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71章 2败俱伤(上)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塔达林圣坛,游骑兵的防线。

  哈特正驾驶着T-280型SCV采集地嗪,这可是个技术活,圣坛里的淡紫色烟雾以极快的速度地涌出,像是井喷的石油。

  想要高效率地采集这些地嗪,其难度不亚于在高温岩浆纵横的红石星采集水晶矿。

  不过虽然哈特只是游骑兵工程团内最普通的一员,但他的技艺却是相当精湛的,游骑兵内的每个SCV都是顶棒的好手,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曾经是管道工,有的甚至还当过UNN的记者。

  这些SCV的年纪比游骑兵内的年轻小伙子们要大上许多,有些人的儿子比他们还要年长。

  然而不要因此就小看这些叔叔辈的游骑兵,他们在战争中发挥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

  在过去的那段峥嵘岁月里,哈特也曾跟着一支帝国舰队远征艾尔,追捕罪大恶极的亡命之徒舍扎尔,也与UED侵略军浴血奋战,在战火纷飞的星球上建起过众多指挥中心。

  他也曾在虫群的包围之下建起地堡与导弹塔,维修坦克与战机。

  游骑兵的工程团还前往过一些人迹罕至,条件恶劣的星球完成过许多采矿任务,为游骑兵的发展提供了至关重要的资源。

  他们是如此的出色,与游骑兵工程团的赫赫战功相比,帝国的那些工程团拍马难及。

  革命的事业让哈特不顾一切的奋战在第一线,除了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他就是再苦再累也没有任何怨言。

  当然还有工作中还有一点小麻烦,这让他一直颇有微词,那就是这架建筑工程车的气候调节系统实在是太没用了,工程车内太过闷热,哈特不得不汗流浃背的工作一整天。

  等这次任务完成,发了薪水,一定要给自己的宝贝工程车安一个好一点的空调。

  正想着,他通过工程车内的伺服系统驱动爪式夹钳,精准又快速的操作着采集所用的地嗪罐,脑子里却琢磨着该怎么跟工程团的老大提提安空调的事。

  “老爹,还有多久才能采集完毕?”忽然,通讯频道内传来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哈特听得出来是汉斯上士,这个刚过二十的小伙子是个很有礼貌,并且非常能干的士兵,他是最近一年才加入游骑兵的。

  那时这个面容清秀的青年总是唯唯诺诺的,满脸农家孩子的羞涩,汉斯总是会谈及自己死去父亲的伤心事,说爸爸为了保护自己被异虫撕成了碎片,妈妈没有赶得上最后一班回家的飞船。

  说着说着,他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悲伤的泪水落在衣褶上,斑驳又模糊。

  而哈特已经在休伯利安上待了四年了,他与很多游骑兵的关系都非常好,也很乐意帮助沉浸在痛苦回忆里的新兵。

  他像父亲一样关怀着这个孩子,因为汉斯几乎跟自己的长子一般大。

  渐渐地,在哈特的关照下,汉斯适应了休伯利安号上的生活,并顺利完成了新兵训练营的试炼,成长为一名杰出的游骑兵,一名勇敢的军官。

  汉斯与其他游骑兵一样尊敬哈特,只是在称呼上有所不同的是,他总是会喊哈特老爹。

  对汉斯来说,哈特就像父亲一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

  “还得再等五分钟。”哈特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说。

  “那好。”汉斯应了一声,接着高声喊了起来,“我们再坚持五分钟!”

  哈特在单向的通讯频道里听不到其他战士的回答,

但想必此刻应该是吼声如雷,游骑兵们最不缺乏的就是干劲与斗志,这也是他喜欢这些棒小伙的原因。

  同时哈特尽可能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迫使自己不去想象士兵们战斗的画面,血肉横飞的战场上尸横遍野,每一个游骑兵的牺牲都让他心中绞痛。

  他将视线紧紧地锁定在圣坛上,尽量使得自己能够心无旁骛的工作,背后就是游骑兵依托地堡建立的防御阵地,星灵正对他们发起猛攻,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

  在这个时候,哈特都会启动工程车的降噪系统,因为他宁可去幻想自己的空调,也不愿意触及这份血淋淋的残酷,然而这一切却是他终究要面对的。

  突然之间他的驾驶舱侧面出现了一个陆战队员,那个士兵正不断后退,一边射击一边更换弹夹,高斯步枪喷吐着枪焰,射出一发又一发铁钉。

  显然是有着什么敌人在追逐着他。

  不,防线崩溃了!

  哈特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守备这块圣坛的游骑兵不过几十人,更多士兵分散在其他圣坛处。

  他们不能在同一个圣坛浪费太多兵力,必须争分夺秒,用最快的速度取得任务限定的地嗪份额。

  可这非常冒险,也意味着一些被塔达林重点进攻的区域很可能就会全军覆没。

  那个游骑兵站住了,他离哈特不过只有十几米远的距离,对于穿着动力装甲的陆战队员来说,这不过是几个呼吸就能够迈过的距离。

  他的敌人是一名手持血色双刃的星灵战士。

  “该死!汉斯,怎么回事?”哈特停下手中的工作,转身看向了背后的战场,紧接着他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那是……哈特从未见过庞然大物,极长的机械肢跃过工程师们修建的地堡,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空中降下深红色的能量光柱,数个游骑兵瞬间就蒸发了。

  一个漂浮在空中,穿着漆黑铠甲的星灵不过是抬了抬手,一位披着重甲,高达三米的劫掠者就轰然倒下。

  他的身前跃现出巨大的暗红色能量光球,所经之处土地都被烧得焦黑,躲闪不及的游骑兵被炸得四分五裂,残肢与动力装甲的碎片被爆裂的冲击波抬升至空中,又纷纷扬扬地落下。

  “我就在你身边!”通讯频道中又骤然响起了汉斯的声音。

  “星灵有多少人?”哈特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之前那个退到他身边的游骑兵就是汉斯。

  “他们的数量比我们还要多。”汉斯一边开火一边大喊。

  汉斯面前的星灵战士身体上有着一层荡着涟漪的幽能护盾,高斯步枪的射速是每秒钟三十发,子弹能够达到超音速,却仍然无法破开幽能护盾。

  “我们必须撤退!”哈特嘶吼着。

  “运输机还在路上。”汉斯平静的说,“老爹,我一直都相信,即使是地狱都飘扬着自由的旗帜。”

  话音戛然而止,那个星灵战士欺身而上,将光刃刺进了汉斯的胸膛。

  “混蛋!”哈特眼眶欲裂,他操纵着工程车的双足奔跑起来,接着启动推进器,眨眼睛就来到星灵的面前,他用夹钳钳住其身体,另一只机械臂上的钻机旋转着捅进他的幽能护盾,捅进他的心脏。

  星灵挣扎了片刻后眼中的光芒就熄灭了,化作血色的光芒消散一空。

  哈特来不及感伤,因为更多的敌人扑向了他。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