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29章 我最痛恨的人还是自己啊(2)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星际纪年2495年,泰伦联邦麦哲伦空间站。

  这是由黑色钢铁打造的牢笼,墙壁厚达两米,四周布置着数目众多的监控设备,甚至还驻扎了一支由联邦陆战队直接派遣的中队,号称是连苍蝇都飞不出去的监狱堡垒。

  监狱内关押着臭名昭著的星际海盗头目、罪行累累的叛党、被终身监禁的死囚乃至于用作科学研究的危险标本。

  一条幽暗深邃的走廊一直通到监狱的最深处,那里囚禁着的无一不是非人的凶残怪物。

  不过数米宽的走廊内时时刻刻都部署有身着动力装甲陆战队员小队来回巡逻,金属之间的低沉的碰撞声在狭隘的空间里久久回荡。

  有位中年模样,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正领着一个咖啡色眼眸的青年沿着走廊向着内部走去,经过的陆战队员见到他都会停下行军礼。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轻声交谈,声音低不可闻。

  “前往幽灵学院的飞船暂时停留在这里进行休整,我有任务在身,正好带你来看看我的一位老朋友。”男人说。

  “你的老朋友为什么会在这里?教官。”青年有些不解。

  “我记得你提及过这里面都关了些什么……”

  “是的,最无可救药的人渣,怪物,以及疯子。”教官点点头,“我的老朋友已经疯了八年了。”

  “呃……”青年有些语塞,“难以置信。”

  “还记得我对你提及过的心灵感应吗?”教官看着青年。

  “通俗来说就是读心术,每个幽灵都应该拥有这种能力,这是基础。”青年回答说。

  “与你想的一样,我的老朋友也具有心灵感应能力,具有成为幽灵特工的潜质。”教官说,“只是很可惜,他最后疯了。”

  “那时候他还只有十岁。”

  “拥有心灵感应的人会疯?”青年一愣。

  “有这种可能。”教官语气颇为遗憾,“有时候在心灵感应方面太过敏感,心理素质稍差一点的就会直接崩溃。”

  “他还只是个孩子。”

  “那他的PSI值该有多强?”青年有些错愕。

  “8级。”教官说,“我想你还没有确切的概念,普通人的PSI在0~2级,他们几乎没有幽能,而3级以上的人会对通灵者,也就是具有心灵感应的人会产生一些奇怪反应,具体表现为或轻微或剧烈的头痛症状。”

  “通常幽灵牧者的数值在3.5左右,而达到5级,才是通灵者,这是受训成为幽灵特工最基本的条件。”

  “7级比8级差了多少?”青年知道自己的PSI是7级。

  “7级最多也只能做到心灵感应的程度而已,而到了8级就大不一样了。”教官说,“那时你就能够凭借你强大的精神力移动一些物体,如果我们将这一能力用来攻击……”

  “用精神念力让电子产品爆炸,或者是将敌人抬至空中让他动弹不得,甚至是直接扼住他的咽喉,当然最简单的方法是摧毁他们的脑组织。”

  “这让我想起来我曾经在个人终端上浏览过的一些……玄幻小说……”青年摊了摊手。

  “玄幻?这是魔法,年轻人。”教官没好气的说。

  “魔法……只是我们没有法杖,也没有漂亮的女巫。”青年吐槽说。

  “至于那个孩子为什么会疯掉,很简单,他的心灵感应太强了,以至于被他杀死的人的记忆也会保存在他的脑海之中。”教官继续说,

“后来我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那场并非他本意的心灵爆发之中,有几百个人因他而死,包括他的父母。”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杀死了自己的父母、邻居和无辜的人……这实在是太残忍了。”青年惋惜的说。

  “当时正是我负责的那个项目,这个孩子刚刚来到幽灵学院时原本是很冷静的。”教官说,“我和他交谈了很久,情绪一直非常稳定。”

  “可我们没有想到,正是这个孩子太过坚强,在情感最终爆发时才会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脸上闪过惊惧的神色,“当时我不在现场,躲过一劫,他杀人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段监控,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那是鬼神一般的力量,在场的所有人转眼间就全部倒下,桌子和椅子被弯曲折断,墙壁凹陷,到处都是刺耳的呲啦声。”

  “有些人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溢出鲜血,另一些人的脑袋像是西瓜一样轰然破碎炸裂,白色与红色的瓤溅得很高。”

  “怎么可能?”青年难以置信,“这还是人类的力量?”

  “当然。”教官这么说着,却轻轻摇了摇头,“你可能无法理解,其实人类一直在进化,而通灵者,就是最先进化的那批人。”

  “未来的人类……可能与现在完全不同。”

  “匪夷所思的理论。”青年愕然,“我完全无法理解。”

  “这只是一种猜想,你知道的,做研究这一行的,这一点很重要。”教官微笑着说。

  “等一下……我们现在要去找一个随手就能把我们捏死的魔鬼?”青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不怕他直接把我们干掉?”

  “应该不会。”教官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上头说那个孩子已经康复了,要我来审核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再培养成为幽灵。”

  “天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康复!”青年不想自寻死路。

  “不用担心,这个孩子现在也有十八岁了吧,当初他的病症就不算太过严重,只是很长时间不说话,一个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憎恶的表情而已。”教官拍拍青年人的肩膀。

  “我想他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真该死,你是我见过最不靠谱的教官。”青年骂骂咧咧,自从他遇到这个总是笑嘻嘻的教官之后,性格就好了很多,至少再不是冷冰冰的,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面瘫脸。

  教官说其实你这个家伙要是正常一点长大的话绝对是个逗比,你只是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才总做出那副愚蠢的模样。

  自以为封闭自我就算是成功逃避了一切,其实不过是个窝囊鬼,你应该多笑一笑,这世界上的痛苦烦恼也太多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要是连笑容都不曾拥有过,那也太悲哀了吧。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给你,不靠谱的的学员。”教官回敬他说。

  “好了,我们到了。”突然,教官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扇银灰色的铁门,门上有一块巴掌大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表面却灰蒙蒙的,像是许久没有擦拭过,上了一层很厚的灰。

  “正在进行视网膜扫描……”

  “确认身份……”

  “执行指令……即将开启……”

  一连串的提示音响起,门前两个手持高斯步枪的陆战队员立即升起面罩,朝着教官点了点头。

  “这里关着的东西非常危险,这是监狱长让我带给您的忠告,一旦有任何异常发生,我们有权立刻终止这项计划。”一个陆战队员说。

  “知道了知道了,替我转告那个老家伙――你他娘的怎么还是这么隆!苯坦傺劬σ坏伞

  “我们进去。”

  青年硬着头皮刚刚跟着教官走了进去,差点没被里面的空气呛着,浑浊不堪,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让人无法呼吸。

  里面空间很大,约有一百平方米,却只一把椅子,一张床。

  床上坐在金发碧眼的少年,他低着头,长长的额发几乎都把眼睛遮住了,他穿着纯白色的长衫与短裤,瘦骨嶙峋的,肌肤比女孩还要白皙,看起来倒不像是十八岁的年轻人,而是个瘦弱的小孩。

  他缓缓抬起头,与青年四目相接,冰冷的眼睛里流转着金色的幽光。

  “仔啊,你终于来找阿爸我了?”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