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40章 暗潮(1)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萨古拉斯,泰马特罗斯。

黎明将至,暮光暗淡。

大雾几乎笼罩了整个城市,泰马特罗斯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寥落,人影朦胧。

路边立着一块块朱红的水晶,有如红日一般发出温暖的光辉,淡紫色的光芒细细密密地洒下,璀璨好似星辉,远征归来的执行官正与他的副官结伴而行。

他们皆身着神之长子风格的厚重铠甲,盔甲上蓝与金交相辉映,白色的披风在风中起落,沉重的战靴踩在坚实的路面上,发出低低的踢踏声。

“执行官,时至今日,我们仍未探寻到欧雷加的踪迹。”副官说,“这个黑暗执政官的卑劣狡猾程度实为我生平仅见。”

“刀锋女王说欧雷加已经死了。”卡尔达利斯说着看向了泰马特罗斯那掩映在雾气之中的天空,他蔚蓝色的眼眸像是闪过些许阴霾。

“但她给出的证据,实在是不能让我们信服。”

“那个虫族的情妇,刀锋女王,从来都是谎话连篇,她曾经欺骗过我们所有人。”副官忿忿不平,“亚顿在上,即使我找出一千个理由来让自己相信她,也无济于事。”

“她是个怪物……”

“和欧雷加一样,斯坦德。”卡尔达利斯看向了自己的副官,“他们都被命运,折磨得面目全非。”

“泽拉图曾经想要拯救欧雷加,但他失败了。最终那个满怀仇恨的黑暗圣堂武士为了复仇献祭了自己,成为我们如今所见的……毁灭之源。”

“为了逮捕他,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的战士。”斯坦德语气中透着沉痛的哀伤,“然而欧雷加还是逃脱了。”

“带着他的仇恨……对达拉姆的仇恨。”

“失去束缚的欧雷加会怎样展开他新的复仇计划?”卡尔达利斯忧心忡忡,“我们的人民,必将为其疯狂所牵连。”

尽管还在不断地交谈,但是他们的速度依旧很快,很短的时间里就走到这条路的尽头,转过弯,即是恢宏的达拉姆政府的中央要塞。

这里是泰马特罗斯的核心区域,千座尖塔拔地而起,高空时常掠过各种民用的小型飞船,成编队的海盗船以及凤凰战机一刻不停地在上空翱翔,像是横亘在城市之上的一道道利刃。

核心地带的每个角落都布置有侦测器,它们静谧无声地监视着整座城市,球状传感器矩阵将泰马特罗斯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侦测器并不是用来监测敌人,达拉姆之所以布置他们,更多的是用来监视“自己人”。

即使是在泰马特罗斯,在这个达拉姆政府的所在地,奈拉齐姆与神之长子仍旧冲突不断,两族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尽管已经有所减弱,却从未真正消逝过。

这个时候,侦测器就必须时刻留意城市内部有可能产生的冲突,哪怕一点点的纷争,都极有可能演变为流血的暴动。

在各个主要道路巡视警戒的部队早已被成队成队的机械哨兵取代,这些由重启的净化者科技打造的机械士兵不需要休息,也足够忠诚。

此时弥散的雾气升腾而起,令得整座城市都陷入茫茫雾海中,能见度降到极低的地步城市内部布满照明水晶,浓厚的雾海折射着迷离的光辉。

即便是在萨古拉斯这暮光的昏暗世界内,这座城市也仍旧散发出瑰丽的光彩,在萨古拉斯这尽是沙漠戈壁的荒凉世界里,泰马特罗斯仍旧释放着文明的光辉。

“为什么大主教一定要让您参加光影议会的这场主教会议?”副官斯坦德疑惑地问。

卡尔达利斯并不是主教议员,他也只是受命带领一支舰队逮捕欧雷加而已,这种级别极高的会议,也不是他能够随意过问的。

“这次会议将会提及欧雷加。”卡尔达利斯说,“主教议员们对我们的失败感到不满,而阿塔尼斯也担心欧雷加未来会成为达拉姆的心腹大患。”

“那些议员又怎么知道欧雷加的狡猾与恐怖之处?”斯坦德闻言怒火中烧。

“如果欧雷加那么好逮捕的话,保护者也不会拼着牺牲自己的代价封印他了。”

“没必要辩驳什么。”卡尔达利斯淡淡地说。

“失败就是失败,无从争辩,圣堂武士的荣耀不允许我们退缩逃避。”

“可谁知道那些老顽固想要做什么?”斯坦德声音低沉,“奈拉齐姆一方的议员肯定会借机讽刺我们,而各个部落的主教们也会认为我们丢却了圣堂武士的荣光。”

“你得试着去学习,去试着接受失败,奚落,甚至是居高临下的蔑视。”卡尔达利斯说,“我们神之长子就是高傲了太久,才会在异虫的进攻之下一败涂地。”

“斯坦德,作为一位圣堂武士,你还是太过年轻。”

“当然我也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阿塔尼斯一般,受命于危难之际,在与异虫的交锋磨利了自己的刀刃,稳固心性。”

“我将谨记您的教诲。”斯坦德低下了头。

“好了,我们得走快些了。”卡尔达利斯忽然说,“我感到有什么人正在暗中盯着我们。”

“奈拉齐姆?”

斯坦德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四周,倏然一惊,在他看来也只有善于隐匿行踪黑暗圣堂武士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他们常常会隐藏在暗处,用冰冷至极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猎物,直到他们的猎物露出致命的破绽。

要知道由于卡拉的存在,神之长子很难向其他族人隐藏自己的思想,除非他们彻底阻断卡拉,不然他不可能感受不到附近的其他长子。

“这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卡尔达利斯对他说,“奈拉齐姆之中的年轻人,那些激进的黑暗圣堂武士不会放心将泰马特罗斯交给我们的。”

“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盯着我们,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并且我们还必须小心背后可能出现的曲光战刃。”

“一群只会躲在阴影中的无胆鼠辈!”斯坦德毫不掩饰自己对黑暗圣堂武士的不屑。

“不要让奈拉齐姆们听到了,不然又是一场无意义的纠纷。”

卡尔达利斯心中感叹,神之长子与奈拉齐姆无论是观念还是风俗习惯上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使得两族个性鲜明,也使得他们更加难以认同对方的文化。

很多长子打心底里就瞧不起奈拉齐姆同胞,奈拉齐姆则恨不得要手刃这些曾经驱逐过他们的人,秉承平衡理念的,毕竟只是少数的智者。

憎恶与仇恨始终是横在两族之间的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他遥遥地看向了空中的中央要塞,为达拉姆的未来感到担忧。

达拉姆中央要塞建于巨型的飞碟状平台之上,平台通常会在白昼时离地,这座巍峨的堡垒就会漂浮在空中,到了夜晚时分飞碟则会降落到地面。

金字塔形状的中央要塞矗立在浓郁的雾气中,闪烁着明耀光芒的合金墙面点缀着错综复杂的几何图案。靠近要塞顶端的一扇高窗挂有长幅旗帜,旗上用闪耀的金线绣着达拉姆政府的徽记:四个交迭的圆。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