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42章 暗潮(3)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穿过要塞长长的回廊,卡尔达利斯与尤尔兰终于抵达达拉姆政府中的会议室,他们的部下则留在要塞的外庭。

他们越过会议室的门槛,守卫在两侧的圣堂武士都微微欠身。驻守在要塞内部的都是艾尔星灵的军队,这里是达拉姆的权力枢纽,至关重要。

奈拉齐姆方面对艾尔星灵此举也颇有微词,毕竟这座军事要塞是奈拉齐姆的先祖所建,如今为艾尔星灵以达拉姆的名义据为己有似乎还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当然,实际上这些军队大部分都是机械哨兵,圣堂武士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并且艾尔星灵也明确的表示,这座要塞是属于达拉姆的财产,他们绝不会轻易染指。

为此奈拉齐姆们的愤怒才稍稍地平息了下来。

会议室的墙面饰有错综复杂的图案,悬挂着代表不同星灵部族的旗帜。侧边的水晶屏幕播放着萨古拉斯卫星纪录的实时宇宙投影,浩瀚星海与星系一望无际。

以亮白色合金板打造的会议桌边已经坐着几位主教议员了,灯光是蓝紫色的,使得会议室内部看起来是如此的宁静与祥和,如梦如幻。

这之中既有艾尔星灵也有奈拉齐姆,他们泾渭分明地坐着会议桌的两端,正中间则端坐着达拉姆大主教阿塔尼斯。

大主教的装饰无疑是独一无二的,狭长的脸上覆着皇冠一般的面甲,礼仪装甲闪耀着恒星般明亮的辉芒,紧密的甲胄将上身遮掩得极为严实,灯光与镶嵌在铠甲上的蓝色宝石交相辉映。

下半身是仿佛丝绸一般的丝滑绵柔的,精心编织的丝织品,一袭白色的礼袍,背后那华丽的楔形幽能增幅器让他看起来有如神圣的神邸。

“向塔萨达尔致敬!”大主教朝他们轻声说着。

“向塔萨达尔致敬!大主教!”两位圣堂武士点头致意,这是他们来到萨古拉斯的四年来早已习惯的问候方式――由阿塔尼斯最先喊出的口号。

向那位以莫大的勇气与无私的奉献精神,拯救了神之长子的圣堂武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达拉姆大主教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温和,让人如沐春风:“感谢诸神,你们总算是来了。”

往日执法官们召开议会时总要伴随着一整套一整套夯杂漫长的礼仪,对于星灵这种长寿的种族来说,礼仪是必要的,而且他们往往会将其看得很重。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执法官阶层基本都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厅,而现在领导达拉姆的,亦是一位年轻的圣堂武士。

而这位圣堂武士远没有那么迂腐,甚至时常会寻求星灵的变革之路,达拉姆政府,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同时,阿塔尼斯真的很忙。

庞大的黄金舰队还需要他去检阅,如何汇集更多的资源建造更多战舰的问题让阿塔尼斯头痛难耐,他也必须去应付奈拉齐姆的质问,维系达拉姆内部的团结统一。

光复艾尔的伟略,

像是压在他胸口的一座山岳,让阿塔尼斯常常喘不过气来。

他也觉得,自己想要成为像塔萨达尔那样杰出的领袖,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尽管舰队正徘徊在星系的边缘,但你是知道的,大主教,我总能够找到参加会议的时间。”尤尔兰坐了下来。

“虽然这并不必击溃异虫要容易多少。”

“上次不过是因为舰队刚好停靠在萨古拉斯的行星轨道上而已。”

“辛苦了,将军。”阿塔尼斯柔声说着,一手抚过桌前的一块蔚蓝色的棱状水晶,随即一面全息投影显露而出,其上是要塞各个方位的实时影像。

“看来我们还得再等待一段时间了。”听得出来,他有些无奈,目前为止,主教议员们仍未到齐。

“我猜想沃拉尊主教可能是因为看到母亲的雕像,睹物思人,因此在要塞外多停留了一会儿。”

卡尔达利斯看着阿塔尼斯说。

“我能够理解。”阿塔尼斯说,“也并不缺乏等待的耐心。”

他知道,沃拉尊还对之前的那件令人叹惋的事故耿耿于怀。

一艘奈拉齐姆运输舰与两架艾尔星灵凤凰战机在萨古拉斯上方的轨道相撞。

双方防护罩瞬间破裂,金属机壳撞得支离破碎,舰上人员尽皆殒命。而流传出的确切伤亡数字是:运输舰上的二十七名奈拉齐姆全数罹难,于永恒之夜合一安息。

此次事故发生以后,奈拉齐姆怨声载道,大量的黑暗圣堂武士退出了黄金舰队,两族关系也降至冰点。

可阿塔尼斯的确是分身乏术,沃拉尊等人埋怨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安抚奈拉齐姆族人,甚至没有出席葬礼,连声像样的悼词都没有。

然而实际情况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尽管阿塔尼斯是达拉姆的领袖,是艾尔星灵与奈拉齐姆双方的领导者,但是在这场事故中死去的可不仅仅只是奈拉齐姆,驾驶凤凰战机的可是圣堂武士。

艾尔星灵内同样非常不满,与奈拉齐姆一样,他们将事故的起因都归咎于对方,许多人认为应该与奈拉齐姆分道扬镳,收回各自的军队。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如果阿塔尼斯出席奈拉齐姆的葬礼,那么就无暇顾及自己的族人,他势必为惹怒达拉姆中的半数势力。

阿塔尼斯选择率先安抚艾尔星灵。

他们毕竟是组成黄金舰队主体,但是他也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来让族人们明白舰队的远征要高于他们个人的疑虑和担忧。

因此艾尔星灵总算平静了下来,但对奈拉齐姆造成的创伤却已经无可挽回,现在阿塔尼斯无论是要做出何种补偿措施,似乎都是太迟了。

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很多奈拉齐姆族人对达拉姆政府的不作为失望透顶,由此那些令得沃拉尊等人心焦不已的人口失踪报告实在是无可避免。

同样的,阿塔尼斯也很清楚,奈拉齐姆从不是什么软弱的种族,即使近些年来出现了艾尔星灵文化慢慢腐蚀同化奈拉齐姆的迹象,但他们绝大多数人依旧坚硬似铁,绝不动摇。

并且这也不过是个开始,有人选择离开,就有人蛰伏起来,等待合适的时机向着艾尔星灵倾泄他们的怒火。

奈拉齐姆尚还保留着千年以前自先祖那里继承来的血性,沉默寡言以及超乎想象的理性是他们的风格,但倘若真的激起其冰冷的愤怒,狂怒的黑暗圣堂武士们会叫他们所有的敌人都心惊胆战。

在这泰马特罗斯,有多少奈拉齐姆族人是拥护达拉姆的,有多少冷漠以对,又有多少还怀着古老的恐惧与仇恨?

阿塔尼斯不知道。

奈拉齐姆没有卡拉,他们强调独立自由,因此他无法轻易地得知其想法。

领导达拉姆,比阿塔尼斯当初想象的,要难上太多。

但他也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艰难险阻的准备。

曾经在达拉姆政府、光影议会刚刚组建完成时,大主教一职的归属,尚还没有定论。

艾尔星灵与奈拉齐姆的主教在会议室内终日争吵不休,他们彼此对立,言语间仿佛藏着锋利的刀锋,主教会议群龙无首,达拉姆分崩离析在即。

这时在一段漫长的争吵之后,所有人都认为阿塔尼斯才是大主教最合适的人选――只有他同时兼具艾尔星灵和奈拉齐姆双方的信任与尊敬。

只是……阿塔尼斯无意成为一位卖弄权术的政治家,他一手促成了达拉姆,却不想成为至高的领袖。

那与他的初衷不符。

年轻的执行官还没有做好成为大主教的准备,或者说,他退缩了。

阿塔尼斯不认为自己具备领导达拉姆的能力,他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还有许多,成为大主教,委实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婉言谢绝,请主教们另觅他贤。

然而主教们都不乐意了,他们无比愤怒。

光影议会之中,只有阿塔尼斯具备领导达拉姆的资格,其他任何一个人担任大主教,都不会使双方感到满意。

如果你不担任的话,还有谁能?

主教们带着愤恨离去了,留给阿塔尼斯的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成为大主教,肩负起自己光荣的使命,要么光影议会就此分崩离析,达拉姆不复存在。

阿塔尼斯陷入尴尬的境地,他无比纠结。

他真的不想担任大主教!

可在下一次会议召开前,阿塔尼斯必须做出抉择。

后来苦恼万分的阿塔尼斯回忆起与塔萨达尔并肩作战的过往,忽然回想起来那位伟大的圣堂武士驾驶星梭号撞向主宰前说出的话。

“阿塔尼斯……”

“无论我是否愿意,命运,终究让我走上了这条路,为了族人光明的未来,我必须……”

“完成我的使命。”

“我……欣然接受。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只要能够拯救自己的族人,塔萨达尔牺牲了自己。

而阿塔尼斯也一样,他素来以塔萨达尔为自己学习的榜样,精神导师,在面对挑战时,常常还会思考:如果面对这些的,是塔萨达尔,那么他又会怎么做?

相信塔萨达尔绝不会退缩的,他从来都是这样的,违背最高议会的命令,拒绝净化玛・萨拉,像个真正的领袖那样,明辨是非。

是的,与塔萨达尔一样。

为了自己的族人,为了达拉姆,为了重新夺回艾尔,阿塔尼斯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自他决定成为大主教的那一刻,即是如此起誓的。

原本阿塔尼斯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黄金舰队之上,以为等到舰队整装出征之日,即是光复艾尔之时,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因为……

那个被封印在凯达林水晶里的黑暗执政官。他本该与自己那对艾尔星灵的无尽仇恨一起被埋葬,可现在他重又回来了……带着虚空的黑暗。

像是自攒聚着死者的地狱里爬出的恶魔。

欧雷加回来了。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