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27章 为我效命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马汀,这是什么玩意儿?”克里斯牙齿都在打颤,他又不傻,要是真踹了那个东西的屁股,立马得变成烤乳猪。

  不过这个庞大无比的毛线球究竟有没有屁股,还有待商榷。

  “星灵的黑暗执政官,纯能量体。”马汀回答说,“之前UNN曾经报道过,这种怪物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末日降临,有个名叫欧雷加的黑暗执政官曾经毁去了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

  “这么恐怖?”克里斯目瞪口呆,“纯能量体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说……”

  “是的,也就是说这个黑暗执政官浑身上下都是幽能,这是个能够顷刻间摧毁城市的怪物。”马汀感觉自己的作战服都被炙烤的就要融化了。

  “真变态。”克里斯评价说。

  “那咱们赶紧逃吧!”他猛然间反应过来。

  “你以为我不想逃啊!麻烦你睁大眼睛看看周围。”马汀恨恨的说。

  克里斯这才把目光从那个黑暗执政官的身上收了回来,赫然发现他们两个身边已经围满了手持幽绿光刃黑暗圣堂武士,他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不至于吧!”

  “你们不用再挣扎了。”黎初诺看着这两个人类幽灵特工,“我带来了具备反隐功能的侦测器。”

  欧雷加之拳散落在外面的斥候一早就发现了人类的秃鹫车并且立即就携带着侦测器向着这里赶来,他们一到,黎初诺确认坐标,马上就能赶到战场。

  其实他不用那么大费周折,欧雷加随便一个闪烁就可以降临到几公里之外,想要秒杀他们更是挥挥手的事情,但黎初诺只是更加谨慎一点而已。

  “我……”克里斯默默举起了双手,“我投降……”

  “你怎么这么怂……”虽然马汀知道他们除了投降外根本别无选择,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他的投降速度。

  星灵是与人类完全不同的生物,鬼知道他们俘获人类之后会做什么?生物实验?还是直接制成标本留给下一代的星灵学者观摩研究?

  “那你反抗给我看啊。”克里斯斜着眼睛看向马汀。

  克里斯的事情能叫做怂么,那叫从心。

  “那么现在……臣服于我。”黎初诺直接使用了精神控制,他右手一点,指向了克里斯,汹涌澎湃的幽能顿时涌向了一脸懵逼的幽灵。

  “为我效命。”

  他还没有使用过这个技能,而这个幽灵显然看着就是个咸鱼,控制起来应该会轻松一点。

  “你对我做了什么?”忽然克里斯露出惊恐的表情,他抱住头蹲在地上,额上青筋暴起,双眼赤红一片,血色的幽能自体内涌现而出,强大的能量波动将一旁的马汀都震退了几步。

  “克里斯!你怎么了?”马汀惊愕的看着他,这个家伙的PSI值绝对不止八级。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克里斯痛得在地上满地打滚,“要进来了……”

  “呃啊!”

  黎初诺盯着惨叫连连的幽能特工,心想游戏里黑暗执政官的精神控制那是一用一个准,哪怕是幽灵都瞬间控制,怎么到他用时就不灵了呢。

  难道是因为太久没用,生疏了?

  于是黎初诺朝着克里斯又释放了一次精神控制。

  结果克里斯只是叫的更惨烈了而已,黎初诺还是没有感受到控制成功后应该拥有的精神链接。

  怕不是英雄单位?

  黎初诺这么想着,又丢出去了一发精神控制。

  克里斯忽然瘫在地上,两腿一蹬昏了过去,再没有了声音。

  看到这幅场景,黎初诺果然又感受到了与这个幽灵建立的精神链接,不禁点了点头,这个克里斯・戴尔无论是精神强度还是幽能都非常强大,是少有的精英幽灵。

  就是吸地嗪吸多了,脑子有坑,可惜了。

  我说嘛,男性的幽灵英雄才几个,怎么可能就让我碰上。

  那么……下一个。

  黎初诺把目光转向了马汀。

  即使是幽灵特工的作战服能够调节体温,即使是这个黑暗执政官的温度高到能够蒸干大地,马汀还是感到了一阵接一阵的恶寒。

  “你这个魔鬼,你对克里斯做了什么?”马汀不由得退后了两步。

  “忍着点。”黎初诺懒得跟他解释,反正都要被自己控制了,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他抬了抬手,又是一发精神控制。

  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幽灵既没有抱头惨叫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与黎初诺四目相接。

  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你……怎么不叫?”黎初诺沉默了一会儿,说。

  “你控制不了我的,怪物。”马汀死死的盯着黎初诺。

  “我不是克里斯那种怂包。”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意志强大的幽灵。”黎初诺很是满意,“你会是非常出色的部下。”

  “为出色的部下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当然都是值得的,让我看看你的过去,你的痛苦,你的仇恨,然后你的精神会慢慢崩溃,直到……”

  “你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我。”

  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他拥有仇恨,拥有复仇的欲望,就必然能够为欧雷加所控制,哪怕是再强大的精神,也有软弱的地方。

  除非他的幽能与精神强度都要超过欧雷加,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当然,能做得到的人屈指可数。

  马汀隐藏在面罩之后的脸突然变得苍白起来,他瞪大了冰蓝色的眼睛,其中满是讶异,渐渐的他双膝一屈跪倒在地,喉咙发出一种近乎于哽咽的声音。

  随即他身体前屈匍匐在地,戴着手套的双手抓在龟裂的土地上,十指深陷其中,无数或痛苦或快乐的记忆骤然将他紧紧包裹,令他想要落下泪来。

  那些是被联邦幽灵学院洗去的记忆,被马汀心甘情愿抛弃的悲伤过去,如那些被他杀死的亡灵一样,又来找他了。

  夏伊洛的小镇,余晖下金色的麦田,爸爸送给他的磁悬浮单车,妈妈做的苹果派,还有莉娜婶婶的披萨,凯森叔叔的褐色牛仔帽,以及那坐落在小河边的纯白色风车。

  他跟哥哥一起登上了小镇旁最高的山,他们一起看着深红的的太阳坠落在交织着天空与麦地的地平线,绸缎似的河流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哥哥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那一刻马汀觉得太阳就升在了哥哥的脸上,他面庞上的光辉就是明媚的阳光。

  “马汀,你现在也是个男子汉了,在我不在的时候,就轮到你来守护小镇和大家吧。”

  “哥哥……”

  马汀呢喃着,忽然喉咙中涌现出野兽一般的嘶吼,眼泪自冰蓝的眼眸中簌簌落下,神经抑制剂失去了作用,他的情感有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出,仿佛有个悲伤绝望的小男孩在他的心中哭泣。

  “不!”

  “我绝不服从!”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