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269章 纳鲁德博士别怂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柯壳加德行星带多年以来一直被来往于附近航道的星际冒险家和商人称为“丢光家当”行星带。这个行星带环绕着一颗巨大的蓝绿色气态巨行星公转,行星带中的小行星大的堪比标准地球体积的行星,小的也不过是是一粒毫不起眼的星尘。

行星带有数百万颗奇形怪状、体积各异的小行星石块,小行星之间的间隙最大不会超过一艘米诺陶级战列巡洋舰的大小。没有人会冒着船毁人亡的风险探索出穿越小行星带的固定航道。行星带内部探测出的矿物储量还不值得人们去冒风险,只有寻求刺激的冒险家才会光顾这个危险死寂的地域。

而在小行星带的核心区域,其实有着莫比斯基金会的一座空间站,普罗米修斯太空站,这座空间站同时还是个高度机密的秘密实验室。

为确保普罗米修斯太空站位置坐标的保密性,任何一个进入该空间站的人都将不再被允许离开或必须接受洗脑,所有科学家、工程师和包括士兵医生厨师在内的一切岗位上的人都是终身工作制,无法与亲人朋友再见。

即使如此这些遭到不公正待遇的普罗米修斯太空站工作者也没有任何不满,正相反,他们但凡进入这里以后都表现得极度忠诚,任劳任怨。

普罗米修斯太空站就建立在一颗小行星的内部,极为隐秘。莫比斯基金会的工程师给整个小行星都涂上了一层隐形涂层,如果不主动显性那么外面的人就根本看不到它。

这座空间站是纳鲁德博士的工程杰作之一。普罗米修斯太空站仅用可塑性混凝土和精钢框架构筑,整体却好像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其看上去就好像一颗自然形成,正从树叶上落下的蓝色水滴,没有任何棱角和凸起,充满了自然和谐美感的冲击。这颗水滴表面的花纹、曲线和色调都完全承自萨尔那加,就好像真的出自萨尔那加之手一般。

纳鲁德此时西装革履,打着深蓝色的领结,雪白的鬓发和胡须都打理得一丝不苟,他正站在普罗米修斯空间站内部的一个飞船着陆平台上,着陆平台折射着柔和的银白色光芒,表面有着螺旋状的花纹。

有超过一打帝国陆战队员站在纳鲁德的身后,荷枪实弹,表情严肃。纳鲁德今天是来迎接一位特殊贵宾的,泰伦帝国唯一的继承人瓦伦里安王子,莫比斯基金会的赞助人。纳鲁德只不是莫比斯基金会的负责人而已,就是个帮瓦伦里安打工的。

这座普罗米修斯太空站本就是瓦伦里安出资建筑,在设计和建造时都全程参与其中,作为他不想让父亲知道的,独属于自己的秘密行动基地。

以往纳鲁德本应带着一票笑容满面的科学家来迎接瓦伦里安,这次却是一队士兵。他的脸上没有表情,神色木然,在没有人正注视着自己时他既不会微笑,面有怒色。

当瓦伦里安的穿梭机在平台上停稳以后,纳鲁德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他精确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笑容既不谄媚也不谦卑,带着一位天才科学家应有的矜持和自傲。

瓦伦里安下来时的时候没有带随从,在这种场合他依旧穿着那身胸口有金色狼头的深棕色外套和长裤,披着一件与他宽阔肩膀很搭的深红色披风,腰间别着长剑和手枪,与其父亲的穿着风格类似。

“纳鲁德博士,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瓦伦里安的心情似乎相当不错,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但在看到纳鲁德身边的士兵时他的笑容忽然凝滞了,“这些卫兵是怎么回事,普罗米修斯遭到袭击了?”

“一点小麻烦,

瓦伦里安王子。小小的叛乱,一批新来的安保部队因为对空间站的条例不满突然对实验室发动攻击。”纳鲁德解释着,身后的陆战队员却没有就此退下,始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现在叛乱已经解决了,这些卫兵是为了防止再次出现此类情况时您出现意外准备的。”“是吗?”瓦伦里安眉头紧蹙,他敏锐地感觉到纳鲁德对自己很是戒备。

“征召新卫队以前必须告诉他们普罗米修斯太空站里的状况和规定,还要他们同意并签署安全协议和合同才会被允许进入,怎么可能会因为条列反叛。”

“我也不明白。”纳鲁德摊了摊手,做出一副困扰的表情,“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您带来的……好消息。”

“萨尔那加神器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奏效了,凯瑞甘被成功地净化为人类。”瓦伦里安挑挑眉头,还是想不出纳鲁德态度变化的原因,也觉得他给出的理由很难成立。

“……”纳鲁德等了半天,见瓦伦里安不继续说,还是无奈地主动接下他的话,“那坏消息是什么?”

“凯瑞甘现在在欧雷加的手里,他有一支强大的舰队,我无法从欧雷加的手里夺回凯瑞甘。”瓦伦里安说。

“那可太糟了!他怎么能那么做,那个邪恶的怪物想要毁灭世界!”纳鲁德露出一副苦瓜脸,表现得痛心疾首好像他真的现在才知道这个信息似的。

不过纳鲁德的愤怒和对欧雷加的憎恶倒是真的,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气愤过。一年前他让混合体费劲千辛万苦从达拉姆星灵控制的萨古拉斯把封印着欧雷加的凯达林水晶偷出来,原来只是想把欧雷加的幽能作为埃蒙回归现实世界凝聚化身的能量来源。

他反复确认过封印的稳定性,确信欧雷加不可能再出得来了,没想到刚刚开始试验封印就失效了。那个可怕的黑暗执政官突破封印后体积不断膨胀,枪和等离子武器都无法发挥作用,把莫比斯基金会建在布莱西斯的实验基地都烧融了。

这可能是他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

“稍安勿躁,博士。”瓦伦里安又显露出成竹在胸的微笑,“这是一次机会难得的合作,我可以把你介绍给欧雷加,安排舰队把你以合作和协助治疗凯瑞甘的名义送到星灵黑暗帝国的母星或者是科研星球,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想想我们能从凯瑞甘和星灵身上得到什么!”

“这是多好的机会,您是人类中异虫生理学造诣最高的天才,就算是星灵也不能小看您的学识!”瓦伦里安情不自禁地用上了敬语,没有注意到纳鲁德的脸皮都在微微抽动。

“好好考虑吧,通过星灵您能学到多少有用的知识,您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异形研究学家,著作等身,名留青史!”

“不……不!”纳鲁德打了个寒颤,他本能抗拒见到欧雷加,即使其不认为欧雷加能识破自己的身份。

“欧雷加是一个魔鬼,他能随意汲取其他人的幽能,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而我只是一个孱弱的可怜人,连高斯步枪都拿不动,殿下,如果可能的话,您最好说服欧雷加把刀锋女王送到普罗米修斯。”纳鲁德惊慌失措地说。

“这么说你不打算去?”瓦伦里安冷灰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你说过为了科学实验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没有什么能比追求知识的人更加伟大。我对你寄予厚望,星灵对人类的看法会因您而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他激动地说。

“您不能把一个满怀恐惧的老人送上战场。”纳鲁德满脸绝望,他几乎都要痛苦地抽泣了。

“当然如果您非要逼迫我那么做的话,那我也只能前往那个地狱了。”

“我只是希望你那么做。”瓦伦里安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他又来回扫了纳鲁德几眼,“我不会强迫任何人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与父亲的不同之处。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