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49章 暗潮(10)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会议室内空荡荡的,灯光寥落。光影议会的主教议员们都已经离开。

尤尔兰登上了驶抵旗舰的穿梭机,莫汉达尔忙着回去处理族中要务,阿塔尼斯重返黄金舰队,赛兰迪斯乘着净化号在星系间往来巡视,艾尔星灵诸大部落的领袖则各回各家。

一切都尘埃落定,所有人都走了,只留下沃拉尊望着正不断转换镜头的全息投影。

巍峨的塔楼上肃立着全副武装的狂热者,成队的暗银色追猎者绕着城垣,数百架机械哨兵组成规整的方阵在广阔的要塞广场上缓缓行进。

此时要塞正漂浮在空中,极厚的云层环绕着堡垒般的要塞,蓝紫的灯光自其中涌出,将云海映得斑斓,如潮的云掠过机械哨兵方阵,一如绵绵的海浪冲击着湛蓝的贝壳。

沃拉尊纤细的手指都绞在一起,眼眸里燃烧着幽绿色的森森烈焰。

她护臂上的幽能通讯系统正闪烁着莹莹微光,“舰队即将远征,吾友扎汉,一旦他们夺回沙洛克,发动收复艾尔的总攻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无边的战火即将燃起,而我已无力阻止族人们加入这场远征。”

“您无须担忧,先锋舰队中大多都是长子的人,我们的战士不会为此牺牲太多。”扎汗说。

扎汗隶属于沃拉尊麾下的情报网络,负责搜集泰马特罗斯城内奈拉齐姆族的情报以及任何关于两族冲突的信息。足智多谋,沉稳可靠,他是诸多心腹中最深得沃拉尊信任的人之一。

“我所担心的并不是这些。”沃拉尊站了起来,走出会议室。

“最近达拉姆内部的局势异常紧张,艾尔星灵与我族的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而光影议会却因为欧雷加的缘故仓促地发起远征。”

“他们只在意光复艾尔的荣耀,急与审判邪恶的欧雷加,却无视奈拉齐姆的感受。”

“那起悲惨的空难事故让我们看到了艾尔星灵的冷漠,足足有二十七位无辜的平民为黄金舰队的失误而悲惨地死去。”扎汗说。

“达拉姆大主教并未出席族人的葬礼,这尚可归结于其工作繁忙,脱不开身。”

“但距此次事故已经过去了许多时日,而达拉姆政府却仍是不闻不问,甚至都没有采取措施或是拟定以预防同类事故的发生。”

“我一直都不反对两族联合,除非那样做的代价是牺牲自己的族人。”沃拉尊穿过萦绕在要塞之上的淡紫色雾海,踏入升降平台。

升降平台之外狂风呼啸,吹得沃拉尊衣袍猎猎作响,风声像是恶龙暴虐的嘶鸣,肆虐在整个黯淡的穹隆。

“至今为止已有数百位族人退出黄金舰队,而艾尔星灵方面却认为这种行为是变相的背叛。”扎汗声音平和,“据我所知,许多人正准备抵制或者反抗达拉姆政府,因此而爆发的小规模冲突和摩擦不计其数。”

“如果达拉姆政府再如此无所作为下去,

事态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奈拉齐姆与艾尔星灵本就有诸多矛盾,而达拉姆那些令人心寒的举动无疑将使得两族之间的关系坠入冰点。”

“原本我准备就这件事再次质询光影议会中的艾尔星灵主教议员。”

升降平台平稳地匀速下坠着,沃拉尊静静地望着快速升起一片片雨云,凉薄的暮光纷乱地落在她的肩上,像是绵延千里的披肩。

“但会议的中心主题是欧雷加,其他事情在惩戒这个暴徒的任务面前都得往后稍稍。”

而在所有议员都达成一致,决定先锋舰队继续由卡尔达利斯率领,执行官塔里斯负责将担任总指挥官之后,他们又都急急忙忙地宣布会议到此结束,一刻也不愿意多待。”

“那质询的事情也肯定只能不了了之了。”扎汉无奈地说。他很清楚艾尔星灵议员们的作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们都很忙,忙得焦头烂额,连体恤人民的时间都腾不出来。”沃拉尊颇含忿怒地说着。

“就连莫汉达尔大人都毫不在意么。”扎汉问。

“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沃拉尊说,“每当我与阿塔尼斯争论不休的时候,他就会充当和事者。”

“也许他相信时间会渐渐抹去所有的仇恨与伤疤,奈拉齐姆与艾尔星灵的联合无须牺牲族人的利益。但我们都知道,莫汉达尔从来都是靠不住的。”

“族人们对这位领袖的行事作风微词颇多,一些别有用心的流言蜚语甚至指明莫汉达尔出卖了奈拉齐姆。”扎汉说,“这个老人已经太过老朽,以至于变得昏庸,在岁月的磨砺下失去了风骨,心智渐渐退化,成为了趋炎附势的怯懦之徒。”

“在女族长拉莎加尔逝世以后,本该成为族长的应该是您,而莫汉达尔则是被艾尔星灵扶持起来用以控制奈拉齐姆的傀儡。”

“不,不是那样的。”沃拉尊回想起过往的种种,不由得为莫汉达尔辩护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维护些什么,那位饱受诟病的族长的尊严?还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长辈?

“如果莫汉达尔能够更加强硬一些,或许他也难成为像母亲一样受人爱戴的领袖。”

她不必向扎汉解释什么,这其实是她说给自己听的。

那位智慧的长者莫汉达尔,是她母亲的挚友,正是他守在因拉莎加尔的死而悲痛欲绝,几欲崩溃的沃拉尊身边,带她走出了悲哀的泥淖。

在沃拉尊的心中莫汉达尔更像是她的亲人,正是因为这样,即便是他那些过于偏袒艾尔星灵的举动也曾经让她无比愤怒过,沃拉尊最终还是选择了理解和原谅。

莫汉达尔有自己的考量,他的理论与大多数奈拉齐姆都不尽相同……也许只是他太过听从大主教的命令了,很少像沃拉尊一般因要为族人考虑而经常反驳阿塔尼斯的观点。

就算是一些艾尔星灵主教也没莫汉达尔这样顺从的,有些时候他们甚至还会当众与阿塔尼斯唱反调。这些德高望重的议员不在乎大主教的权威,光影议会的存在,本就是为了让各个阶层的领袖畅所欲言,而不是要让阿塔尼斯独裁。

在女族长拉莎加尔还在世的时候,奈拉齐姆才是萨古拉斯真正的主人,而莫汉达尔主政后,艾尔星灵就愈发的气焰嚣张起来,大有喧宾夺主的意思。

作为奈拉齐姆的族长,莫汉达尔显然是不称职的。

许多愤恨的黑暗圣堂武士对莫汉达尔的种种行为忿忿不平,以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表露愤恨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奈拉齐姆本就是追求自由的民族,这其中当然也包含言论自由,有必要的话,他们不介意掀起一场自下而上的起义,让这个出卖了族人的叛徒下台。

这点无论是沃拉尊还是莫汉达尔都是很清楚的,他们在泰马特罗斯内都有着自己的眼线,能够收集各式各样的情报,这之中就包括政府的政策公布后族人们的反应。

对此,沃拉尊不得不为莫汉达尔的安全而担忧,尽管她恼怒于其所谓“亲艾尔星灵倾向”。至于莫汉达尔本人也常常反思自己,但仍然没有什么突出的改变。

“这就不是我所能够多言的了,沃拉尊大人,我只负责情报工作。”扎汉轻轻地笑了一声。

“还有一件事,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一下。”他又说。

“大规模的抗议游行?反正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随着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升降平台平稳落地,沃拉尊一踏出平台,就有几名心腹黑暗圣堂武士迎了上去,将她引向驶离中央要塞的穿梭机。

“这与实际情况有些大相径庭,就在当晚,两名戴着面具,不辩相貌的黑暗圣堂武士拆掉了达拉姆政府用于维持秩序的机械哨兵,还把力场发生装置和全息投影装置拆解下来一并带走。”

“这可真糟糕。”沃拉尊哀叹说,“那些可怜的机械哨兵做错了什么?”

毫无疑问,某些玻璃心的光影议会主教议员又要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了,她又得跟他们喋喋不休地吵个没完。

“额……”扎汉一愣,“受害者之中还有一架侦测器,很显然,那两个黑暗圣堂武士不愿意自己的暴行被实时记录下来,于是将盘旋在他们头顶上方的侦测器也一并拆了。”

“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发现侦测器的,但最后传回的画面中只有一道炙热的幽绿光刃。”

“看得出来。”扎汉揶揄,“关于这种事情,他们显然很有经验,手法干净利落,相当熟练。”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