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一卷 受虐的前勇者在未来世界从容生活 The Reincarnation Magician of the Inferior Eyes – 第九话 最终测验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在那之后──

    我们顺利结束『威力检查』的测验,移动到其他考场以便接受下一场测验。

    「师父!我、我!是不是很厉害!是不是!是不是!我和师父一样是A判定喔!」

    A判定。因为没有更高的判定了,所以也没办法,但是和泰德相提并论,令我感到悲哀。

    「喔!这扇门后面,好像就是获得『A判定』的考生的等候室。」

    从刚才起,泰德动不动就强调『A判定』的部分。

    八成是因为实技测验获得肯定,相当高兴吧。

    喀嚓。

    我转动门把,打开门。

    里面的人数大约二十出头。

    据说他们是贵族,而且很多人从以前就认识,明明在考试中却和旁人聊天,似乎呈现放松状态。

    然而──

    才一看到我的脸,考生们顿时鸦雀无声。

    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一和我们对上眼就停止交谈,尴尬地低下头去。

    「大概是因为……师父破坏暗黑物质的风声传开了喔。」

    「原来如此。」

    虽然我觉得非常不自在,不过并没有受到他们的危害,所以不需要在意吧。

    我在椅子坐下,小口叹气。

    聚集在这间考场的考生,恐怕大多是自尊心很高的菁英族群吧。

    有人认为输给平民很不甘心,有人觉得明明是区区平民却很烦人。

    然后,也有人仍然觉得自己不可能输,是吗?

    「诶,你!」

    某个女人大步走近我身旁。

    她留著茜色头发,是在校门前看过的女人。

    我小口叹气以后,不和女人对上眼,保持沉默。

    「等一下!你那是什么态度!本小姐我特地找你说话,请你好好看著我!」

    「伤脑筋。我只是闭上嘴巴,以免平民装熟高攀贵族,被认为口出狂言而已。」

    我并不是记恨,而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卷进麻烦里面。

    如果无视就能够免于和茜色头发的女人扯上关系,那是再好不过吧。

    「真是明智。但是,为了我的名誉,我要事先声明。我并不是贵族主义,只是单纯讨厌弱者而已。」

    艾莉莎挺著和年龄不相称的丰满胸部这么说。

    原来如此。

    这个女人之前说过『只对强者感兴趣』。

    虽然也有平民出身的优秀魔术师,但和贵族相比,比例果然低得可怜。

    在这个女人心目中,『只对强者感兴趣』和『讨厌平民』的思维虽然相似,却是两回事吧。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我翻阅手中的书,营造出拒绝艾莉莎的氛围。

    「所以!你!是真的吗?听说你在实技测验时,将暗黑物质的靶子打成粉碎!?」

    「…………」

    自称艾莉莎的女人不客气地在我旁边坐下,单刀直入地拋出问题。

    「好问题。你说呢?」

    「你是怎么建构魔术的?追加构文是什么?重点是,我听说琥珀眼的魔术师搞不定魔术喔?还是其实你有擅长的属性魔术吗?或是曾经在某个著名魔术师的门下修行过?」

    伤脑筋。

    看样子这个叫艾莉莎的女人,似乎不是很识相的类型。

    她一谈到魔术话题,眼神就突然亮起来。

    当然,我大可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但我个人不是很有意愿。

    重点是我讨厌麻烦事。

    总觉得现在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之后将会演变成背负麻烦事的结果。

    就在这时,幸运地天助我也。

    「各位请坐下。接下来说明最终测验的规则。」

    开门进入等待室的,是疑似这次测验负责人的女教师。

    她的眼睛颜色是灰色。

    从身上的白袍,也看得出她是治疗系魔术师。

    「真遗憾。似乎要下次再聊了。」

    「哼!算了,没关系,就算岔开话题也没用。反正这次测验的结果将会明白一切。」

    艾莉莎留下耐人寻味的话,回到她原本坐的位子。

    嗯?这个女人究竟在说什么?

    看样子,艾莉莎似乎事前就知道学园准备的测验项目。

    艾莉莎此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将在听取最终测验内容之时逐渐揭晓。

    ~~~~~~~~~~~~

    考官之一的白袍女子在黑板书写最终测验的说明。

    ──贵族自古就为了各种事物而战。

    有时是女人,有时是领地,有时是生命……理由五花八门。

    在人类和魔族的战争之中亦然。我记得贵族之间经常起冲突。

    每当贵族发生争执,动不动就会搬出称为『决斗』的风俗。

    「最终测验是仿照决斗的实技测验。先说在前头,这场决斗的结果将大大关系到录取与否。」

    明明接下来要决斗,考场的反应却比预想安静。

    原来如此。

    看样子这个最终测验的内容,每年都没有多大变化吧。

    考生似乎都淡淡地接受考官说的话。

    「接下来说明三项规则。」

    她公布了简单明瞭的规则。

    一、一对一较量;

    二、考官会在考生身上施加防御魔术,决定胜败的方式为:防御魔术先遭到破坏的那方输。

    「接下来,我们将为各位考生施加防御魔术。防御魔术能够承受几下低威力魔术攻击;但若受到高威力魔术攻击,可能会一击就会遭到破坏,请各位小心。」

    考官一边说明,一边在自己的身上施加防御魔术。

    唔嗯。

    这个嘛,就仿照决斗的测验内容这层意义而言,这是适当措施吧。

    问题是考官施加的防御魔术不牢靠,但学生之间的战斗,这种程度的防御魔术就够了吧。

    「最后说明第三项规则。对战对手是根据前项测验的结果选定『实力相近的对手』。对手的应试号码写在接下来张贴的布告上面,请各自事先确认。」

    我看看,我的对战对手应试号码是『八十六号』吗?

    这个号码似曾相识,但不记得具体是谁。

    因为我对其他考生完全不感兴趣,根本没确认。

    「又见面了。我可以坐你旁边吗?亚伯同学?」

    就在我想要寻找对战对手之际,面熟的女人叫住我。

    是吗?

    居然是这么回事。

    留著茜色头发的少女艾莉莎,胸前的名牌标示著应试号码『八十六号』。

    「喂,你们看,那个!」

    「传闻中的劣等眼和红发女好像要对战喔!」

    原来如此。

    看样子,我们的对战似乎是这次测验之中备受瞩目的组合。

    考官说过这次的决斗是选择『实力相近的对手』。

    恐怕我和艾莉莎是分别以暂定第一名、第二名的成绩通过前项测验吧。

    「一起跳舞吧。我来确认你的实力。」

    艾莉莎说出游刃有余的话语,朝我伸出手。

    伤脑筋。

    我并不想引人注目,只想低调地、平稳地从学园毕业而已。

    我深深觉得人生这种东西,似乎就是不肯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

    ~~~~~~~~~~~~

    事情变麻烦了。

    入学考试至今,日子都很平淡,没发生大问题,没想到在最后的最后是重头戏等待著我。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得和泼辣的野丫头艾莉莎决斗。

    「快,拔出武器!我要用我的魔术打得你一败涂地!」

    伤脑筋。这个女人真性急。

    眼前的艾莉莎拿著武器,似乎早早就进入备战状态。

    「不好意思,我不用武器。很不巧的是,我不太擅长使用魔道具战斗。」

    「嗯哼,那是讲究什么特别的原则吗?」

    并不是因为讲究原则。

    而是我自己从零建构魔术,比使用魔道具建构魔术还快。

    我的战斗风格并不是那种以『讲究原则』为代表的非理性思考,而是追求极致合理性的结果……

    当然就算我这么说,也很难取信于人吧。

    「理由不告诉你。但是我可以保证,结果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艾莉莎似乎很中意我这番话,嘴角稍微流露笑意。

    「你的战斗方式真是老派。不过嘛,我并不讨厌那样。」

    艾莉莎露出所向披靡的笑容拔剑。

    咻嗡!

    下一瞬间,她宛如橡皮弹起般笔直冲过来。

    原来如此。动作真快。

    在这个魔术衰退的世界仍然残存这等人才吗?我有点惊讶。

    然而──

    在我眼中,艾莉莎的剑击速度相当慢,彷佛苍蝇都能停在她身上的程度。

    我一边强忍呵欠,一边绕到艾莉莎背后。

    「什么──!?」

    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就被我进到自己背后位置,艾莉莎的表情因为惊愕而扭曲。

    不过,她并没有因为这种程度就乱了阵脚。

    这证明她很优秀。要是在每次战斗中,都被对手的行动吓到因此停下来,根本没完没了。

    「炎列刃!」

    接著是第二波攻击,艾莉莎转过头来,从魔道具射出魔术。

    炎列刃这个初级魔术,是火属性的基本魔术火炎弹,加上追加构文『强化锋利度』。

    这个魔术我已经不知道建构过几万次,是入门中的入门。

    这样好了。

    虽然要避开攻击很简单,但一再重复同样的事也显得千篇一律。

    「炎列刃!」

    我决定发动魔术回击,威力恰好是艾莉莎建构的魔术的两倍。

    「咦──!?」

    遭到压倒性的速度反击,艾莉莎浮现绝望的表情。

    铿锵!

    劈啪啪啪啪啪!

    伴随著燃烧空气的声音,我建构的炎列刃吞噬艾莉莎的魔术。

    瞬间,爆炸声响起。

    艾莉莎好像勉强躲过攻击,但我构筑的魔术削掉了地面。

    唔嗯,我做得稍微过火了吗?

    要展现实力差距重挫艾莉莎的心是很简单,不过太早分出胜负也没意思。

    这种模拟战,要激发出对手百分之百的实力进而取胜,才算是赢得光彩吧。

    「喝啊啊啊────!」

    只是,看样子我似乎稍微低估了艾莉莎的能力。

    即使实力相差悬殊,艾莉莎也没畏缩。

    她在浓烟之中隐藏形迹,消除气息,虎视眈眈地窥伺反击的机会。

    『听好,平民!如果想进入我的视线范围,请变得比任何人都强。我只对强者感兴趣。』

    这时,我忽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艾莉莎说的话。

    原来如此。

    看样子艾莉莎心中对强者的尊敬之情,是货真价实的。

    即使处于就算绝望也不足为奇的状况,艾莉莎却看起来打从心底乐在其中。

    伤脑筋。

    我也不小心稍微受到这个女孩的热忱影响了吗?

    虽然只有些微而已,我好像很久不曾觉得和他人战斗有趣了。

    可是,对付认真应战的对手,故意放水延长战斗也很低级吧。

    「策略不错,但选错对手了。」

    「什么──!?」

    我躲过艾莉莎的攻击,迅速建构魔术。

    我接著选择自己长期在实战之中,最爱用的中级魔术。

    「火炎连弹!」

    我从至今的过程,大致掌握了艾莉莎的实力。

    她恐怕避不开接下来的攻击吧。

    因为这个魔术就是专攻那种刁钻的范围所建构的。

    我调节过威力,艾莉莎有防御魔法在还不至于死掉,可是挨了这记攻击很难继续战斗吧。

    这样就结束了。后会有期。

    ~~~~~~~~~~~~

    在只要稍微松懈就会顿时失去意识的紧张压力之中,艾莉莎心如止水地挥剑。

    (这个男人……!很强……!)

    这正是艾莉莎对亚伯抱持的直接感想。

    首先是建构魔术的速度非比寻常。

    起初她也想过或许是亚伯暗藏某种魔道具,但似乎并非如此。

    这个男人完全以赤手空拳的状态战斗。

    真是难以置信。

    能够迅速建构魔术明明是『魔道具』最大的优点。这下渐渐搞不清楚自己使用魔道具是为了什么。

    接著是他的魔术威力非比寻常。

    通常魔术这种东西,威力愈大,非处理不可的资讯量就会大幅上扬,便愈容易出错。

    然而──

    这个男人不管再怎么提高威力,魔术水准都没有下降。

    很强。

    太强了,简直莫名其妙。

    可是,眼前悬殊的实力差距,反而点燃了艾莉莎心中的斗争本能。

    艾莉莎渐渐享受起自己置身的绝望状况。

    「火炎连弹!」

    剎那间,在艾莉莎眼前浮现十二颗火球。

    艾莉莎直觉理解到,那是亚伯要给自己的最后一击。

    每一发炎弹灌注的能量都大得难以置信。

    平凡的魔术师就连要使出仅仅一发合计多达十二颗的火球的威力,都是困难至极吧。

    而当事人亚伯一点都没有使出全力的迹象,看起来还绰绰有余,不敢想像之后将会变成怎样的怪物。

    (……看样子没有余裕留一手了。)

    这次的攻击要完全回避很难。

    话虽然这么说,如果想要挡下攻击,可能会连意识都和身上的防御魔术一起飞散。

    艾莉莎在烦恼之下,最后选择了至今刻意封印起来的第三个选择。

    禁术──《茜射天空(rose madder sky)》。

    这是艾莉莎经过严格修行之后学会的魔术,也是祖先代代传承下来的终极绝招。

    ~~~~~~~~~~~~

    劈啪啪──────!

    轰轰轰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我建构的《火炎连弹》引发大爆炸,冒出阵阵浓烟。

    唔嗯,有点令人吃惊。

    看样子,艾莉莎即使中了刚才的魔术依然平安无事。

    爆炸引发的浓烟减弱,视野恢复清晰。

    随后,我在白烟之中确认到艾莉莎弯身蹲下的身影。

    「同学!你没事吧!?」

    男考官由于担心艾莉莎安危,赶了过去。

    「防御魔术瓦解了!现在立刻弃权!」

    「不,还没结束。」

    艾莉莎表现出坚毅态度,瞥了赶过来的考官一眼。考官不敌她的气魄,

    不自觉吓得抖了一下肩膀。

    「我的确输了比试。但是,现在还在进行个人决斗。」

    她真是好胜得不得了。甚至令人觉得好笑。

    事到如今,不必再确认也知道,这次模拟战的规则是『防御魔术先遭到破坏的那方输』。

    但是,如果这是和测验没有关系的『个人决斗』,情况就不一样了。

    较量将会持续到其中一方无法战斗为止吧。

    也就是说,艾莉莎放弃比试,要在『自己制定规则的较量』中获胜。

    「我……要证明我比谁都强……!」

    艾莉莎将手中的魔道具当成拐杖,拄著魔道具站起来。

    先前魔术对她造成的伤害还残留著吧。

    她的步伐孱弱,令人看了都觉得痛心。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为什么你在这个和平的时代,要这么拘泥于『强』?」

    在我生活过的两百年前的时代还另当别论,在这个时代,像艾莉莎这样好胜的女孩很少见。

    之前贵族少爷(兄)说过──

    在现在这个和平时代,『就算不会魔术,还是能够过著幸福的人生』。

    「和平这种话是幌子。」

    彷佛落下一滴水滴般,艾莉莎冒出这么一句低语。

    「太平的时代……安定的百年……真的是这样吗?邻国库德列亚逐步强化军备,以备迎接或许某一天会爆发的大战。

    魔族也一样,他们真的被消灭了吗?几年前发生过魔族涉案的事件,可是世间并没有大幅报导。只为了保住『和平』这两个字。」

    艾莉莎嘴里溢出的话语,似乎成为自己的燃料,她的眼神逐渐恢复光采。

    「有国际条约就不会发生战争?魔王的灵魂消灭后就再也不会复活?这种事是谁决定的!?我绝对不想在虚假的和平上苟且偷安!」

    是吗?这个女孩的话不无道理。

    现在是和平时代,不过威胁并没有完全消失。

    战火的种子正在世界各地扎根。

    假如和魔族正式开战,这个时代的不争气魔术师将会被扫荡一空吧。

    「所以我要变强!然后绝对要振兴培育我的这个家!」

    艾莉莎这么说著,眼眶稍微泛泪。

    她还要振兴家族,是吗?

    在现代,艾莉莎家里教导的古老想法恐怕不管用吧。

    在这个和平时代,呼吁『防范战争』的人,只会被当成危险人物。

    真悲哀啊。

    把想法和自己不同的人当成敌人,是人类的习性。

    正因为如此,艾莉莎家跟不上现代的价值观,因此没落了吧。

    「禁术,《茜射天空》!」

    艾莉莎高声吶喊,下一个瞬间,她的身体周围浮现魔术式。

    这是一种身体强化魔术吗?我立刻开始解析这魔术。

    这是很复杂的魔术式。

    我总觉得这个魔术脱离学生应有的程度。

    「《术式炎装(physical flare)》!」

    是吗?原来如此。

    我有点惊讶,『那个女人』在两百年后的未来,留下了这个魔术吗?

    从这次的魔术,也能够想像得到艾莉莎成长的家庭。

    我的各种疑问同时解决,豁然开朗。

    先前艾莉莎之所以能够承受住我建构的『火炎连弹』,恐怕就是在情急之下穿上了这件炎之铠甲吧。

    「觉悟吧!现在的我不同凡响!」

    唔嗯,这幅光景还满美的。

    这个叫艾莉莎的女人长相很不错,虽然嘴巴很坏。

    眼前是身穿炎之铠甲的女人。

    那个甚至给人神圣感觉的身影当前,围观者似乎完全看得入迷。

    剎那间,从炎之铠甲上长出两片羽翼,带著艾莉莎高高升上天空。

    「真、真不敢相信!居然飞起来了!」

    「飞行魔术!?那不是都市传说之类的吗!?」

    眼看艾莉莎飞上天,围观者激动起来。

    要建构『飞行魔术』,魔术师的确需要一定的本事。

    能够将这个魔术运用自如的人,在两百年前的时代也不多。

    因为施术者需要具备均衡运用复数属性魔术的技术,才能建构『飞行魔术』。

    先不谈像我这样的琥珀眼,艾莉莎这种『灼眼』魔术师要学会『飞行魔术』,需要呕心沥血的努力吧。

    「就算是你也没看过吧!这个魔术──!」

    不不不。

    你错了,这个魔术是我已经看腻的东西。

    我万万料想不到,两百年前就存在的固有魔术,会原封不动地传承下来。

    艾莉莎家恐怕历代祖先都是一板一眼的死脑筋吧。

    「──证明完毕。《反证魔术》。」

    既然是看过好几次的魔术,当然就意谓我可以使用《反证魔术》。

    《反证魔术》能够解析对方的魔术并使之无效,在对付已经分析完毕的魔术上,能够发挥无与伦比的便利性。

    当啷!

    宛如玻璃破掉的声音响起。

    艾莉莎的术式和炎之铠甲都散裂粉碎。

    「咦!咦咦咦!奇怪────────!?」

    在空中硬生生折翅,当场出丑的艾莉莎用手按住衣服以免走光,同时发出尖叫。

    伤脑筋。

    真是拿这位公主没办法。

    我预测落下地点,顺利接住艾莉莎。

    「你是《火之勇者》玛丽亚的子孙对吧?」

    「────唔!?」

    我提出直捣核心的问题,艾莉莎一副『一头雾水』的样子浮现动摇的表情。

    「你和那个冲动的女人很像,资质不错。继续精益求精吧。」

    呼~这个女人真的和我们同年级吗?

    我总觉得她搞不好现阶段就已经比莉莉斯还要重。

    不巧的是,我没有义务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这个女人。

    艾莉莎跌到地上滚了几圈。

    因为我草率将艾莉莎扔置在地。

    「胜者!应试号码二十七号!亚伯同学!」

    见证我们比试的考官宣布胜负。

    瞬间,彷佛投下炸弹般,围观者爆出热烈欢呼。

    呼~

    艾莉莎的祖先好像完整继承了玛丽亚开发的魔术,真是帮了大忙。

    本来《茜射天空》是燃烧自己生命、换取大幅提升战斗能力的魔术。

    如果战斗拖太久,可能会在术者身体造成致命后遗症。

    「是怎样……?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在艾莉莎眼中,我想必是很不可思议的存在吧。

    艾莉莎倒在地上,仰望天空,浮现目瞪口呆的表情。

    ~~~~~~~~~~~~

    在亚伯他们接受入学测验之后,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今年的考生网罗了相当有趣的逸才。」

    这里是亚斯理亚魔术学园的教职员室。

    和往年一样,教职员室里谈论的话题是今年的考生。

    「喔,是那个G3吧?」

    「等一下,G3是什么?」

    「Genius Three,意思是三个天才。大家都在传喔,今年非直升的学生里有『三个天才』。」

    在教职员室,特别常出现在话题的是泰德、艾莉莎、亚伯三个人的名字。

    三人在总数超过两百名的考生之中展现过人存在感,成为担任考官的教师注目的焦点。

    「喔,这还真是振奋人心。希望我们学生的水准能够因此稍微提高就好了……」

    「就是说啊。希望他们在今年一定要在对抗战中进前三名……」

    亚斯理亚魔术学园有『国内顶级魔术学校』之称,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其实,最近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和其他学校的交流战战绩有下滑的倾向,过去的荣光已蒙上阴影。

    「什么G3?无聊透顶。」

    一名男子如此批评道,彷佛想朝教师们的对话泼冷水。

    男子的名字是艾默生。

    他有著蓬乱的卷发,戴著圆眼镜,是名身材高痩的教师。

    艾默生不随波逐流,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以『怪胎教师』之名著称。

    「真正的天才是亚伯同学,只有他一个而已。」

    艾默生以充满确信的表情,肯定地这么说了。

    「亚伯是那个拥有琥珀眼的平民吧?虽然魔术本领的确有过人之处……」

    「只单纯论实力,艾莉莎同学也毫不逊色吧?」

    「…………」

    耳闻其他教师的品评,艾默生露出看不下去的表情叹气。

    学园教师要负责培育将来的魔术师,他这副德性实在前途堪忧。

    现在正在批改亚伯答案卷的艾默生,发觉亚伯拥有异样的能力,为此感到战栗。

    (居然有这种事。没想到一介学生,竟然能够完美解开『狄波尼克斯最终定理』……!)

    其实亚伯解开的『狄波尼克斯最终定理』是公认的超难题,据说即便是现存的魔术研究者,也几乎无人理解。

    那么,为什么学生测验会采纳这个题目?这完全是因为艾默生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所致。

    当然,出题的艾默生并没有想到会有人写出正确解答。

    (不,这不只是完美,而是超越完美的解答了吧……!?)

    艾默生再仔细确认,亚伯的解答并不是原封不动地搬出现存的『狄波尼克斯最终定理』。

    和一般的『狄波尼克斯最终定理』相比,这个解答处处经过改良。

    如果公布这个事实,将会成为获得国家表扬的伟业吧。

    「呵喔呵喔呵喔,今年似乎也相当热烈地讨论考生哪。」

    「「「学、学园长!?」」」

    一名老人进入了一时喧闹起来的教职员室之中。

    老人的名字是米海尔。

    他是本学园之首,在他年轻时,是王国里数一数二的魔术师、远近驰名的高手。

    米海尔不只是单纯的优秀魔术师,还拥有『勇者的血统』,身为学园的象徵,在国内外都具有强大影响力。

    「他可不是只有『厉害』这种程度而已喔!」

    「喔喔,优秀的艾默生老师居然如此称赞……可见似乎是才能相当惊人的学生来报考了哪。」

    艾默生在亚斯理亚魔术学园,是拥有顶级实力的魔术师。

    年纪轻轻就已经在魔道具开发领域取得好几项专利,周围的教师也都对他另眼相看。

    「对。是个叫作亚伯同学的琥珀眼魔术师。他将来一定会背负这个国家的重责大任,成为最棒的魔术师。我保证!」

    「噗噗──!?」

    学园长米海尔听到艾默生的话,不自觉喷出嘴里的假牙。

    「学、学园长!您怎么了!?」

    「没事,抱歉。艾默生老师,可以再说一次他的名字吗?」

    「是!他叫亚伯。亚伯同学!笔试、实技都获得满分,是学园史上最杰出的天才!」

    「…………」

    米海尔抱著头伤脑筋。

    因为他是教职员室之中,唯一听过『亚伯』这个名字的人。

    「请问,难道学园长认识亚伯同学吗?」

    「不,并不是那样……抱歉哪,艾默生老师,可以更详细地告诉我关于他的事吗?」

    如果是作恶梦,真希望赶快醒来。

    米海尔怀抱著不好的预感,尽可能从教师们口中问出关于亚伯的资讯。

    ~~~~~~~~~~~~

    在看不见前方的黑暗之中,只能仰赖手中的灯光。

    米海尔前往通往学园地底的阶梯。

    (亚伯……居然是亚伯……!?怎么会、怎么会,怎么可能……!?)

    他的视线移向放置在地下通道的持剑骑士石像。

    手指抚摸剑柄部分的徽章,骑士石像便向左移动,随即出现暗门。

    实不相瞒,这扇暗门后面,就是即使在亚斯理亚魔术学园之中,也只有特定人物能够进出的学园长室。

    「我想想,印象中……应该保管在这一带才对……」

    米海尔打开上锁的木桌抽屉,从里面取出严密包装的一枚信封。

    信封里面是一封经日晒而变色、破破烂烂的信。

    敬启 我的子孙:

    你们听好。

    因为是你们,所以我想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真相。

    包含我在内的《火》、《风》、《水》、《灰》四名魔术师,在大街小巷似乎有打倒魔王的《伟大四贤者》之称。

    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真的打倒魔王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名为亚伯的琥珀眼魔术师。

    我们四个人在魔王面前束手无策。

    实际上是亚伯一个人打倒魔王的。

    这正是埋葬在历史背后的真相。

    所以,就算周遭的人称呼你们是『勇者的子孙』,也绝对不要得意忘形。

    真正的勇者只有亚伯一个人。

    这件事要铭记在心。

    风之勇者罗伊 敬上

    再次读这封信的时候,米海尔的手颤抖不已。

    已经过世的祖父以前再三叮咛过一件事,米海尔听到耳朵都快长茧的程度。

    ──《伟大的四贤者》有《失落的第五人》。

    据说那名男子拥有和魔族相同的琥珀色眼睛,因此遭受世间的残酷迫害,尽管拥有压倒性的实力,却没有在历史留名。

    勇者罗伊在讨伐魔王之后也持续留下辉煌功绩,但据说晚年一直很在意销声匿迹的亚伯。

    「呼,这件事究竟是否可以当成偶然?」

    当然,要将其当成两百年以上的前尘往事是很简单。

    不管再怎么伟大的魔术师,都不可能活到两百年后的未来吧。

    没错。

    依常理判断,罗伊描述的亚伯,和在教职员室成为话题的亚伯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但是,为什么呢?

    米海尔身为勇者的血亲与活到这把年纪的长年经验,在他心中投下隐约的不安。

    「必须确认才行……这名少年的实力是真是假……」

    米海尔脸色凝重地低语,在设置于桌前的扶手椅坐下,抚平下巴的白胡须。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cyborg-tl.com) 为你一网打尽!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