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Empire of Orega in StarCraft – 第101章 神之长子

Font Size :
Table of Content

喧嚣的狂风带来花草的芬芳与鲜血的咸腥,丛林间清越的鸟鸣和低沉的兽吼消失了,跳虫压抑着狂躁的嘶嘶声像是毒蛇,OO@@的声音愈来愈近。

伊薇尔努力想要睁开她的眼睛,却发现自己连做到这一点都极为吃力。

她乘坐的飞船坠毁了,那艘搭载了一百零三位神之长子的老式穿梭机。

攻击他们的也许是异虫,也许不是,有人在最后的关头怀疑袭击穿梭机的是具备隐形能力的黑暗圣堂武士战机。

有一批黑暗圣堂武士来到了艾尔,袭杀神之长子,隐形是他们惯用的手段,这些凶残的奈拉齐姆以为自己藏得够深,但他们恶毒的行径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死在他们手中的神之长子不计其数,黑暗圣堂武士特有的冰冷幽能已然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同时每一位神之长子都知道,黑暗圣堂武士是极度卑劣、狡诈的家伙,他们不仅背弃了卡拉,还意图破坏稳定和谐的社会,为此执法官们才驱逐了奈拉齐姆。

这是文献真真实实地记载着,流传在神之长子们之间有关黑暗圣堂武士的传闻,过去关于他们的传说甚至要恶劣得多。

虽然如今的神之长子从未见过黑暗圣堂武士,但这并不妨碍憎恶与仇恨情绪的滋生,古往今来的偏见,早已深入骨髓。

如今这些暴徒又回来了,并且以虐杀他们的族人为乐。

不过攻击者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穿梭机直直地坠入一片荒无人迹的丛林。

原本即使机翼被损毁它也应该能平稳着陆,但驾驶穿梭机的星灵错误地估计了地表的环境,飞船撞上了一座极高的萨尔那加石像,刹那间就碎得七零八落。

整艘穿梭机上的人很可能都死了。

由于无法控制速度与方向,飞船近乎是不断加速着俯冲坠落的,在这种程度的速度之下,撞上一只飞鸟都将机毁人亡,更何况是萨尔那加亲手打造,历经千万年不腐的石像。

至少伊薇尔很确信自己仍然还活着,但她伤得很重,一块锋利的像是标枪一样的碎片刺入了她的胸膛,尽管侥幸避开了心脏,但刻骨铭心的痛苦的确是存在着的。

只有生者才有痛觉。

然而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感,在撞击的过程中,刀锋般的碎片隔开了她的皮肤,甚至是动脉,随之而来的是要命的大出血。空气灼热且湿润,没有及时包扎好的伤口很快会发炎乃至腐烂。

湿热的雨林内有着大量的寄生虫与吸血蚂蟥,无论是酷爱投机取巧的毒蜥亦或者是其他食腐动物都绝不会放过她的,星灵的尸体,同样是掠食者的美味。

伊薇尔无暇顾及自己的安危,她将思想尽数浸没于卡拉中,想要探寻族人的踪迹。

她必须冷静,其脑海里有着无数高贵战士的记忆,他们积累的战斗经验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伊薇尔,越是危急的关头,

死亡就越是迫近慌乱恐惧的那些人。

“族人们,我……感受不到你们的存在……”

对于保护者伊薇尔来说,卡拉就如同艾尔浩瀚无边的碧海,它是如此的汹涌澎湃,扬起的白色浪花都精美绝伦。

每一个卡拉信徒都是这汪洋大海里的水滴,他们的心智、情感、记忆则是掀起波浪的海风,卡拉之中没有绝对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其他人的思绪。

往往只有心怀叵测之徒才会拒绝对其他人敞开心扉,而作为保护者,伊薇尔能够进入那仿佛暴风雨中心的卡拉深处,洞悉其他族人内心最真切的想法。

即便是不轨之徒在保护者面前都藏不住自己的阴谋,但历数伊薇尔存活于世的这数十个世纪里,背叛卡拉的神之长子也少之又少。

伊薇尔或许是除那三位最高保护者外对卡拉最为敏感的星灵了,哪怕再微弱的波动,只要她的族人还活着,就算是隔着相隔一个大陆都能够感受到他们。

而今天,让伊薇尔心生寒意的是,她再也无法从卡拉之中获得任何有关族人的讯息,唯一的解释是……他们都死了。

不该是这样的……

一定是有着什么东西屏蔽了卡拉……一定是的……

“保护者!”一声带着些许惊喜的喝声将伊薇尔自绝望中拉了回来,即便是没有卡拉,神之长子仍旧是可以通过幽能发声进行沟通的。

“圣堂武士……你们还活着!”她挣扎着,眼睛终于睁开了些许,映入眼帘的正是狂热者阿萨克斯。

“你伤得很重,亚顿庇佑,只有你还活着。”

阿萨克斯声音重又变得沉郁起来,逃生的穿梭机虽不止伊薇尔乘坐的那一艘,但这一艘却是人数最多的。随即两名卡莱带着医疗工具箱走了过来,开始处理伊薇尔身上的伤痕。

“我……保存了船员们最后的记忆,他们还活着……与历代先贤一样,他们的记忆将留存在卡拉内。”伊薇尔喘息着说。

那两个卡莱效率很高,只是所带的医疗设备实在是简陋,他们也只得以简单的方式洗净伤口,将其中的合金碎片一块块取出。

“那真是无上的光荣。”

阿萨克斯的声音倒是听不出来有多高兴,保护者常常会保存逝者的记忆,这些记忆各不相同,有些是一位圣堂武士与敌作战力竭身死时挥洒的热血,有些则是必须谨记的惨痛事故。

但不管怎么说,有幸被保存记忆的神之长子都会被永久铭记。

“这里很奇怪,保护者,卡拉在这里好似消失了,这让我们一度非常恐慌。”阿萨克斯,“族人就明明在身边,可卡拉之中却没有丝毫的回应。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我回想起来了,传说由古老萨尔那加巨石雕刻的塑像下,神之长子将迷失前行的方向。”伊薇尔看着身后高耸入云的漆黑色雕像说,“卡拉被屏蔽了。”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阿萨克斯冷冷地说,没有卡拉的帮助,战士们间彼此的配合,协调战斗的能力就要弱上许多。

说完他猛然地抬起头凝视着海蓝色的天空,那里出现了极小的黑点,并且数量越来越多,四周茂密的植被距离地晃动着,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异虫。

“你们不应该折返回来救我的。”伊薇尔悲伤地说,“我们逃了这么久,死去了那么多族人。”

“保护者,你的性命比任何一个族人都要重要。”阿萨克斯说。

“况且我们的穿梭机也被击伤了,攻击我们的应该是具备隐形能力的奈拉齐姆战机。”

“我印象中的黑暗圣堂武士……并不是这样的……”伊薇尔摇了摇头,“他们或许不可理喻,但也不是杀戮成性的。”

“但奈拉齐姆与神之长子的血海深仇也许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仇恨会吞噬智慧与理智,奴役高贵的魂灵。”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admin on Patreon!
Table of Content