会在这场战斗丧命──为了隐藏这种恐惧和紧张,士兵勉强自己无谓地交谈。

    不管哪个时代的士兵都一样啊。

    我感到怀念,同时也大口叹气。

    今天出现的魔兽,据说是叫作神威的熊型魔兽。

    那是极度怕火的低级魔兽,只要施展火魔术,就会轻易地直接逃走。

    即使是现代的魔术师,应该也能够顺利击退吧。

    我因为口有点渴了,便前往一楼。

    今天莉莉斯不在家。

    她好像要以个人身分做好警备,以免城镇居民受到危害。

    那家伙从以前就是老好人。

    我正在泡茶时,有人敲门。会是谁呢?

    「抱歉,可以开门吗!」

    那是耳熟的低沉男子嗓音。我皱眉开门。

    「莉莉斯小姐在吗?」

    访客是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他蓄著像狮子一样的焦糖色胡须,看起来不苟言笑。

    一双灼眼美如精心琢磨的宝石,身上穿著料子很好的贵族服饰。

    他是泰德的父亲,兰格瓦特领地的领主艾凡斯。

    「莉莉斯现在出门了。」

    「是吗?亚伯大人,不好意思,你有没有看到泰德?」

    唔嗯,看样子他似乎是碰到困扰了。

    自从泰德的哥哥巴斯那件事之后,领主艾凡斯就待我不薄。

    虽然并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总之这时候就好好回答吧。

    「不,没看到。发生什么事了吗?」

    只见艾凡斯呼吸急促地点头。

    「泰德不在家里啊。」

    「难道……」

    「对。泰德或许去看魔兽了。既然莉莉斯小姐不在就没办法。我去请士兵弟兄救援。」

    艾凡斯行礼之后关上门。

    泰德去看魔兽?

    那家伙的确对魔兽挺感兴趣的样子。

    但是,魔兽是野生的猛兽。

    如果去参观魔兽,像那样的小孩子是会被杀掉的。

    我回到二楼。

    坦白说,那家伙不在并不会造成任何困扰。

    不如说那家伙每天都很吵,因而占用我读书的时间。

    但是,再想想。

    今后少一个伴陪我运动,我也有损失。

    而且,如果领主的儿子被杀,那样似乎也很麻烦。

    我套上大衣,围上围巾,打开二楼的窗户。

    启动身体强化魔术。

    魔力覆盖身体,强化全身。

    这样一来,即使身体还没发育完全,也能够获得超越人类的腕力和脚力。

    我打开窗户,朝著美得近乎讽刺的星空跳跃。

    我站在民房屋顶上,视线移向森林。

    每当风吹起,夜晚的森林就吟唱著宛如大海的沙沙声。

    ~~~~~~~~~~~~

    就连月光都拒绝照明的夜晚森林,宛如打翻墨水般漆黑。

    但是,我不需要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森林中到处走来走去。

    身体强化魔术有一个应用方式。

    那就是集中魔力,进行部分强化。

    例如,只要将魔力集中在眼睛,就能够将视力强化到媲美望远镜。

    《身体强化魔术──视力强化•夜视。》

    如果部分强化再更精炼,甚至可以从体温发现隐藏的魔兽或人类进行索敌。

    发现小热源了。是泰德吧。

    附近有另一个大热源,恐怕是魔兽。

    我解除视力强化,跳进森林中。

    「泰德。」

    「亚、亚伯──!」

    泰德蹲缩成一团抽泣著。

    再仔细看,这里是一片洼地。

    原来如此。

    他不仅跌倒导致脚受伤,还不知道方向而迷路了吗?虽然有些擦伤,不过似乎没有遭到魔兽攻击。

    「总之我们回去了。」

    「嗯。」

    泰德擦了擦眼泪站起来。

    与此同时,传来树木折断的声音。

    伤脑筋。

    好死不死,偏偏在这个时机出现吗?

    瞬间拨开树木跳出来的,是宛如白熊的怪物──神威。

    和一般的熊最大的差别,在于它背上有彷佛蝎子尾巴的第三只手。

    尽管没有毒性,那只长长的手的腕力足以将一般成人轻松打飞。

    「呜哇啊!是、是魔兽啊啊啊!」

    「别乱大呼小叫,魔兽会亢奋的。」

    不对,它已经亢奋了。

    只见神威改成四足步行,笔直向我们冲过来。

    我抱著泰德往旁边跳开。

    神威的第三只手有惊无险地擦过我的鼻子。

    「真、真厉害!飞起来了!我们飞起来了喔!」

    「泰德,稍微安静一点。」

    神威站了起来,健臂横扫而来。

    地面削出坑洞,树木从根部倒下。

    当然,那种慢吞吞的攻击不可能打得到我。

    我绕到神威后面。

    「双•火炎弹(twin fireball)。」

    我故意朝神威左右发射攻击。

    火炎弹照亮周围,看得到神威因害怕抖了一下。

    「别打了。再继续打下去,就必须真的驱除你了。」

    我和神威对上眼。

    野生的猛兽,而且还是魔兽,不可能听得懂人话。

    可是,正因为是猛兽,应该感受得到实力差距才对。

    神威从喉咙发出呼噜噜的低吼。

    唔嗯,这有点意外。

    还想继续打吗?正因为是猛兽,应该是保命最要紧才对。

    我观察神威,这才有所发现。

    神威中箭了。

    它粗壮的后脚插著狩猎狐狸用、带著装饰的箭矢。

    原来如此。

    所以它才会情绪暴躁吧。

    我放下泰德,缓缓地靠近神威。

    神威发出威吓声,但我不移开目光。

    因为猛兽会在我方移开目光时,采取意想不到的行动。

    「没事的,我并不是要驱除你。让我靠近你一点。」

    我缓缓地接近神威。

    「亚、亚伯!」

    神威对泰德的声音起反应,动了一下。

    我用目光示意神威:不必害怕,没事的。

    「泰德,绝对别再出声,留在原地。绝对不许动喔。」

    我触摸神威的身体。

    神威持续从喉咙发出低吼。一般来说随时都有可能咬我。

    不过,就算咬我,我也不认为神威能够破解我的身体强化。

    「我不会弄痛你,没事的。现在帮你治愈(heal)。」

    我在神威的身体输入魔术构文。

    然后使它中箭的脚麻痹,拔出箭矢。

    血液从伤口流出,但立刻就因为治愈的效果止住血。

    我在短短几十秒就将伤口处置完毕。

    「这样如何?不会痛吧?」

    虽然不必问也知道结果吧。

    神威停止发出低吼。不仅如此,还用鼻子磨蹭我。

    「这是道谢吗?不必放在心上。」

    我轻轻抚摸神威的额头。

    神威稍微出声以后站了起来,朝著森林深处缓缓走去。

    我目送神威离开以后,面向泰德。

    「好。回去了,泰德。」

    泰德目瞪口呆地张开嘴巴看著我。

    真是的,发什么呆啊?

    我尽管这么心想,仍然背著泰德下山了。

    ~~~~~~~~~~~~

    在那之后,隔天──

    历经魔兽骚动下山后,我见到了莉莉斯和艾凡斯。

    我说明始末,艾凡斯先是瞠圆眼睛,接著说这次得动员全镇表扬我才行。

    但是,我表明我并不想出风头,艾凡斯也答应了,还说会帮我妥善做事后处理。

    我打著呵欠阖上书本。

    今天有点困。是因为身体还没发育完全,所以魔力不足吗?

    说起来,发动回复魔术会消耗相当多魔力。

    神威的身体比人类大上一倍,我在治愈它时,似乎消耗了点魔力。

    突然间,今天的门也遭到某人用力地打开。

    真是的,真希望泰德可以静静地开门。

    不过,泰德今天的神情看起来和平常不一样。

    「唷,亚伯,昨天那个……谢谢了。」

    「道谢就免了。我纯粹是为了自己行动而已。」

    我将视线移向书本,泰德则探头凑近我的脸。

    「诶!亚伯!就当作昨天的奖赏,特别允许亚伯教本大爷我魔术!」

    「嗯?」

    这家伙到底在胡说什么?凭什么我非得教泰德魔术不可?

    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感觉只像惩罚。

    「当然不要。麻烦死了。」

    「嗄啊啊啊──?为、为什么啦!本大爷我亲自拜托你喔!」

    「不要就是不要。听懂了就赶快到别的地方去。」

    我将泰德赶出房间,并立刻锁上门。

    「哇!亚伯,等一下啦──!教本大爷我魔术啦──!」

    从这天起,泰德就屡屡求我教他魔术。

    起初我拒绝他,但是后来我连拒绝都觉得很麻烦,不知何时就开始教起泰德魔术了。

    泰德就这样循序渐进地奠定了「我的徒弟」的地位──

    这是又过了一阵子之后的事情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