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312章 真理之狗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该实验样本――跳虫生命体,额……你们管这小家伙叫什么来着?真理之刃还是真理之狗,啊那其实没什么两样,你们真搞笑。哈哈哈……哈哈……哈……不好笑吗?”

  “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这里死气沉沉的,你们都不怎么开口说话……如果星灵有嘴的话……我是说,不必在意。噢听着我现在一点儿不尴尬,不要同情我!”

  斯台特曼依旧穿着他那身白大褂,兜里揣着掌上游戏机。他戴着很旧的边框眼睛,顶着很重的黑眼圈,面色蜡黄。

  他正和二十几位黑暗帝国科学家待在阴影之都的异虫研究实验室里,这里几乎是斯塔特曼做梦都想得到的顶尖研究所,星灵闪闪发光的心能水晶和人类可能几个世纪都难以企及精密设备让他着迷。

  每一位星灵科学家放在泰伦帝国那就是异虫生理学的大师,他们要是想要出书,斯台特曼打赌出版社的人一定能挤破脑袋。

  星灵科学家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逻辑缜密学识渊博,科学家们睿智敏锐、善于学习和思考,他们在生活和社交上几乎没有什么要求。在几个世纪的他们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简单生活,竭尽全力为抵达着科学的尽头迈出自己最坚实的一步,发明创造造福星灵帝国,那就是他们此生最大的意义。

  重要的是,星灵可能活得比斯塔特曼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要久。这些星灵科学家本就是不输于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和天才,在历经几名甚至超过十名人类一生时光的洗礼和沉淀以后,他们在科学的神圣殿堂上已是登峰造极。

  斯塔特曼在这些星灵科学家们的身上已经学到了其作为人类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知识,受星灵人工智能科技的启发,他对智能机械的研究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尽管斯塔特曼是个说话不怎么着调,不擅长与人相处科技宅,但他在善解人意的星灵那里总能得到谅解。这位年轻的人类科学家几乎不想离开拜舍尔了,这里简直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天堂。

  “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该跳虫生命体真理之狗的有机组织结构复杂程度已经远超其同类,而肌肉组织的效率则是一般跳虫生命体的五倍。”斯塔特曼看着被封存在水晶静滞舱中一动不动的跳虫断牙,对着身边的星灵科学家们说。

  “跳虫源自一种名为沙丘跳跃者的生物――反正我是这么叫这玩意儿的,虫群对这种跳鼠一样的小怪物进行了一系列丧心病狂的改造,糅杂了至少十五种不同生物的基因。异虫一直都这么干,它们喜欢把其他各种生物的优良基因和器官融合到同一个模板上。这么说吧,虫群是最杰出艺术家,它们会将几十种不同的生物切割成基因层面的碎片再把这之中最好最棒的那些组合在一起,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制造属于我的虫群了。”斯台特曼一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就成了话痨,这与他打失落的维京游戏时的自闭模式完全不同。

  “异虫氨基酸能将死去的细胞物质与正常蛋白质结合并形成新的细胞,这种结合并不会受到生代细胞退化规律的影响。简单来说,异虫不会老死,但这不适用于人类,这种对自身细胞的快速改变将永远地作用于细胞结构,其结果不言自明。”

  斯台特曼身边的星灵科学家都在进行着手头的工作,

有人在操作着控制台,另一些人则忙于用幽能集束刃切割异虫留作研究。这些科学家来自各个部落,有些人曾是艾尔的卡莱难民,不少人亲自上过战场手刃异虫,他们见惯了血腥的场面,切割手法也残暴了一些。整个实验室看起来都好像是前线,到处都是处于静滞状态的残肢以及一些半解剖的异虫活体。

  科学家们时常会停下手中的工作附和斯台特曼几句,这总好过让他看起来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

  “什么,谢谢我的科普?不用谢。你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打造艾贡?斯台特曼的虫群,那可有的说了……我还没想好。”一个身着轻薄长袍,裸露的左肩有一根紫色肩带的奈拉齐姆学者抬起头问了斯台特曼几句,顿时让这位年轻的科学家不知所措。

  这时一位身披暗红色长袍的高瘦塔达林星灵走了过来,斯台特曼知道这位性格跳脱古怪的塔达林西蒙深受黑暗执政官欧雷加的信任,参与过好几项黑暗帝国武器和护甲的设计。

  在作为相位技师的同时他还是一名对异虫生理学研究颇深的科学家,其基于异虫独特生理学构造而创造的护甲增强、舰板自适应性修复能力等衍生科技已经在黑暗帝国舰队和建筑上得到采用。

  “斯台特曼,欢迎来到我的异虫实验室。”塔达林西蒙说。

  “我们对真理之狗的最初改造已经完成了,它的新陈代谢速度被极大地提高了,未来其体内将产生更多的酶以提高能量产生率,这使得它的移动速度得到显著提高。与此同时它的肾上腺系统也被我的手下――我的同胞从根本上改造了,腺体产出将得到有效地提高,超量产出的肾上腺素会大幅地提升了这条小臭虫的攻击速度。这个时候,我就要叫它――疯狂的、断了一只牙的小狗。”

  现在黑暗帝国的星灵无论出身都一律称呼对方为同胞或者我的族人,不再以奈拉齐姆或者塔达林扎库林相称。一些塔达林暂时还没有改过来,常常会冒出奴隶仆从、死徒先锋这样的词汇来,这在骂人词汇匮乏的星灵帝国中逐渐成为一种脏话。

  “肾上腺素,它像坐过山车一样刺激,人类的陆战队员都爱它。UU看书www.uukanshu.com 提神醒脑,很有用。”斯台特曼说,“但你们为什么要叫它真理之狗,我知道母巢之战早期的进化未完善的跳虫看起来真像一条扒皮狗,但我原以为星灵不知道什么叫狗。”

  “我当然知道,那是一种跟跳虫长得差不多的哺乳动物,但异虫不是狗,它们是从平静的水面突然跳出来,追着你屁股后面乱咬的丑陋鲨鱼。”西蒙回答说,“至于为什么要叫它真理之狗,这是欧雷加大人的叫法,那么不管这名字多么难听我不会介意。”

  “好吧,西蒙,我的地嗪带来了吗。与地嗪相比,速溶咖啡不值一提。”斯台特曼忽然问西蒙。

  “什么,什么地嗪,那叫造物主之息,那个东西!走私地嗪是犯法的,我可不想第二天醒来看到欧雷加之拳的人。”西蒙鬼鬼祟祟地掏出一小罐地嗪。

  “人类对地嗪的抵抗力非常差,我警告过你。你要是真疯了,那得怪埃蒙。”

  “我会小心的,赞美拜舍尔,地嗪太伟大了。”斯台特曼接过地嗪说。

  “好了,我是来把真理之狗带走的,你暂时只能研究其他异虫个体。这是来自真理者之塔的命令。”西蒙说着找来了几个塔达林科学家,“好在黑暗军团长给我们送来了一些混合体和莽兽。”

  “带到哪儿?”斯台特曼随口一问。

  “泽鲁斯,原始异虫的诞生地。”西蒙说。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