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24章 盲人星际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拜舍尔的蓝天纤尘不染,像是宁静的布莱顿海湾,白色的浪花澄明而又热烈。

  灿烂的阳光投向低矮蒿草组成的绿色海洋,和煦的微风阵阵掠过的时候,海面就块块凹陷下去,仿佛是浮动的漩涡。

  数十座样式各异的塔达林建筑散落其中,极黑的合金墙壁上萦绕着血红的流光,凸起的根根尖刺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暴虐的幽能自其中源源不断的溢散而出。

  两个塔达林血刃者肃立在星灵枢纽的台阶之下,手中的光刃仿佛沾染着鲜血,笼罩着血色的光晕。

  “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啊……”一个血刃者突然说。

  “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吧。”另一个塔达林摇摇头,“你最近怎么一惊一乍的,造物主之息没吸够?”

  “是不太够。”那个血刃者不无遗憾的说,“造物主之息都掌握在晋升者大人们的手中,像我等这种低阶战士哪能有太多的份额。”

  “这么说的话,那么就可以解释的通了,怪不得我总是觉得有人在使劲得踹我屁股……看来我是需要增加造物主之息的摄入了……”

  “我说……”在一座塔达林传送门的背光面,传来一个愤怒无比的声音,“克里斯,你为什么非得踹他屁股?嗯?你告诉我。”

  “习惯了习惯了,抱歉。”另一个声音倒是听不出有多少抱歉的意味,“被发现了就跑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跟着我就行,这里我来过很多趟了。”

  “我发现你做幽灵这一行肯定是屈才了。”马汀牙都快咬碎了。

  “那我应该做哪一行?”克里斯毫不在意。

  “作死。”马汀回答说。

  “啊哈,你还是那么喜欢讲冷笑话。”克里斯打了个哈哈。

  “说得你多熟悉我一样,克里斯,任务结束你跟我滚蛋。”马汀说,“你是我见过最差劲的幽灵。”

  “真叫我难受,马汀,我个人认为我还是蛮靠谱的幽灵。”隐身状态的克里斯摊摊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够了,我们距离运输机已经不远了,赶紧出发,要是被塔达林抓到,我可不会给你收尸。”马汀冷哼。

  “他们找不到我。”克里斯不屑的撇撇嘴,“就凭那些被我耍得团团转的家伙吗?”

  “要我说,马汀,我们应该直接攻入星灵枢纽内部,把塔达林的执政官拖出来狠狠的踢他屁股。”

  “闭嘴。”

  ……

  马汀的运输机,驾驶舱。

  欧雷加之拳的两名黑暗圣堂武士正专心致志的蹲守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丝不苟的盯着驾驶舱的舱门。

  “你说,大人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人类?”暗堂库里说。

  “大人的规划与远谋绝不是我等目光短浅之辈能够知晓的,执行命令便是。”费勒轻声回答。

  “哦……”

  时间过去了很久,驾驶舱的大门突然被打开,没有脚步声,也没有人的影子。

  见鬼了。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曲光战刃,没有说话。

  “克里斯,不要乱摸,听到没有。”忽然有人气急败坏的大喊。

  “你又看不见我,怎么知道我在乱摸的。”另一个声音有些惊愕,“真叫人摸不着头脑。”

  人类的幽灵特工!暗堂们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是显而易见的。

  这种个体实力远远超过同类的强大士兵在与星灵的战斗之中往往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一发emp电磁脉冲就能穿透他们的护盾。

  这些小机灵鬼还能够通过步枪上的低频激光和磁栅跟踪系统为战术核打击提供精确的位置信息。

  幽灵特工执行的任务往往都是极隐秘且危险的,幽灵的出现对他们敌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可大人明确嘱咐过,在了解到他们的确切意图前不能动手。

  那就再等等,黑暗圣堂武士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马汀,你的声波剃须刀呢?”一个衣衫褴褛的幽灵现形了,他脸上那极长的胡子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黑色的长毛兔,幽灵大声嚷嚷着,恨不得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终于要剃毛了。

  不可思议的是,这么糟糕的装备居然还能够隐身,人类果然是神奇的生物。暗堂们心想。

  “你不会用匕首吗?”另外的那个幽灵坐在了驾驶座上,语气极为不耐烦,不过他的装备看起来要好出太多。

  “别告诉我没有。”

  “事实是真的没有,伙计,上周我发出求救信号后就把它送给了拜舍尔的鲸鸟。”装备糟糕的幽灵说。

  “可我怎么觉得你至少有三年没剃胡子。”装备很好的幽灵吐槽。

  “也许你说得是对的。”胡子拉碴的幽灵显然已经找到了剃须刀,开始自顾自的修理起了胡须,他甚至都不需要照着镜子矫正。

  “随便你吧,现在要做得就是坐稳了,然后闭上嘴。”马汀自驾驶座上探出了头,他有时候真觉得跟克里斯说话郁结无比,当你朝着他的脸挥出一记重拳的时候,这个家伙大概还笑嘻嘻的说你打得蛮对的。

  有自知之明的逗比才是最恐怖的,他会把你的智商降低到他的层次,然后用脸皮击败你。

  “我说,马汀,这艘运输机给我很不安的感觉。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克里斯靠在舱壁上,怡然自得的剃胡子,斑驳的胡须纷纷扬扬得落在地上,像是落雪。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当我觉得一公里外有只狗想要咬我的时候。”他说,“然后我就真的被咬了。”

  “我已经不想吐槽你了,你真是个奇葩。”马汀没有理会他,“我的船没有问题,它跟了我六年了,即使是修修补补过也从未出过问题。”

  “我不知道,但就是这种感觉。”克里斯看着马汀,“你知道蜘蛛侠吗?地球时代拯救世界的英雄,就像他的蜘蛛感应。”

  “我每次莫名汗毛倒竖的时候,准不会有好事发生。”

  “你疑神疑鬼得过了头,我怀疑是你在拜舍尔活得太紧张了。”虽然马汀并不觉得一个神经大条到把踹塔达林屁股称为习惯的家伙会过得紧张。

  “那也许真的是我搞错了。”克里斯剃完胡子后走过去坐到马汀身旁的副驾驶座上。

  “不过这种感觉真难受,就像周围有人拿着尖锐的指甲在划玻璃,见鬼,我们还是快走吧。”

  马汀望着克里斯的脸,发现这个不靠谱的家伙长着一副棱角分明的面孔,侧脸的轮廓就像是的刀锋,咖啡色的眼睛仿佛总是带着忧郁。

  当他坐下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有着一种近乎贵族的气质,优雅自持。

  对,上天给了他一张好看的脸,相对而言的,也剥夺了他的智商,这很公平。

  “那种感觉消失了,现在一切正常了。”克里斯忽然大声说。

  他在胸前比划着,手语:有人在这儿。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