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25章 面对暗影吧(下)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阿伊曼达仰头望着那已经跨上城墙,正在肆意焚烧着的巨像,身体围满了捉对厮杀的狂热者与百夫长,卡拉之中仍然响彻圣堂武士们的怒吼,痛苦的回音绵绵不绝。

然而阿伊曼达还是平静了下来,他早该如此的。狂热者以愤怒与荣耀作为力量的源泉,而站在高处洞悉整个战场,统帅军队的执法官,自然必须时刻保持理智。

族人的惨死让他心如刀绞,这位历经磨难的执法官一时之间都乱了方寸。

此时阿伊曼达也只是有些惋惜了,如果他的仲裁者没有被异虫击落的话,那么他早就可以利用群体召回将所有人都带离战场。

因为那些猩红色巨像的存在,双方的实力差距完全称得上是悬殊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战胜黑暗圣堂武士的军队。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像个真正的勇士一样战死。

瓦尔基里说为保护蜂巢的蜂群敢于像雄狮发起进攻,可雄狮未必就不能一爪子就碾死几只脆弱不堪的小蜜蜂。

要是在过去,在阿伊曼达独自带着军队在艾尔的旷野与虫群作战时,哪怕深陷无尽虫海之中,也会义无反顾的发起冲锋。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上千名信任自己,崇敬自己的卡莱,他的人民,就站在身后,而阿伊曼达却清晰无比地认识到他的圣堂武士们根本无法取胜。

如果他们都牺牲了,那些无辜的人民又该怎么办?还又能有谁去守护他们?

黑暗圣堂武士正在四处抓捕神之长子,没有人知道被抓走的那些人将遭受怎样的厄难。

既然黑暗圣堂武士仇恨长子,那为什么还要留他们一条性命?

他的人民也会被带走吧,只是因为自己保护不了他们。无力的绝望与痛苦压迫着阿伊曼达,让他渐渐变得焦躁不安。

他们早已退无可退,留给阿伊曼达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满怀对族人眷恋的战死,要么选择向黑暗圣堂武士投降。

即便是再不甘愿,这也是无可争辩的事实。真是悲哀啊,曾几何时,神之长子成了彷徨绝望的弱小者,而奈拉齐姆也手握惩戒的利刃了。

只是那也不用选择了,在记载着圣堂武士的史书上,从来就没有投降的事例,那是绝对的耻辱。

“我预见了……卡拉之光……”

阿伊曼达静心沉入卡拉,他在其中感受到了先贤们的意志以及无数神之长子的呼唤。

无穷无尽的幽能自卡拉中涌出,近乎实质的幽能仿佛开闸的洪水,强大的压迫感令得一旁的瓦尔基里呼吸都是一滞。

神之长子,即使独自一人陷入重重包围,也从来都不是在孤军奋战,只要卡拉还存在着,所有听到呼唤的人都将成为阿伊曼达的后盾。

恐怖的幽能呼啸而出,执法官的指尖隐隐闪耀着蔚蓝色的雷霆,长袍高高掀起,无与伦比的力量凝聚在他的周身,仿佛将要出笼的野兽。

其周围的百夫长们见状都是一惊,

他们知道这个被众多狂热者护卫起来的星灵很有可能就是指挥官,但在他们根本就靠近不了他。

历经艾尔沦陷浩劫,在这颗虫群肆虐的星球上活过五年的战士用鲜血与伤痕磨炼出强横的战斗本领,即使是最富侵略性与攻击性的虚空幽能都无法摧毁他们的防御。

百夫长们知道这个幽能强大的指挥官想要做什么,每个卡拉之道的大师都会掌握的可怖技能――幽能风暴。

他想要与敌人同归于尽么,幽能风暴可不分敌我。

“很遗憾,人类,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想去地球看一看。”阿伊曼达轻轻地说着,语气中带着执法官与生俱来的高傲,“可惜我们都要死了。”

“大师们说长子即使是死去也不会感到孤独,因为卡拉是灵魂飞升的殿堂,所有死去的人都会在那里团聚。”

“虽然我没什么宗教信仰也不太相信灵魂这种东西,但也不太害怕死亡的。”瓦尔基里捋了捋自己的长发,“也许我的死讯已经随着舰队一同返回了地球。”

“唔,我只希望老爹不要太伤心,趁着还有点精力赶紧给我找个后妈生个娃,将来不要太孤独啊。”

瓦尔基里正说着,忽然想起父亲那糟糕的情商,不由得耸了耸肩,同时开枪射击,一个狂热者倒下了,护卫着他们的保护圈顿时就出现了缺口,一位百夫长径直冲了过来。

只消一次简单的挥砍就能够将没有动力装甲的她削成两段。

如今早已经是时过境迁了,在暮光庇护所最艰难的事情,瓦尔基里也曾利用远征军留下的火箭武器帮助神之长子们抵御虫群,她手中的高斯步枪也夺去过许多异虫的生命。

可在这场星灵军队的内战中,瓦尔基里再不能帮助自己的朋友们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甚至成为了累赘。

不过长子们仍然敬佩于她愿意留下来一同迎敌的勇气和决心。

“站到我的身后。”

阿伊曼达迎着那名百夫长奔了过去,蔚蓝色的双眸激荡着明灭的火焰,一股噼啪作响的电流在他的掌中汇集,随即喷涌而出,笼罩在百夫长都身体之上。

“啊!”

百夫长发出一阵惨呼,踉跄着倒下了,随即另外两位黑暗圣堂武士眼见阿伊曼达竟然敢亲自作战,立即摆脱了他们的对手,身形骤然消失,眨眼间就冲锋到他的面前。

阿伊曼达双掌同时涌出强劲的幽能电流,直接裹覆住那两名百夫长的身体,紧接着仿佛有一股巨力将他们高高抬离地面至数米的高度。

然后执法官只是合掌一握,UU看书www.uukanshu.com 两个百夫长就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接着一股庞大的幽能仿佛暴风般撕碎了他们的铠甲,将这两位黑暗圣堂武士高高地抛了出去。

与此同时已经折跃至战场的近百位百夫长也朝着这里扑了过来,狂怒的吼声像是要把瓦尔基里的耳膜都震碎了。

“为欧雷加而生!”

阿伊曼达一手高高举起,随即可怖的雷霆在其手中凝聚,幽能风暴的范围极大,能够瞬间覆盖整个城墙,如果他这么做了,就要做好同归于尽的觉悟。

只是正在这时,一个幽暗的影子出现了,幽绿色的长镰跃现而成,直直的划过阿伊曼达的胸膛,将他整个钉在了死神般的长镰上,深紫色的鲜血被炙热的幽能光刃转瞬间就蒸干。

“执法官!”瓦尔基里抬起步枪,子弹倾斜而出那个虚无的影子上,然而不过是激起一层光晕。

“人类……”一只无形忽然扼住了瓦尔基里的咽喉,“你也许未曾品尝过虚空的冰寒。”

“直面暗影吧。”

瓦尔基里眼前一黑,无边的黑暗包围了她,彻骨的寒冷让她想起了西伯利亚的暴风雪。

很快,她失去了意识。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