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43章 暗潮(4)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欧雷加曾经是个黑暗圣堂武士,是阿利萨部落的一员。尽管他犯下过不可饶恕的错误,但终究是我奈拉齐姆的孩子。”

说话的是莫汉达尔,奈拉齐姆现今的领袖。

这位年长的智者看起来实在是太过苍老了,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就仿佛是树桩的年轮,一轮一轮,无法磨灭,又如此醒目。

他穿着朴实无华的暗紫色长袍,尽管装饰并不没有多么华丽,但这身正式的着装显然用料考究,细腻的丝织品仿佛能够吸收灯光似的,黯淡地近乎于黑暗,像是萨古拉斯不见光的雾气,神秘又茫远。

奈拉齐姆的长者明明就坐在那里,却又好像是隐匿在暗影中。

然而那长袍边缘的棱角都被磨平了,甚至有着轻微的破碎,因此显得有些衣衫褴褛,莫汉达尔却也没有去修补那些缺口。

这件长袍望上去比莫汉达尔年轻不了多少。

黑暗圣堂武士的衣着从来都是平平无奇的,既不华丽,也不会标新立异,引人注目。

莫汉达尔的脸相较于艾尔星灵要更加狭长一些,乃至于有些像是蜥蜴似的长吻,不同于卡拉信徒们那更为圆润的肌肤,他的脸上生着的尖锐突刺。

在萨古拉斯的千年光阴改变了奈拉齐姆的相貌。

“你想要为这个十恶不赦的暴徒辩护吗?”

尤尔兰几乎是立刻就气愤得咆哮起来。

作为黄金舰队上将的同时,他还是圣堂武士阶层奥利加部落的领袖,这个部落素来盛产出色的舰队士兵以及星际指挥官。

“欧雷加!我们都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

“他在萨古拉斯的外太空轨道上定位了一个作战平台,切断了我们与萨古拉斯的通讯,还破坏了行星的能量护盾。”

尤尔兰那宽阔到近乎于浮夸的肩甲轻轻地震颤着,其上镶嵌的蔚蓝色凯达林水晶变得更加闪耀起来,裸露在蓝白祭衣之下的紫色皮肤浮现出点点的斑纹――这是星灵在生气,亦或者是情绪激动之时的表现。

“不仅如此,这个邪恶的黑暗圣堂武士还计划着彻底毁灭我们!”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尊敬的同僚。”莫汉达尔静静地坐着,声音中听不出一丝一毫的起伏,让人猜不透他的思绪。

这位奈拉齐姆领袖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毫无话语权,也不尽软弱,在他的身上看不到长者应有的慈祥,只有一位政客该有的冷酷。

莫汉达尔有如一泓九幽黄泉,冰冷且深不可测。

“欧雷加罪行累累,他自我奈拉齐姆建立在小型卫星诶尔纳的智慧圣殿――阿利萨瑞尔那里习得了禁忌的知识,其中就包括如何融合超过两名以上的黑暗圣堂武士,成为远比正常黑暗执政官更强大的怪物。”

“我们都知道,欧雷加早已不是凡胎,他成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究极能量体,

而且不同于一般的黑暗执政官,他接近于永生不死。”

“并且在刚刚出现的时候,这个黑暗执政官不过是四位一体,仅仅融合了四名黑暗圣堂武士的力量就令得他异乎寻常的强大,能够在黑暗教长泽拉图军队的追击下全身而退。”

“而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得知,现在的欧雷加,是七位一体的存在。”

“他变得比之前还要狡猾、残忍许多!”尤尔兰一拳重重地轰在了桌子上,“我们也都知道欧雷加究竟在艾尔做了些什么!”

“这个卑劣无耻之徒利用日落奴役了我们幸存的人民,他的势力盘踞在艾尔,在我们神之长子的家园内作威作福!”他蔚蓝的双眸像是熊熊燃烧着炙热的烈焰。

“我们早该回去的,去守护那些饱经磨难的人民,去夺回属于圣堂武士的荣耀!”

“冷静一下,上将。”阿塔尼斯青蓝色的明净眼眸流露出温和的神色,他年轻的声音有着这个年纪少见的沉稳和老练,又像是被打磨过的刀刃,足够锐利。

“在黄金舰队有十足的把握收复艾尔之前,我们不能太过激进,去冒族人们难以承受的风险与异虫作战。”

阿塔尼斯的心突兀地有些沉重起来,他当然知道艾尔之上是有幸存者的。

在艾尔星灵最初抵达萨古拉斯之后,他们曾经派遣过一支小规模的舰队去拯救滞留在艾尔上的幸存者,由泽拉图和赛兰迪斯亲自带领。

而难以置信的是,幸存者的数量要比阿塔尼斯与泽拉图等人预料多得多,这让他们措手不及。

可同样让他们感到无比绝望的是,除了几个因静滞装置而侥幸存活下来的圣堂武士,舰队根本就无法腾出手来去拯救更多的同胞。

虫群仍然在艾尔的地表上肆虐,不停地追捕、杀戮着它们见到的任何星灵,那时这些异虫还没有变成无秩序的野化族群。

即便是主宰已经死去,大部分的脑虫仍还活着,出于对星灵的仇恨,它们命令着自己的族群继续有目的地扑杀可怜的幸存者。

对此舰队成员完全是无能为力,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族人被肆意屠戮。

阿塔尼斯也本可以派出更强大的舰队去拯救自己幸存的族人,但连接萨古拉斯与艾尔的萨尔那加传送门已经关闭,一旦重新开启,异虫就很有可能再次涌入萨古拉斯。

新的舰队只能进行漫长的超时空跃迁才能抵达。

而照着那样的趋势,舰队到达时,幸存者又能够剩下多少?

其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他们不可能会想到,在此之后脑虫这一主宰时代的高智慧阶层会消亡殆尽,艾尔虫群失去了领导,沦为纯凭本能行动的野兽。

异虫不再捕杀星灵的幸存者,这是阿塔尼斯完全没有想到的。

就连泽拉图和赛兰迪斯等领袖都认为艾尔不可能还有幸存者了,后来光影议会封锁了消息,对重回艾尔拯救族人的事情,只字不提。

无可奈何地,他们只能默认:艾尔彻底变成异虫的乐园,其上的族人都死在了它们的利爪之下。

痛苦的领袖们都知道他们来不及拯救幸存者了,只得等待黄金舰队组建完毕,消灭艾尔上所有的异虫,重新夺回自己的家园。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直到一年前,藉由被欧雷加追杀的保护者扎马拉之口,萨古拉斯方面才知晓了欧雷加的暴行以及艾尔幸存者的消息。

于是阿塔尼斯此后迫使自己更加忙碌起来,他急切地想要推进黄金舰队的组建进度,争取早日夺回艾尔。

以至于有些急功近利了,令得奈拉齐姆产生了不满的情绪。

许多奈拉齐姆认为艾尔是神之长子的故乡,他们也没有必要为别人的家园去牺牲,抛头颅、撒热血。

在这些方面,年轻的大主教还是显得不够成熟,考虑问题也往往不够面面俱到。

“尤尔兰上将可能曲解了我的话。”莫汉达尔朝着阿塔尼斯点了点头,“时至今日,欧雷加仍然是奈拉齐姆的孩子。”

“孩子犯了错,家中的长辈还得亲自动手。”

“如何处置欧雷加,是我奈拉齐姆的事,与你们神之长子没有任何关系。”此时,沃拉尊忽然出声。

“况且,事实证明,之前黄金舰队空耗了许多资源和时间,甚至是付出了不小的伤亡,却连欧雷加的影子都没有触碰到。”

在一旁认真倾听的卡尔达利斯顿时感觉胸口中了一箭。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