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07章 日落(上)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黑暗……

吞噬着……

光明……在湮灭……

伊薇尔自噩梦中惊醒。

柔和的淡蓝色光芒笼罩在她沾染着斑驳血迹的长袍上,透过肌肤,不断地滋养着她的身体,光源是悬于其头顶上方的一颗拳头大小的凯达林水晶。

地面很干净,近乎没有尘埃,砌着瓦青色的方形石砖,石砖之间的接合处几不留缝隙,墙角堆积着五光十色的水晶,像是沙滩上缤纷的贝壳。

墙壁上触手可及的高度开着一扇窗户,微风带来薰衣草的芬芳和淡淡的静谧,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甜馨。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除却这是一座监狱本身以及那被死死封锁住的合金大门。

她微微舒展蜷缩着的四肢,顿时一阵酸涩与刺痛的感觉传来,那些被割裂的伤口仍未愈合,但好在失血是止住了。

如伊薇尔所想的那样,卡拉中也没有任何回应,奈拉齐姆既然囚禁了他们,自然也会将用特殊的方法将卡拉一同屏蔽。

伊薇尔不太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带到这里的,她本就伤的很重,黑暗执政官到来之时裹挟着暴雨,凛冽的雨丝打在她的身上,温热的雨水浸润鲜血淋漓的伤口,剧烈的疼痛感仍旧像是要撕裂她的身体。

只依稀回忆起在那个大雨磅礴的下午,手持幽绿利刃的黑暗圣堂武士将她与族人们团团围住,圣堂武士们怒吼着发起冲锋,握着简陋武器的卡莱们紧随其后,随即着一个个倒下。

雨水混着深紫的血,蜿蜒流淌。

那些黑暗圣堂武士的眼睛里,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怎么会这样呢……

即使过去无数个纪元,这些年轻的战士心中依旧像他们的先辈一样,满怀着复仇。

仇恨……多么愚蠢……

以鲜血浇灌的仇恨之火,只会愈燃愈烈。

回想那久远的岁月里,在伟大的圣堂武士亚顿雄姿英发的时光里,由执法官阶层掌权的最高议会发现了奈拉齐姆的存在,于是命令圣堂武士在艾尔范围内缉捕他们。

许多奈拉齐姆被当做异端审判,在法庭上,这些执法官眼中的叛逆为自己做出的辩护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他们是追求真理的一族,同样的,也追寻自由。

执法官们自有他们的考量,一旦有星灵拒绝连接卡拉的消息传播出去,本以稳固的社会必将陷入动乱,这场动乱或许将演变为第二次万世浩劫。

星灵必须团结在卡拉之中,如此才能杜绝内战的可能,那场无休止征伐使得艾尔生灵涂炭,没有人想要让那一幕重现。

作为决策层,他们要为整个社会的安定负责。

由此最高议会命令亚顿立即处决所有的奈拉齐姆,永绝后患。

伊薇尔调出保存下来的记忆――来自于一位亲身经历此事的圣堂武士,

亚顿的好友。

她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位年轻的奈拉齐姆,那个即使脚上戴着镣铐,被关在牢笼之中仍然昂首挺胸,眼睛明亮有如星辰的高贵星灵。

名为拉莎加尔的美丽女孩。

她的身上有着奈拉齐姆的一切特质,坚强、理性、不屈。

与伊薇尔如今的处境一样,她们都为自己的同胞所囚禁着,不过这次囚禁者与被囚禁者的身份对调了,神之长子成了阶下囚,而奈拉齐姆则成为了审判者。

风水轮流转。

是的,这是非常可笑,也非常真切的事实。

高贵的神之长子现在也弄丢了自己的家园,客居在奈拉齐姆的萨古拉斯。

伊薇尔原本也以为奈拉齐姆放下了仇恨,听说奈拉齐姆的当权者正是拉莎加尔,历经千年后这个当初的被囚禁者也已经垂垂老矣。

作为还活着的,亲历被驱逐出艾尔一事的奈拉齐姆,拉莎加尔仍然还憎恨着神之长子,这是肯定的,可她同时也是一位杰出又具备包容之心的领导者。

既然在她的领导下萨古拉斯接受了遍体鳞伤的神之长子,那么想必仇恨已经不再是横亘在两族的一道天堑。

但事实证明,还有一些年轻奈拉齐姆铭记着过去的仇恨,并且不惜代价地对神之长子展开复仇。

诚然,伊薇尔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最高议会那个时候也的确怀着将奈拉齐姆赶尽杀绝的决心,如果不是本该负责处刑的亚顿释放了囚徒,神之长子早就将那些所谓的异端赶尽杀绝了。

可是这种情况下她又该怎么做。

此刻她处于与年轻时的拉莎加尔一样的境地,但那时看守她的是由亚顿领导的圣堂武士,在亚顿的感染下,那些战士尽管仍厌恶奈拉齐姆,但倒没有伤害他们的企图。

在保护和毁灭奈拉齐姆之间,善良的亚顿做出了选择,他不仅释放了包括拉莎加尔在内的所有人,还亲自教授他们掌控自身力量的方法,其中就包括通过弯曲光线来隐匿自己的能力。

拉莎加尔成为亚顿的弟子,亚顿变成了所有奈拉齐姆的导师,其他圣堂武士们不但没有伤害他们,甚至还帮助亚顿教导执法官眼中的异端。

以亚顿为首的圣堂武士们一直都保护着奈拉齐姆,直到东窗事发,最高议会的军队出现在了亚顿与奈拉齐姆们的面前。

然而……

伊薇尔想起了那个浑身闪烁着暴虐猩红色雷霆,四溢着毁灭能量,言语冰冷的黑暗执政官,顿觉手脚冰凉。

她能够指望现今的这些奈拉齐姆向过去的亚顿一样释放甚至是友好对待自己么。

原来圣堂武士选择牺牲自己融合成为执政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可不是为了毁灭,黑暗圣堂武士也是如此,但这个黑暗执政官却是为毁灭,为复仇而诞生的。

心中早就被仇恨填满的黑暗执政官怎么可能宽容自己的仇敌!

这位黑暗执政官绝不会放过神之长子宝贵的保护者。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导师?

天呐,实在难以想象,那个黑暗执政官又能教导她什么啊……

“臣服于我,是你唯一的选择。”伊薇尔再次回想起黑暗执政官所说的话,慢慢地感受到了刺痛心扉的绝望。

黑暗执政官还想要精神控制自己,让一位尊贵的保护者成为他的奴仆。

多么恶毒的想法!

他竟然妄图控制一位神之长子,拥有卡拉的他们不会为任何人所操控,况且就算是没有卡拉,伊薇尔自问除了最高保护者,这宇宙中也没有什么人拥有能够碾压自己的强大精神力。

即便是有,那也只能是神灵。

“大人说过,这个保护者身体非常虚弱,贸然使用日落可能会导致其死亡……至少要先保证她活着。”

那扇窗户通着监狱的连廊,平日里惯于通过说话进行沟通的也都是奈拉齐姆,声音距离这里还很远,伊薇尔听不真切。

“也就是说还活着就行了……”另一位奈拉齐姆言简意赅地说。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