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52章 背叛者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圣堂武士希尔是航母哥特号的舰长,她是位迷人的女性星灵,皮肤光滑细腻,身姿优美,披着浅蓝的长袍,以一根漂亮的丝带束起长长的神经束。

  希尔正伫立在航母的舰桥上,透明的舰桥外墙连接着浩瀚无垠的星海,凉薄的光芒铺在肌肤上,滋养着她的身躯。

  她有理由为这艘伟大的航母感到由衷的骄傲。

  哥特号已经服役了数个世纪,执行过无数保护殖民地人民安危,驱逐入侵者的任务。

  航母的曲线优雅,精美绝伦,仿佛巧夺天工的工艺品,甲板被相位技师们打磨的有如镜面,各项武器系统的数值都要超过正常的标准许多,其上的的船坞搭载着数以万计的舰基拦截机。

  其内的圣堂武士都是身经百战,立下汗马功劳的精英战士,他们曾经在极端恶劣的殖民地环境中击败凶恶的野兽,披荆斩棘,帮助他们的人民建立了数目众多的殖民地。

  在执行此前任务之前哥特号最大的遗憾还是没有在艾尔陷落之际及时返回,没有能够与伟大的圣堂武士塔萨达尔一起并肩作战。

  无法目睹其驾驶着甘翠梭号与主宰一同化为艾尔上空最闪耀的烟火,这简直令他们抱憾终身。

  可现在,哥特号上的圣堂武士们收获了新的耻辱,不仅无法成功逮捕黑暗执政官欧雷加,还在拜舍尔损失惨重,导致战斗编制残缺不全。

  现在拜舍尔外太空轨道上的四艘航母内部的作战人员严重不足,只剩下维护飞船的相位技师。

  这是这支航母编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惨败。

  “En aru’din adun,舰长,我有一份重要的情报要转达给您。”一位佝偻着身子的奈拉齐姆老者缓缓地走到希尔的身边。

  星灵的生命周期是非常漫长的,能够让一名曾经英勇善战的黑暗圣堂武士苍老成这样的,一定是极度漫长的岁月。

  一个暗影导师,他一生教授过许许多多的黑暗圣堂武士,如今他为虚空辉光舰舰队教导能够将虚空幽能引导进棱镜核心的暗影学徒。

  “En taro adun,长者,但说无妨。”

  希尔点了点头,自从大主教阿塔尼斯决议组建黄金舰队以来,越来越多艾尔星灵与奈拉齐姆合作研发的战舰加入了作战序列。

  同样的,也有越来越多的奈拉齐姆战士进入舰队,他们与艾尔星灵舰队士兵,齐心协力,通力合作,共同为达拉姆的强大而努力奋斗。

  虽然彼此之间仍然摩擦不断,纠纷不停。

  “欧雷加马上就要离开他的躲藏地点,准备前往塔达林的母星斯雷恩。”奈拉齐姆长者说。

  “斯雷恩?”对于长者能够清楚地知晓欧雷加的行动希尔没有感到任何惊讶。

  一年前,这名暗影导师的一名弟子曾经进入了欧雷加之拳,并且静静蛰伏起来暗中传递消息。

  那是在欧雷加被封印之后的事情了,他甚至没有见过那个弟子。

  “欧雷加想要做什么?斯雷恩是塔达林的大本营,虽然不清楚他们的具体实力,但这些疯狂的家伙一向不会放过侵入他们领地的敌人。”她问长者。

  “我的弟子并不知情,他只是个最底层的相位技师。”长者回答说。

  他的弟子并不总能成为黑暗圣堂武士,有些最终失败了,这些失败的人要么选择碌碌无为,浑浑噩噩度过一生,要么以另外的方式继续为奈拉齐姆效力。

  与艾尔星灵一样,

奈拉齐姆内部也是有许多不同部落的,这些部落就像是人类的氏族一样,各个氏族擅长的本领都有所不同。

  比如艾尔星灵一些氏族出产强大的圣堂武士,有些则是技艺精湛的相位技师与科学家,还有的氏族盛产执法官。

  说是天赋,更像是命中注定,因为他们几乎一生下来,未来的职业就已经确定了。

  而奈拉齐姆也是如此,内部不同的部落风俗也不尽相同,只不过他们更喜欢自由独立,向来不喜欢为命运所束缚,所以艾尔星灵的阶级制度对他们并不适用。

  “欧雷加的意图实在是难以猜测。”长者说,“我们原本塔达林可能与其是联盟关系,或者说欧雷加依附于塔达林。”

  “他的逃跑路线也很奇怪,除一开始是在人类星球外,蒙莱斯、拜舍尔,包括现在的斯雷恩,都是塔达林的地盘。”

  “可是欧雷加每次都要大开杀戒,无论是人类还是塔达林,他都没有心慈手软。”希尔看向星空,语气有些茫然。

  “我们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欧雷加总是那么疯狂。”长者叹气,“他教唆我的族人走上邪恶的道路,并且一步步把他们推进堕落的深渊。”

  “要是黑暗教长还在我们这里就好了,就像过去那样,他会将欧雷加绳之以法。”

  泽拉图出走已经很久很久了,自从他满怀着愤怒与痛苦杀死为刀锋女王控制的女族长拉莎加尔,这名勇敢的黑暗圣堂武士就被那份深深的愧疚折磨得不成样子。

  是的,艾尔的坐标是泽拉图暴露的,但是他的初衷不过是为了斩杀脑虫扎滋,谁能想到主宰还能借此连接他的思想窥视艾尔的坐标?

  受人敬仰的女族长固然是泽拉图亲手所杀,但他真的已经别无选择了!

  泽拉图为了拯救拉莎加尔不惜为刀锋女王卖命诛杀脑虫,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等到凯瑞甘愿意把她还给自己的时候,他才发现女族长原来已经被控制了。

  他能怎么办?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那时杀死拉莎加尔不过是为了拯救她高贵的灵魂,那意味着救赎,就连女族长在弥留之际已经清醒过来的时候,也原谅了泽拉图,并且就将带领奈拉齐姆的重任托付给他。

  可是泽拉图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愧疚与自责之中,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被悔恨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泽拉图没有履行他黑暗教长的职责,他把自己放逐在冰冷幽暗的宇宙之中,暗自神伤。

  他的族人没有怪罪过他,一切的职责都源于这位奈拉齐姆智者崇高灵魂的自我拷问。

  “泽拉图……”希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泽拉图在艾尔星灵们心中地位一直是非常微妙的,毫无意义,他是名可敬的长者与勇士。

  “他不会再回来了。”

  但他们还是心存芥蒂,无论如何,艾尔坐标泄露一事,始终无法让痛失家园与亲人的艾尔星灵释怀。

  “欧雷加还是需要我们亲手缉捕,以公平公正的法律审判!”希尔掷地有声。

  “我的学徒说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将再次打断虚空遥望者的折跃进程,只是……”长者没有继续说下去,相信希尔也很清楚,这一次欧雷加之拳的其他相位技师肯定都有所防备,那名学徒很可能因此而牺牲。

  “如果有必要的话。”希尔看着长者,“我不希望走到这一步,但我们已经耽搁了太久。”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